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梅已涩,竹马也散。
文 / 安染 2013年09月24日 10:23:15 873

季风不知道很多事,就像他奇怪阮微为什么每次在人多的时候遇到他就低下头;再比如阮微每次坐在他的车后座都不会搂住他的腰,就算是急刹车也是拽紧了后座上的栏杆;还有阮微的字为什么能写的那么好,阮微从来不穿裙子去学校,阮微不喜欢塞上耳机听歌,阮微的鞋总是干净的像刚从店里买回来…总之疑问面前都有一个叫阮微的主语,而最让他困惑的是不知道阮微到底有没有喜欢过自己。

如果非要追究季风认识了阮微多少年,在他的脑子里只有很多年这个概念,从他牙还没长齐的年纪搬到这里,就认识了同样没有门牙的阮微。

季风拿到大学通知书的那晚,阮微打电话哭着一直不停的重复说都要拆了怎么办,季风慌张的不知道要怎么把这些眼泪哄回去。

沉默了很久,阮微说 季风我们去大院坐会吧。

阮微到的时候季风已经投了二十三个篮,他转身笑着说阮微你什么时候才能脱掉你蜗牛的壳,轻轻一跃手中的篮球就从篮框中心落下。

阮微坐在篮球架下面,两只手放在腿上昂着头说,季风这里要拆了,你也要走了,我再也不能站在楼顶看你打球了。季风不解的看着阮微,阮微对他来说属于这么近那么远的距离。以前哥们总开玩笑说,季风你这近水楼台怎么还没得月,再不抓紧就被抢走了。

再后来他就在这个大院被之前阮微拒绝的追求者狠狠的揍了一顿,并且警告离阮微远一点。这事被阮微知道后,她每天都会站在楼顶看他打球,确保他是安全的。当然这事季风是浑然不知。

他不是没想过表白,但阮微总给他捉摸不定的感觉,他怕再近一步就会失了她,他宁愿远远守护也不舍得冒险失去。所以就算他因阮微被揍,他也没去问过阮微跟那个男生说了什么,他害怕如此的质问会伤了她。

阮微指指旁边让季风坐,季风就嘻嘻哈哈的跑过去坐在边上,说以前我被我爸揍的时候都会跑到这哭,每次你都能知道然后给我糖吃,所以小时候我妈总担心我的牙再也长不好了,说完就哈哈的笑,露着整齐的牙。

阮微看着总是不正经的季风叹了口气,季风我们认识十四年了,我从幼儿园开始就跟着你的后面跑学校, 我以为这辈子你的身后都只有我跟着跑,后来跑着跑着我觉得有点迷茫,这些年到底是我一厢情愿的跟着你,还是你默许了我这个跟屁虫。这个大院还是会有拆掉的那天,我们也会有渐行渐远的那天。所以这次我不准备跟在你身后了,阮微的人生路线从此应该就会跟季风错开了,谢谢你为我遮风挡雨这些年,你是我心里最好的哥哥。

说完就站起身捋捋裙子走了,季风一个人坐在篮球架下面想了很久的好哥哥三个字,他不知道他到底是做对了这个好哥哥,还是错过了什么。

后来季风坐上火车离开,阮微也是躲在进站口看着他慢慢的离开她身边,她不知道是喜是悲。

那天晚上打完电话她想了很久,她看着手里跟季风南辕北辙的录取通知书,她不知道身边没有阮微的季风会不会过的更好,她更不确定以后与自己异地相隔的季风会不会等她很久,她很多的不自信不确定都在阻止她和季风表白心迹,最大的不确定就是季风这些年是不是只把自己当妹妹。

再来说说那些季风不知道的事情,阮微每次在人多的时候撞见他就低头,是因为她想在人多的地方听到从季风嘴里喊出她的名字;她每次坐在车后都不搂季风的腰,是因为她想季风拿着她的手放在腰上;阮微的字写得好是季风最先夸的,所以她就努力的描字帖,她只想季风眼里的她都是很好的样子;她去学校不穿裙子,是因为很久以前季风说过,阮微穿裙子很好看,不想让学校的男生看到;阮微从来不带耳机听歌,是因为季风从来没把耳机分一个给她;阮微的鞋总是干净的让人想踩两脚,也是季风说过的女孩子的鞋要干干净净才会被喜欢。

这么多你不知道的事,其实都是因为你。

这些年,阮微就像自行车的后轮,走的每一步都是跟着季风的前轮,可是季风从不回头看看这个眼里只有他的后轮,直到阮微开始害怕季风会奔向别的风景,于是她选择离开,也许适时离开她的伤心也会少一点。

也许这些也只是也许吧。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