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一个人
文 / 银古 2014年10月11日 9:14:33 829

谁都没想到,朋友圈里性格天差地别的他们真的在一起了。

原来这个世界还是有童话,也还是有一种恋爱,谈一次就会让你觉得这一生就足够了。

浩浩是一个图书编辑,有隐形眼镜不带,总喜欢装腔作势的带一个复古琥珀色框的老掉牙眼镜。

加上他如民国诗人一样的标准三七开发型,简直是一个刚从古墓里考古回来的历史系教授。

他保守,闷骚,偏执,有一些古怪的强迫症。

走横道线会注意每根线是否对齐,遥控器摆放一定要和电视成90度直角,浴室的瓷砖一定要每一排都完整的方方正正,决不允许半块的瑕疵品。

他方向感不好,常常走在路上会突然投入数地上或者一些有趣房子的砖块无法自拔,等发现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走到哪个陌生的地方,甚至记不得怎么回家了。

还有,他只爱听古典音乐。

慧慧是一家三等甲级医院的药剂师,晚上还兼职在陆家嘴那里的一个健身中心做爵士舞老师。

她大大咧咧,敢说敢言。善于揭穿虚伪的谎话,一见到别人开始膨胀的自负气球就忍不住要戳破。

她每次出现气场大的好像自带排气扇,闪光灯,每次都来去匆匆,仿佛脚踩风火轮。

她开朗,热情,时尚,男女朋友皆无数,因为教舞蹈要用当下最流行的歌曲,所以她对流行歌手的了解简直是一部百科全书,要听好歌找她就对了。

就是这样两个人,有一天当他们公开在一起的时候,朋友无不震惊。更有很多人等着看笑话。

想想,还真的挺搞笑的。

因为,

慧慧喜欢“麻辣鸡”,浩浩喜欢柴可夫斯基。

慧慧喜欢布兰妮,浩浩喜欢普契尼。

慧慧喜欢碧昂斯,浩浩喜欢卡拉斯。

1

他们两人相识,是在一个朋友所办的“爱丽丝梦游仙境”主题派对上。

出席者必须把自己装扮成童话界的人物,本来我对这样浮夸的活动没什么兴趣,可没想到浩浩意外的兴致盎然,他说,他刚刚编辑了一本类似安吉拉卡特古怪童话之类的书,所以对这个主题特别带劲,也已经想好要扮作什么了,而且一定要拉我去,说是去开开眼界。

我们去了七浦路一个卖cosplay装备的服装店选了一些古怪的衣服。

我扮作一个巴洛克时期北欧某个古堡的优雅伯爵,一身白色多排扣衬衫,华丽的大花边领子,和带一个有点长,有点微卷的黄色假发。

浩浩选了一个彩虹条纹轮胎一样厚重的衣服,头上的帽子还有两个触角,他说是一个北欧童话故事里能带来爱情的精灵,我说他活脱脱像一只蜜蜂。

他报复,说我像一个吃了毒苹果的变种白雪公主。

朋友的房子在郊区一个小别墅里。我们穿着正常来到他家,再在一个比我卧房还大的厕所里换好衣服。

来到客厅,一堆长的稀奇古怪的童话界人物让我目不暇接。

有肥胖般彼得潘,有女扮男装的海盗,有擦了12道口红的吸血鬼,有贴近真人身高的霍比特人。

客厅的中央还放了一个模仿权力的游戏的那个插了1000把剑的铁王座椅子。还真是很用心呢。

不过,自从慧慧进门后,大家都不舍得把目光从她身上移开了。

她耀眼极了。带着一顶红色假发,穿了一个红色蓬蓬裙,那裙摆大的可以躲进一个孩子。

浩浩看呆了,说她简直像一朵盛开的蔷薇花。

我故意逗他,恩,等着你这只小蜜蜂去采蜜呢。

没想到,这只一直以来都笨笨的“蜜蜂”,这次居然开始主动出击了。

浩浩一直偷瞄慧慧,还不停向我打听她的消息。我笑着回他,好好找一个贤惠的癞蛤蟆就可以了,
何必惦记什么吃不到的天鹅肉呢。

他没理我,一直偷偷的从各个方向注视慧慧。

在大家坐在长长的,点上蜡烛的桌子上装腔作势吃饭的时候,慧慧坐在我们斜对面,浩浩仍然控住不住偷瞄她。

我一直注意他们的好戏,果然那一瞬间被我捕捉到了。

一个冷不防,一直低头切牛排的慧慧,一下子调皮抬起头,用力瞪大放大一倍的眼睛朝浩浩猛的一看,浩浩那小子完全没防备,居然吓的快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大家还以为他吃到了蟑螂呢。

慧慧故意逗浩浩玩。慧慧捂嘴咯咯大笑。

后来,做游戏的时候,大家都察觉到了苗头,一直让他们两个凑成一对。

做的都是些电视综艺节目上的无聊游戏,什么你做动作我猜童话经典人物啊,什么爆破音说童话电影经典对白啊,后来浩浩和慧慧一路过关斩将,赢得第一。

慧慧玩high了,兴奋过了头,跳上那个权力的游戏的“王位”开始跳舞,才刚刚稍微扭动了下,啪的一声 那个冒牌货质量果然不好,椅子坏了,眼看慧慧学赵飞燕失败狼狈要摔下的时候,浩浩逞强想做英雄,想稳稳的接住了她,不过他应该是低估了勤于跳舞的慧慧的结实的身子,两个人一起坐到了地下,还算安全着陆,姿势是难看了点,但傻傻两个人,笑的很甜。

2

浩浩和慧慧就这样开始了,但真的情定,是在野生动物园。

······

对,你没听错,一点都不浪漫的,听到名字就会让你感觉臭烘烘的动物园。

是浩浩选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浩浩知道慧慧爱吃甜食,各种马克龙,提拉米苏爱不释手,于是提着一个著名甜品店的黑松露蛋糕来到动物园等慧慧。

他想的很好,慧慧惊喜打开,然后热烈拥抱他,然后你一口,我一口,你侬我侬。

但事实是····后来我听说是这样的。

真是又神奇又浪漫。

慧慧很重视那次约会,衣服左选右选,耽误了时间,迟到了一会。

浩浩一直在他们相约的湖边等,坐等右等慧慧也不来,他只好看看湖边里的小鱼游来游去。

他说居然神奇的看到一条金银鳞锦鲤在不停翻滚,说这太童话了吧,一定是个好兆头。

所以就一直定神看那鱼,(浩浩跟我说的时候我觉得是那鱼快死了所以不停翻)。

当然他没有掉水里去。

神奇的是,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猴子一下窜出来拿走了他放在一边的那块蛋糕。

晕,他告诉我的时候,我简直震惊了,我想,我只听到峨眉山的猴子会这样抢游客东西,莫非现在猴子都这样猖狂了,还是这猴子是峨眉山进口的?

浩浩立刻追着猴子,“还给我蛋糕,你这泼猴”,我一直脑补当时这可笑的画面。

浩浩哪里是熟悉动物园地理环境的猴子的对手,当然是没追上,猴子马上就闪到树林里不见了。

他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回到湖边的时候,慧慧已经穿了一件漂亮的波点红色衬衣在等着他了。

“你去哪里了?怎么出了那么多汗?”慧慧关切的问。

“没有,我去找给你买的蛋糕了。”

“你带蛋糕来?蛋糕怎么了?”慧慧一脸疑惑。

“被一只野猴子给拿走了。”

浩浩说当时慧慧呆了一下,然后立刻大笑,那笑声豪迈霸气,简直可以掀起湖面,让那条锦鲤翻到地上。

慧慧向四周看了一圈说,这里哪里有什么猴子,猴园在最东边,我们现在西门,怎么可能有一只猴子穿越重重人海来夺你的蛋糕,我看,是有的人猴急了吧。

此时浩浩的脸被慧慧无所顾忌的话弄的红的像一只猴子屁股。

那我们开始约会吧,慧慧大气的勾住了浩浩的肩膀,开始大步大步向前欣喜的走。

她们沿着湖边散步,一会走到了一个小船坞,可能是去动物园大家都是为了看动物,没什么人划船,那些船看起来都年久失修,非常陈旧。
慧慧却突然兴起想坐船,浩浩说这船看起来一坐就要塌的样子,我们去看大象,看大老虎吧。

那天慧慧浪漫的雅兴很浓,偏偏就是要坐船,浩浩只好答应。

两人一人一边坐在船上,脚踩启动的踏板,是慧慧控制着方向盘。

整片湖上连同他们只有三艘小船在慢悠悠行驶。

慧慧被这休闲的气氛感染,一边开着船,一边不由自主的哼起来最近健身房跳舞的歌曲

——Single Ladies

All the single ladies

All the single ladies

wo wo wo wo oooooo ,慧慧边哼歌变开船,越玩越high,开始大转弯,疯狂转动方向盘,脚也在有节奏有韵律的猛踩踏破油门,似乎想在没什么人的这片湖上玩尽情的玩飘移。

浩浩知道这样下去不行,连忙说,慢一点,轻一点啦,待会这破船被你玩坏就不好了。

慧慧正在兴头上,哪里听的进去。浩浩好几次差点被她的“飘移”甩进了水里。

方向盘一直不停的大转特装,终于它也受不了慧慧,仿佛是在说够了一样,一下子脱落罢工不干了。

是的,浩浩说,当时慧慧居然把方向盘转下来了,噗咚一下,掉在船底下,慧慧下意识想用脚接住,没想到这么一踢,把方向盘提到了湖里,于此同时船的马达也罢工了,停止了。

就这样,他们的船一动不动的停在了湖中央。

3

慧慧好像做错了事的不做声。

浩浩开口了。慧慧以为他要怪她胡闹。

他却说,你看,刚才你一直唱single lady,single lady的,船明显在反抗你。

啊?

船的意思是不要你再当single lady啦。浩浩停顿了下,鼓足勇气说,以后,你就是my lady.

我后来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简直被浩浩的当时的机智惊呆了,真怀疑是他故意对船做了什么手脚。

慧慧虽然大大咧咧,可听到这样的表白,还是突然像个小女人一样红了脸。

一下子,一切安静的不像话。风吹过树叶发出唰唰声,湖水微微流动,他们甚至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喂,你不会真的喜欢我吧。我时好,时坏的脾气一般人可是受不了的。慧慧先打破平静。

就是真的真的喜欢,特别是你那个特别的怪脾气。浩浩说。

慧慧看着远方的湖面,我跟你说呀,我以前谈过几段恋爱,我很多变的。

恩?浩浩认真听着。

这么说吧,我可以每天重复吃淡淡的米饭,也可以偶尔猛吃朝天椒吃出甘甜的回味,所以同样谈恋爱,我会爱一个人爱的死去活来,也可能爱一个人爱的绝情到底。

我不敢保证我今后会怎么对你哦。

浩浩笑了,他说,那正和我意啊,如果你想平平淡淡吃饭的时候,我就安安静静煮一大锅米饭陪你吃。

如果你想刺激刺激,来点带劲的东西,我就是翻过全世界也要找到让你high起来的辣椒,我就喜欢这样大起大落的情绪,这样以后我们老了回忆起来,那些日子才不至于过于相似。

谁答应和你一起变老了。慧慧害羞的说。

浩浩继续说,大家老是说我保守,无趣,大概只会当个好好煮饭的好丈夫,其实我心里的热情正愁没地方施展呢。自从那天在童话派对上看到了你,那天你穿的衣服,你的样子简直像一朵红蔷薇那样绚丽,我觉得你全身都在发光,简直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是从童话里来的。我好久没那么激动过了。那个时候,我知道,是你了,就是你了。

真的吗,你真的能做到吗。你真的能包容我的任性吗。真的能陪我一起疯吗。慧慧说。

恩。我可以陪你一起每天安安静静的看日落,我也可以陪你一起在众目睽睽的广场里跟着大妈起舞,甚至在大雨里裸奔。

好啦,我知道啦。你才裸奔呢。慧慧说完把头靠在了浩浩的身上。

“我爱你。”浩浩吸了一口气,看着慧慧说。

“我知道,只是···”

“没那么多只是···”浩浩抓准时机,一下子轻轻的吻了慧慧。

浩浩后来说,那天我们就这样在小船里,在那个只属于我们的小世界里,说了好多好多话。

从童年聊到当下的生活,再聊的我们的未来。第一次感觉有一个人可以那么深的进入你的心里。

他们真的在那条船里呆了很久,从下午一直坐到黄昏,夕阳把湖水染成一片金色。才等到匆匆赶来的救援人员,他甚至说他们还来还早了一点。

就这样,两人情定动物园。他们真的在一起了。他们真心喜欢着对方。

4

当然,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后,都发生了一些改变。

喜欢一个人不是刻意要求对方为自己改变,而是打从心眼里想为对方改变,为了更靠近对方,了解对方,更用心听到对方在同一频率上的心跳。

所以,慧慧偶然有一次回家的时候进门叫浩浩没人理,进了卧房才发现,只听古典音乐的浩浩正大声开着电脑音箱放着sigle ladies这首歌,一边学者慧慧教给他的健身操,一边笨拙可笑的扭动着屁股。

浩浩也发现,慧慧常常在做家务,拖地板的时候,放着贝多芬第九交响曲。

慧慧说,这样拖地板就像是在跳华尔兹。整个人都燃起来了呢。

慧慧说,记得他冬天过马路握紧自己的手心有多暖和。记得两个人紧紧靠着一起,裹着一条被子,看窗外落下的大雪。

浩浩说,记得夏风吹起她长发时淡淡的,幽幽的洗发水香味。记得第一次见到她,世界是怎么样一下子就突然亮起来的,记得从她身上的冒出来的淡淡蔷薇花香。

慧慧可以用一下午的时间在厨房忙碌,只为给他烧一顿热乎乎的晚饭。

浩浩也可以用一下午的时间在理发店陪着她烫发卷发染发,只是呆呆望着她的侧脸入神。

他们在一起后,浩浩再也不会在回家路上数砖块走丢,因为他一心只想回家尽快吃到慧慧做的热饭菜。

那个饭菜的香味像一条无形的线牢牢勾着浩浩,让他一直牢牢的记住了回家的方向,记住回家的路。

慧慧白天做药剂师的枯燥时间也不再难熬,因为浩浩是图书编辑,常常会改动一些慧慧喜欢小说的结局,写一个慧慧喜欢的同人版。慧慧常常津津有味偷偷看这些小说打发时间。

5

他们每天都手牵着手睡觉,以前浩浩常常为编辑书而费神失眠。

自从两个人一起手牵着手睡一张大床之后,他每天的睡眠深的像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甚至有时候浩浩还说他们的梦会相通,会梦到同一片大海,会梦到一起自由自在出去旅行,会梦到在温暖阳光的午后,在树荫下背靠背看书,会梦到在一片微风阵阵的薰衣草的海洋里跳着舞。

甚至会梦到一起变成大英雄,拯救这个操蛋的世界。

他们的故事,从开头,到展开,甚至慢慢蔓延到梦里,都像一个神奇的童话,所以真的希望他们也能有一个童话的结尾。

看着他们的故事,我常常想,喜欢一个人,把一个人永远放在心里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大概也就类似于从春天偶尔闻到的花香里会嗅出第一次见到她的欣然,在冬天漫天飘雪的夜晚,你会希望这个时候他能在你身边陪你一起看就好了。做恶梦的时候想起他忽然整个世界就会安心温暖起来,恶梦也会360度转变成美梦。

你会永远记得他/她,就像你总会记得那个一夜醒来突然长大的清晨,

就像你总会记得回家的路。

00:00/00:00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