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从进城开始
文 / 忍醉 2016年12月23日 0:53:13 403

2003年我和发小吴尘,从农村考进了县城中学。我打的是擦边球,勉强以最低成绩被录取,吴尘可不一样,做为学校的重点培训对象,在乡里自然排的上名,200分的满分成绩,他就考了199分。村大队和乡里都给了奖励,大红榜头挂了一个多月。

吴尘——无尘,犹如他的名字一样,活的纯粹,性格内向且胆小如鼠。学校毕业照遗像那会,他硬是摆不出个正常的笑容,面部那紧张的抽搐,你就是这辈子也不好模仿。

让人嫉妒的是,他却当了我们三年的班长,毕业时是学校唯一的大队长,扛着三条杠。可你又有什么办法,人家勤奋,懂事,除了上不了台面,私下可以把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

两个女生笑的满脸通红,只是躲在一边的是吴尘羞涩难掩的面容,胜过了她们。

“没有必要这样,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我表示有点惊讶。

“刚刚她们问我畲族的畲怎么写,你知道我的心不在字上,只是跳的厉害。”

“哦,啥?”

“我看见那个姑娘,心跳的厉害。”

“你能说明白一点吗?”

“我,我……”抖了半天他硬是一句话没说出来。

“我们还是先撤吧”。

于是我拉着他,他带着通红的脸离开了现场。

开学的第一天,他是因为喜欢上了那个姑娘,紧张的把畲写成了畜,而无地自容。

你很难想象,上不了台面的吴尘走上了讲台,竞选学习委员,背了一晚上的演讲稿,断断续续也就省略了90%,同学们的掌声差点让他发抖的双腿跪在了讲台上。

结果是选上了,班主任只是给换了个岗位,为少部分人服务的组长大人。

那一天他流着泪对我说要改变,他要证明点什么,为了雷慧。

雷慧就是那个畲族姑娘,现在他们是同班同学。

“这篇文章告诉我们,做人要脚踏实地,是是非非我们要能够明辨,认识自己的错误,而发奋图强,总结自己的经验,而走向成功。”

语文课上,他总是能把课文总结到一定的高度,虽然还是难免紧张,可全班鸦雀无声的时候他却举手发言。

初二年级时,班主任重新任命了组织委员,且把班级分配座位的权利一起交给了他。

“我要让她和我同桌”。

“嗯!不错哦!”

“顺便把她闺蜜安排你那,你知道的。”

坐在宿舍阳台上,偷偷饮酒的痛快,且笑的无比的放荡不羁。

那一天他变坏了。

“我打算一周都不洗手了,看,就是这只,”挥动着右手向我炫耀。她和雷慧同桌后的第二个月的某天,和雷慧打闹,碰到了手。

“莫名其妙。”

“你别不高兴,她摸了这只手了,第一次,我碰到她了。”一脸得意洋洋。

“老子都牵了多少姑娘的手了,”我表示不屑。

“你不懂,这不一样。”

晚上,他请我喝酒,受不了他那自恋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吴尘在不断的进步,初三第一学期,他就拿到了学校颁发的六本荣誉证书,成了学生代表。

每天同样会从雷慧哪里得到的小小恩惠而向我炫耀。

“干嘛不表白。”

“我还不够优秀,再等等。”

“还有人单相思三年的,你都是学校标杆了,还不优秀!”

“你不懂,雷慧特别”

那天他说不喝酒,我们要做好男人。

我正在欣赏舞台上的校园晚会,看看旁边的吴尘怎么怒气冲冲的跑了。

“你小子怎么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班级走廊碰见了他。

“雷慧和蓝剑好上了,他们在那边聊天。”

吴尘流着眼泪,双手紧握。

“你怎么没有上去揍他,狗娘养的,你出息点?”

我挥着拳头就冲了上去,硬生生的被他挡了回来。

几天前雷慧问吴尘是不是喜欢她,吴尘碍于腼腆,回答说:怎么会!

那天我们不仅喝了酒,伶仃大醉,还抽了烟。

该死的,改了三年还是上不了台面。

初三最后一学期,吴尘彻底变坏了。

他给自己换了个女同学同桌,和其他姑娘打闹。

给自己换上了流氓的装束,生活过的放荡不羁。

那一天,他在校外被几个社会小混混打的鼻青脸肿。

每天晚上都呆呆的望着宿舍外面的灯,欲哭无泪。

在2015年9月份的一天,吴尘找我喝酒,两人醉趴在路边小摊。

“吴尘,找女朋友了吗?”

“还没。”

“干嘛?还想要雷慧。”

“忍醉,要十个年头了吧,我努力想忘记,可我忘不了。”

我在他面前竖了大母子。

“该忘记了。”他笑着说。

一个礼拜后,他打电话和我说,他要重新谈一场恋爱。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