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最后不都打算原谅所有
文 / 二真 2016年06月17日 8:00:29 1798

早上上班,七点多,天蒙蒙亮,还亮着昏黄色的路灯,寒风呼啦啦的刺疼着裸露在外的肌肤。每次等车间隙都会无意的到处张望,并且总会望见离车站不远马路对面的巷子口的路灯下一位老人的背影,他弯着腰,摆弄着一些东西,应该是在摆摊位,但一直不知道他卖的是什么,因为每次直到坐上公交车离去了,透过车窗还能看见他弯着腰在一件一件的陈列着,永远的不慌不忙,和周围忙碌着的一边跺着脚呼着热气一边不停地看着手机焦急的望着公交车来的方向的人群形成强烈的反差。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长度。

我不知道自己将来老了会是怎么样。我想一定比现在安静,愿意安静的去享受余下生命的每一秒,把每一秒的长度都尽可能的调慢拉长,慢到能真切的感受到时间呲呲呲破碎掉作废的声音长到足够回顾整个人生。突然想到了生死。在很小的时候,立在一团嘤嘤哭声的灵堂里面,面对躺在灵柩里面的长辈,只觉得胸口作焖伴随着丝丝恐惧,并没觉得多难过和悲伤欲绝,不懂大人们挂满泪水满是痛苦绝望的眼里看到的为什么和自己不一样。那个时候的泪点就是因为没有得到想要的水果糖而笑点也是因为得到想要的水果糖。

这些年,与那个充斥着嘤嘤哭声的灵堂的记忆一样清晰如昨日的过去,很多,一不留神就把我拉回去,像电影片段实影与虚影的重叠,虚虚实实实实虚虚。

比如那只叫小青的狗,茂盛的长卷黑毛铺满整个圆滚的身躯,永远耷拉着的耳朵,黑暗中非常明显的深蓝色眸子,舅舅把它送来外婆家的时候,它还是只小小的圆滚滚的幼崽,因为长得和周边人家的很多短毛黑棕色的土狗不一样,小伙伴都爱拿石头扔它,我看不过,硬是抱着它走了好几个山坡躲他们。后来它长到我抱着有些吃力的时候了,它就乖乖的跟在我身后走好几个山坡。再后来,十岁,爸妈把我接走。记得那天它跟了好久,回头看依然是深蓝色的眸子,湿湿的。再后来的后来,每次寒暑假回去,走到小路口,就能看见小路尽头的一个跳跃的黑点朝我奔来,越来越来近越来越近……直到有一次,再也没看到那个跳跃的小黑点。

还比如……还比如小时候躲迷藏,躲在门背后竟可以一个人嘤嘤的哭起来,因为什么,便也说不清,也许是突然袭来的孤独感也许是想起了远在不知道什么在地方的父母又也许只是眼睛进沙了。那个时候应该不过十岁。

还比如……小学数学背九九乘法表怎么背都背不全老师堵在门口背一个走一个天色越来越暗教室里面的人越来越少的那种慌张和不知所措。

还比如……小时候在外婆家没什么吃的最惦记的就是鸡窝里面那个老母鸡生的鸡蛋然后踩着凳子守在灶台边看着锅里翻滚的蛋炒饭口水直流的喜悦和满足。

还比如……后来被父母带到陌生的城市的我胆怯生涩但依旧执拗的对常年没在身边的父母保持着可笑的距离怎么也解不开为什么把我留在外婆家不管我这类的疑问和心结。

还比如……还有很多比如。

后来,街上饰品店偶遇一只像极了小青的毛绒玩具狗回忆潮汐般涌上心头后来我就一直带着它好几年。

后来的后来,我背全了九九乘法表,却背不全24个英文字母放学被老师叫到办公室一遍一遍的抄写。

再后来的后来,也就是现在。冰箱里永远都有鸡蛋,一个人住最常吃的就是鸡蛋炒饭。也理解了父母那十年把我留守外婆家的无奈和心酸。但外公病了,胃癌晚期,切掉三分之二的胃吃不了任何东西靠药物蛋白粉营养液维持生命,但日渐扩散的癌细胞和化疗的副作用依旧不断侵蚀外公消瘦的身躯却还能在回家看他的时候满脸笑容和豁达,外婆独守也日渐消瘦满头的银发也依然对外公百般将息,看得我为之动容又心如绞痛。每次打电话都哽咽到匆匆挂完电话不知所措掩面泣不成声。

早上上班还是能看见那个背对着我弯着腰路灯下的老人,永远的不慌不忙,把每一秒都拉得很长。

生命的褶皱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猜不准下一个折点是什么景象。而命运,是一张细细密密的虫网,铺在我们头顶,错综却又脆弱。人生的最后哪些时光,每个人也许都打算安静的原谅所有。我相信那个老人是,外公也是。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