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则徐写给夫人郑淑卿
文 / 林则徐 2017年01月16日 8:51:35 4366

前于启程时发寄一函,想已收到。一路沿海道至省,甚为平安,唯晕船稍苦耳。犹幸身体素强,饮食小心,一抵津江,即豁然如无事,堪以告慰。因眷念夫人甚切,故船一抵埠,百事未办,先发函回家,使夫人可以放心。

做官不易,做大官更不易。人以吾奉命使粤,方纷纷庆贺。然实则地位益高,生命益危。古人一命而伛,再命而偻,三命而俯,诚非故做诊恃,实出于不自觉耳。务嘱次儿须千万谨慎,切勿恃有乃父之势,与官府妄相来往,更不可干预地方事务。大儿在京尚谨慎小心,吾可放怀。次儿在家,实赖夫人教诲。大比将近,更须切嘱用功。咎年春日,如得荷天之庥,邀帝之眷,仍在此邦,当遣材官迎夫人来粤。侯敏兄闻已出门,家中又失一相助之人。如有缓急,或与大伯父一商。驹侄闻至聪慧,且极谨慎,有事亦可嘱彼相助也。

伊犁为塞外大都会,泉甘土沃,肆市林立,“阳为加罪谪戍,阴实矜恤周全”“曲为成全”绝无沙漠气象。来此忽忽已两月矣。日惟以诗酒消遣。即知自于驻防将军席上一时兴发,赋诗相赠,从此求题咏者踵接子门。既无捉刀人,件件须亲自挥洒,终日栗六异常。语云烦恼不寻人,自去寻烦恼,洵非虚语也。

日昨又奉圣恩,勘办塞外开垦事宜。按塞外纵横三万余里,地土沃饶。惜少水利,以致膏腴沃壤,弃为旷野荒墟,有天富之地而不知垦植。塞外之民固属愚昧,塞外官长亦殊颟顸。独圣天子端居深宫,远瞩四海。当余谪戍时,圣心早计得之。今果然以开垦事责我图功。较之赴浙立功赎罪,其安危相去诚不可以道里计焉!盖圣主早识浙省文武均无折冲御侮之才,料我经浙省军营效力,调遣兵将,必多掣肘,断不能如粤省文武愿效驰驱,则有过无功,不待蓍龟可知。故阳为加罪谪戍,阴实矜恤周全。圣主如是曲为成全,能不令人感激涕零,愿竭犬马之劳,以报恩遇耶!现拟周边塞外各地,先修水利,继办垦植。山地拟造林,田地拟耕种。十年以后,塞外可成富庶之区也。

引疾乞休之请蒙圣恩允准,给假百日,回籍调理,并蒙赐人参二两。以衰朽之身,沐此逾格恩慈识此生能报犬马乎?现正赶办移交,拟于七夕前一日起程返里。

近日地方绅士纷来送行,向余借小照临摹[5]言地方人士深沐公恩,醵资修像建生祠为公祈福。冀得重莅斯土造福滇民余力却不允,只得以照付之。又有门生数辈前来送行,并请方略。或称西洋夷人居心叵测,将来比为中国祸。然而诸生所抱,直是杞人之忧。盖西洋地远而国富,易与耳。为中国患者,其惟俄罗斯乎?当时余曾为诸生言,诸生颇切疑讶,足见诸生只有近忧而无远虑也。

相见在即,不复絮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