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青春
文 / 数独 2017年01月20日 2:18:24 449

有位西安的朋友,很爱养宠物,听说我也如此,所以我们除了在文学方面沟通较密之外又多了一个谈论的话题。后来她向我介绍了一部国外的电影,说很值的去看一看,《忠犬八公的故事》,遗憾的是她告诉了我结局,一部悲情的电影,我在网上找到这部电影并且开始欣赏了,电影开幕太多的温馨都让我想到结局便有多少灾难的出现,所以我越看越不是滋味,越看越觉的我是用绳索在一点点地套住我的脖子,可能到电影结束,我便会伤悲窒息,后来,干脆我关了电脑,从此不再看这部电影,别人问起,我也会说个一二,那是个狗对主人忠诚的故事,为了等待已亡的主人,风雪中一等若干年……

  对于已知而来的伤感,我唯有选择逃避,可生活中有太多的事是我们所避之不及而又防不胜防的,只好默默承受一切。

  多年前我也养过一只狗,我唤它叫花花,只因它全身的毛有黑白二色,呈圆圈形状,个子不高,又胖,有点小熊猫的样子。花花是母的,性情温顺,对于看家护院来说,它真的不够格,因为它对陌生人从来不叫唤,无论是谁对它叫一声花花,它都会对别人摇头摆尾,家人认为它是一只哑巴狗,极不喜欢它,不是我护着,可能早就被卖给来乡下收狗的小贩了。花花似乎知道这一点,对我也格外热情,每次我从外回来,总是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迎接我,咬我的裤脚。

  平时天一黑,花花就会很乖地在它的小窝里睡下了,偶尔我看书看累了也去逗逗它,它也不嫌我吵着它的梦,一个劲地用舌头舔我的指头。

  有一年冬天,不知道哪来了一只大型狼犬,一直围着我家转,夜里也在房前屋后干嚎,勾引我家花花出去,好几次夜晚我都看到花花从厨房的小窗户口跳出去,然后天亮后又偷偷地回来。

  这样的事一开始花花还有所警惕我们的发觉,后来就肆无忌惮起来,整夜整夜地不回家,甚至白天也看不到它的影子,我便有些着急起来,只要花花不在家,那只围在我家房前屋后的狼狗也不见踪影,其实这很正常,人都有七情六欲,何况一畜牲,我自己也就安慰着自己。

  可是,花花一出门,少则一二天,多则一个礼拜才回家一次,这就让我有点恼火了,有一个傍晚时分,我好不容易看到它趴在自己的窝前懒洋洋地睡着觉,便用绳索套着它,并且对它说些发狠的话,如杀了它或卖了之类。

  可能是从来没被束缚过,又或者我刚才的话刺激到了它,反正它那个时候挺激动的,脾气也少有的烦躁起来,拉扯着绳索,喉咙里不停发出呜呜的叫声,我从没有见过它如此的伤心,便解开了它,给它予以自由,然后,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去,它再也没有回来。

  我不知道我家花花后来怎么样了,但有一点我肯定知道,它不是被狗贩捉去,便是成了流浪野狗,最终会饥饿而亡,说实话,我倒希望那只狼狗能够一直带着我家花花,它去哪也将我家花花带到哪,它有一口食分它一点小骨头就好了,它在屋檐下避雨,能借我家花花一点身下庇护就很满足了,可是,这恐怕是一厢情愿的希望,有时人也不能如此,又何况是一只狗呢。

  过些时日我又看到那只狼狗在追逐我家邻居的小母狗时,气就不打一处来,拿着棍子追打它,可回过头来想想,我无非是太想念我家花花而已,坏人盅惑,命中注定,怪只怪花花一时迷了心智,失去方向,可,它只是一只狗,一只还不懂江湖险恶的畜牲而已。

  我有个外甥女,唯一的,就像这世界上我只有唯一的花花一样。

  和宠爱花花一样,我从小就很喜欢她,很小的时候,我姐在外讨生活,没办法就一直将她交给我爸妈带,我那个时候也一直闲赋在家,没什么事,加上身体有点小恙,就一边带着外甥女,一边看书写字疗伤,傍晚时分,我将还不会走路的外甥女骑在我肩头,沿着我家门前的河边走,看夕阳渐沉,看晚鱼浮草,听着肩头的她呀呀学语,觉的这种我与她所共产生的情感如父如母,与我多年后所养的花花在情感上是如同一辙的。

  再大点,到上学的年龄,她去了她父母身边,我也开始了我的流浪生活,总有许多不开心的事从姐姐那传过来,她上课顶撞老师,小偷小摸,逃学,撒谎,反正所有劣性全都体现在她一个人身上了。

  我找她谈过,可她在我面前很乖,很听话,就如花花一样,温顺如初。

  然后,一到她所处的环境里,便张扬跋扈,如一匹脱缰野马,狂奔干草原。

  记得有回她又一次离家时被她妈妈捉来我家里,那个时候她已经不上学了,她却借故上厕所的机会,趟河而逃。

  趟河而逃,我想像她急欲逃离这个家的心情,上了岸后,赤脚狂奔而去,是什么样的外界诱惑致使她弃父弃母,而生生抛离家的温馨?

  我在用绳索绑缚我家花花时,脑中有个闪念想到她,我们用再多的情感去说服都无济干事,我不知道她到底怎么了?是否在她的周围有如后来在我家周围一样,有一只或一群不良之犬围着她?

  这个答案在一次我夜归的路上证实了,那天我从城里办完事打的回家,已经是午夜凌点的样子了,在一个路口我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停下来才不情愿地证实了我的听觉,她的身边有七八个叼着烟头的男女青年,头发是红黄青蓝紫什么颜色都有,有如妖孽横行,加上是夏天,男生赤着上身,女生穿着背心,什么青龙白虎,牡丹玫瑰全刺在身上,像一群恶魔在那游荡。

  我叫一声我外甥女名字,她一看是我立马想跑,最后被我一把捉住塞进出租车里带了回来。

  可是,那又怎样,她还是和花花一样,没几天又没了影子。

  报过警,可警察说这是家事,我姐姐打她,棍棒都打断了,可,都是父母掉下来的肉,怎么忍心继续打下去,打后看着孩子又哭,叛逆期的孩子越说越不服,照样我行我素。

  花花的尸骨可能已消迹全无,而她后来也了无踪迹,可能已嫁作人妇,可能锒铛入狱,但愿是前者,恐怕也是一厢情愿而已。

  而最初,她骑在我肩头呀呀学语时,是有多乖巧,就如花花一样,从不对陌生人狂叫,善良的本性来自最初,只是后来的环境改变了,诱惑多了,岐路曲折起来,当然也有人精彩,像忠犬八公那样,誓死不离自己的信仰,而我家花花终究没能死在有光芒被人赞颂的路上,为一已所欲,一已所念而伤失了本性。

温馨提示:以上是【自留地文字FM】为您详细介绍了致命的青春,希望能对您有所帮助。

自留地文字FM:http://www.9yifa.com/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