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酸溜儿……
文 / 旧侣 2017年02月06日 23:00:12 453

  《砍酸溜儿……》

  丰镇人叫酸溜儿,大同人叫酸留溜,后山人叫酸溜疙蛋——学名叫作沙棘——多年生荆棘灌木丛,枝杆暗红,上有尖刺,树枝坚硬,叶儿细碎,春夏油绿,秋天银白,果实粒粒酸甜圆如金色的珍珠……

  结果成躲儿成串,色泽橙黄橙红。刚熟时一咬,果汁迸溅,酸牙呛眼,让你久久唏嘘不以……缓过神儿来再看~近瞧,粒粒小金珠晶莹饱满秀色可餐。远看,漫山的红沙棘,黄如金,红似火~火容黄金满山坡……

  由其等到初冬落雪,哪更是银装素裹下如火如荼,看得人既赏心悦目又心潮澎湃!

  不能只顾欣赏,得抓紧时间砍酸溜儿了。我们几个半大小子,骑着加重自行车。个头更小的三毛儿,还得“掏空”从大梁下的车架中空处,侧身探脚才能够探住脚蹬子骑单车呢。我们把车子放在山脚下,踏着新鲜洁白的雪野向山上走去。回头看,一窜清晰的脚印为寂静的原野,平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最好的酸溜溜是生长在勾里的。但,勾深,勾帮子又陡,有些长得最繁盛,颗粒又饱满的酸溜溜,往往是单独一丛,生长在勾帮子上的。由于独丛,又在较高处,能够充分吸收到营养和阳光,日照多就更甜了。由其这经了霜,上了冻的酸溜溜,不仅不那么酸牙,而且是甘甜凉爽,甜甜酸酸到心头的……我专捡这样的酸溜儿砍,好吃好看,更会好卖的。那时,我们全靠这卖酸溜儿挣钱呢!一分一小枝,二分一大枝,三分五分就能买一大把了……赚来的钱,可以买纸和笔,妈妈也就不用到处给我借学费和书钱了。

  我沿着勾帮子向一丛茂盛的沙棘攀爬着,脚下的泥土不时被踩得松动或踩脱,一闪,我差点儿摔到在勾底下……我一只手抓住勾帮子上长着的杂草根茎,另一只手用镰刀去勾过来一枝酸溜溜枝。然后,我手掌中垫着帽子,去揪住那长满尖刺的棘枝,攀爬到了树丛中站住了脚。这样,我就可以从容地挑拣最好的酸溜溜来剪了。我把镰刀往裤腰后一别,掏出了带着的克丝钳子。因为用镰刀砍容易震落果粒的。

  已经剪了一大捆,我往绳子上垫了一些枯草,再一捆酸溜儿枝,就不容易勒破酸溜粒儿了。

  砍回酸溜儿后一进院儿,怀孕的小媳妇、年轻的婶子们,一窝蜂地围上来,把我哪个亲得呀~“蛋儿,蛋儿——”地叫着麻嗖嗖地,还能去问她们要钱吗?

  全凭第二天放学后到城隍庙街叫卖呢。由于我砍的酸溜儿朵儿繁,粒儿大,又红又甜,不一会儿就卖掉了一多半。

  “嘿!谁叫你在这儿搞资本主义呢?给我带走!”

  原来是几个左臂戴红箍的“红色四管会”的人员,扒拉开人群闯进来了。他们可是现代城管的祖先呀,比城管可野蛮多了。看来,是从哪会儿就扎下了灰根子。 围着的顾客们吓得一哄而散,有的趁机没给钱就拿走了我的酸溜溜。那时我年青气盛,宁是不跟他们走,于是,便与他们揪扯了起来。结果是白挨了一顿打不说,他们还七狼八虎,凶神恶煞地抢走了我的酸溜溜,并且,摁住把我兜里卖的钱也掏走了。我当时恨得直攥小拳头,心想 爷要是现在手头上有镰刀的话,非上去砍他们不行!

  唉!酸溜儿酸~心比酸溜溜更加酸……

  我落泪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这一次不再是老泪常流,而是往事伤心呀!然而,好在我们的子子孙孙再也不用去干那“资本主义”的事儿了。我再尝买来的酸溜溜,感到,还是那么酸酸甜甜地……

  散淡良民,尚全旺.

  纯原创首发。

温馨提示:以上是【自留地文字FM】为您详细介绍了砍酸溜儿……,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自留地文字FM:http://www.9yifa.com/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