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草芥
文 / 陌南尘 2017年02月03日 14:57:11 322

  一如草芥

  杨林雪

  在城市住得久了,远离大自然,就觉得精神上有莫名的枯燥与干渴,非常想回到老家,回到农村,回到辽阔的大地,回到那些草根一样朴实的乡亲们中间。遍布大地的野草,好像是我心灵的鸡汤,远远地望见他们,心里就觉得滋润了好多。

  说起草,我太熟悉了,太亲切了,从小到大我就生活在她们温暖的怀抱。

  小时候,父母们在田里劳作,孩子们就被放在地头的草坪上,密密的草坪像绿色的毯子,适合幼儿玩耍:或爬,或坐,或躺,或卧,或走,或跳,或跑———稍大一点我就和小伙伴们在草丛里抓蚂蚱,逮虫子,采野花,捉迷藏——–草的清香常常贴满我的面颊,塞满我的鼻孔,沁入我的心脾,碎碎的草屑常常沾满我浑身的衣服——–再稍大一点,我就开始和草拧上劲了: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从懂事起,我就要帮助大人们在庄稼地里干农活。农田管理中,大部分的工作就是在和草对峙、抗争——拔草、割草、锄草。要不,草旺盛的生命力碰上夏季充足的雨水,长得飞快,会把庄稼“吃掉的”——一块庄稼地长时间不去管理,很快就成了草荒地——不见庄稼只见草——-为了彻底清除草荒,有时候须下大力气,锄头拉上一天,手会磨起很多的水泡、血泡、老茧,胳膊酸痛的抬不起来——-有的草和庄稼紧紧密密地长在一起,锄头镰刀都没奈何,为了不伤害庄稼,要蹲在那儿,像剔牙一样,很小心的一棵一棵把它们剔出来,一不注意就可能连庄稼苗的根也给拔起来了———现在不需要了,科技发达,都用除草剂了,那种奇特的感觉还有谁去体会!

  我的少女时代,最难忘的事情就是和伙伴们去野地里拔草。记得有一种专门拔草时用的工具叫粪箕子,我们来回背着下地拔草。仲夏的草,长得修长而美丽,像女人绿色的长发,还开着细细的白花,是我们最喜欢的;装草筐挺有技术的,装不好,背起来就散架就“急包”;或者装的不平衡,非常难背,勒得肩疼;有的伙伴心灵手巧,会“打刹子”,把草筐装得错落有致,精美绝伦,又多又结实又好看,远看像个绿色的蘑菇包,但是她却能弯腰拾起来就背回家;——–背回家的青草有很多用处:喂牛,喂羊,喂猪,喂兔子,鸡餐鸭捣鹅吁溜———;要不就晒干了做冬天的饲料继续喂牲畜;我们那儿更多的用途就是当柴烧,因为是平原地区,没有树林缺烧柴。贫穷年代,草是重要的生活资源,有时候毛草沟都给刮得跟镜子一样干净,连草根都不见。有功夫的人家,夏天一过,就会晒起一垛一垛的青草来,煞是壮观。

  在农村,草除了当饲料当柴烧,最大的用处是可以保堤护路,草根密密麻麻盘盘结结扎的很深,像一只只有力的手掌,牢牢地抓住土地,大雨轻易冲不夸;草可以沤绿肥,肥地;草从不挑剔,只要温湿度适宜,任何土地都长草,甚至连石头缝里也长草,就像大地的针线,可谓无孔不入。草对大地的装饰性在我们眼里,是最没有功利的作用,只要不碍事,随它长了,怎么样都行——–

  穿越四季,满眼都是草的风采:春天,风和日丽,草长莺飞,草的嫩芽,像绿色的雨不停地下着,氤氲着人们的心灵;长夏来临,气温高而多雨水,更是草儿们疯狂舞蹈的季节;秋至则霜寒露冷,穿过没膝的草丛到田野上去,衣服鞋子都被打湿了,那沁凉沁凉的感觉,终生难忘;到了冬天,枯黄的草儿,柔柔软软的,带着祖母般的慈祥与温暖——–

  说到底,草,最让人敬佩的品质还是它顽强活下去的生命力!——有些草你即使把草根锄掉,甚至把根反过来朝天,只要有雨水和阳光,还是很难死掉的,它的根还是会向下扎,顽强地活着;除非你把它晒干,沤烂,火烧——–即使这样好多的草种子也还是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会留存下来,春天继续发芽——–令人感到惊奇的是,庄稼不种很难出;而草从来不种,年年都在出;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沉默的土地里到底埋藏着多少神奇的草种子!难怪老人们常说,“千年的草籽,万年的鱼籽。”

  常常,我独自坐在土埂上,随手抓起一棵草来,看着她凝神沉思——–我,就是这样的一棵草吧?如此卑微,如此渺小,随处扎根,随处生长,虽然逃脱不了命运的局限,但冬去春来,风雨岁月里,从来都是生机勃勃,欣欣向荣!从不愧对清风明月,亦不愧对朗朗乾坤!

  不管生活有多少挫折和磨难,我还是要做一棵“不死草。”

温馨提示:以上是【自留地文字FM】为您详细介绍了一如草芥,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自留地文字FM:http://www.9yifa.com/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