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文 / 2018年04月20日 7:23:52 2277

文章开头,先讲一个故事,某天我无聊逛某乎,发现了在这个问题“有哪些一眼看起来难以忘怀的句子?”下这样一首诗: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无人与我捻熄灯,无人共我书半生。无人陪我夜已深,无人与我把酒分。无人拭我相思泪,无人梦我与前尘。无人陪我顾星辰,无人醒我茶已冷。无人听我述衷肠,无人解我心头梦。无人拘我言中泪,无人愁我独行路。回首向来萧瑟处,无人等在灯火阑珊处。然后我看到底下的评论说是来自沈复的《浮生六记》。当时我就信了,以至于我悄悄地保存了下来。然后在某一天,听歌的时候,我把这首诗复制到了某个可以评论歌曲的app里,因为那个app里都是故事大王和段子手,我也不能落后哇!应时应景,我都佩服我自己了。果不其然,收到了下面的一封私信,然后我安利给了她:哎,现在看到真是脸红,因为我当时并没有看过《浮生六记》,更谈不上背下来了,事实上是:这首诗甚至这句话根本就不是出自沈复的《浮生六记》。于是之前看电子书我在浮生六记的原文里并有搜索到这句话。而我又去网上搜索了一下:这句本是墨绪写的《寄芸》里的一句歌词。而《浮生六记》的主角,就是芸。这两者能扯上关系,因为这首歌就是写这本书的。后来我花了一段时间去看了下这本书,这本书不算厚,而且属于乾隆年间作品,类似于《红楼梦》的写法,读起来不是很难。《浮生六记》现存仅四篇: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闺房之乐,记述了作者和妻子芸平时之间的一些感受。举下边一个印象比较深的例子:

翻译如下:

有一天,芸问我道:“各种古文,尊奉哪家的文章才是呢?”我道:“《战国策》《庄子》,取他们的轻灵明快;匡衡、刘向的文字,取他们的风雅雄健;司马迁与班固,取他们的博大;韩愈取其浑然;柳宗元取其峭拔;欧阳修的文章取其逸宕;三苏父子的文章取其思辨;其他如贾谊、董仲舒的策论对答,庾信和徐陵的骈体,陆贽的奏议,可取之处不能全然举尽,只看各人的慧心领会啦。”芸便说:“古文机要,全在见识高卓、气派雄浑,女子学了,恐怕难以掌握呢。唯有诗这方面的学问,我稍有些领悟。”我问:“唐以诗歌选拔士子,而诗歌的宗匠,必推李白和杜甫。

卿喜欢师法哪一位呢?”芸发议论道:“杜甫的诗锤炼精纯,李白的诗潇洒落拓。与其学杜甫的森严,不如学李白的活泼。”我问:“杜工部是诗家的大成,学诗的人大多师法效仿于他,你独喜欢李白,为什么呢?”芸说:“格律韵辙严谨、词语主旨老成,诚然是杜甫独一无二,但李白的诗宛如《庄子》所说姑射山上餐风饮露的仙子,有一种落花流水的趣味,令人喜欢。

并非是说杜甫不如李白,只是妾身私心里,师法杜甫的心比较浅,爱李白的心更深些。”我笑道:“开始时可没料到,陈淑珍是李白李青莲的知己啊!”芸笑道:“我诗歌的启蒙始自白居易先生,时常感怀,从未遗忘过。”

我问:“为什么这么说呢?”芸道:“白居易不就是作《琵琶行》那位吗?”我笑道:“好奇怪啊!李太白是知己,白居易是你启蒙老师,我又恰好字三白,是你的夫婿。卿你与‘白’这个字,怎么如此有缘呢?”芸道:“《楚辞》是赋的始祖,妾身学识浅,很费解。就汉朝晋代的人里头,格调高妙语言精练的,似乎觉得以司马相如为最。”

我开玩笑道:“当日卓文君跟着司马相如私奔了,或者不因为他的琴曲《凤求凰》,而在于这点了?”于是又彼此大笑。可见,在遵从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古代,作者与芸能这样谈笑风生,是多么快乐的一件事,全书就是这样一个小故事一个小故事串联起来的。这样记述,是多么的有趣的啊,生活中的一些有趣的事,回忆的事,再读起来都会历历在目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沈复就是一个文艺青年,肚子里有点文化,但是附庸风雅,爱好多多,还没钱;可是芸却是另外一种:秀外慧中,温文尔雅,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全力支持丈夫的文青生活,还支持纳妾,支持找小姐;媳妇有病无钱医治,他便卖字画补贴家用,刚想夸他两句,来了个哥们跟他说有个好去处啊玩玩去,这厮立马就摞挑子了。

芸真是为他奉献了所有,夫妻二人也算情深意长十分恩爱,可是沈复终无法摆脱这一浪荡落魄文艺青年形象,也处理不好家庭关系没事还惹事,情商着实不高。家道中落,接着由于误会被赶出了家门,芸也由于大病去世了,作者的孩子接着也传来了噩耗,一段接着一段不幸,于是有了第四段,浪游奇快。这一段没有什么好说的,痛苦过后,总会有大彻大悟的。正好开头那一段诗照应了,无人与我立黄昏,无人问我粥可温。也可以用《红楼梦》里的《咏白海棠》一句总结:莫谓缟仙能羽化,多情伴我咏黄昏。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