小男孩走出大门,返身向四楼阳台上的我招手说:“再见!” 那是好多年以前的事了,那个早晨是他开始上小学的第二天。 我其实仍然可以像昨天一样,再陪他一次,但我却狠下......

这场战事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 秦军将士黑夫和惊写给大哥衷 公元前233年农历二月 黑夫执笔部分: 今天是二月辛巳日。黑夫和惊恭祝大哥安好。母亲身体还好吧?我们兄弟......

志兰: 就江明同志回延之便再带给你十几个字。 乔迁同志那批过路的人,在几天前已安全通过敌之封锁线了,很快可以到达延安,想不久你可看到我的信。 希特勒“春季攻势”......

前于启程时发寄一函,想已收到。一路沿海道至省,甚为平安,唯晕船稍苦耳。犹幸身体素强,饮食小心,一抵津江,即豁然如无事,堪以告慰。因眷念夫人甚切,故船一抵埠,百事......

女儿,你好! 这是一封你可能永远收不到的信。我将把这封信保存到银行的保险箱中。在服务合同里,我委托他们在我去世后的第二百年把信给你。不过,现在你打开了信,是吗?......

林徽因: 我走了,带着记忆的锦盒,里面藏着我们的情,我们的谊,已经说出和还没有说出的话走了。我回国了,伦敦使我痛苦。我知道您一从柏林回来就会打火车站直接来我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