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一一总来的无声无息
文 / 龙凤楼主 2016年12月23日 0:00:11 364

 

谁都想来一场烂漫而热烈的爱情!谁都想与自己一见倾心,魂牵梦想的人来一场美好而甜蜜的相恋,谁都想携自己心爱的人儿,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这只是心中美好的愿望,有多少人能如愿以偿?大部份人的狂烈之爱,不过是昙花一现,来的多激烈,多勇猛,就如汹潮涌退,瞬间消逝!

有的人,甚至饱尝欺骗,饱受凌辱。遍体鳞伤,心灵破碎。再也不敢奢望爱情,再也不敢淌入爱河。

真正的爱情来临,如春天呈现,没有闪电,没有雷鸣,悄悄的,无声无息的,就呈在你眼前,呈在你生命里!

真正的爱情来临,就像山谷里的一片灌林,承受残秋的萧煞,饱经严冬的寒霜,叶落枝枯。瞬然间,春风拂来,又绿意盎然,生机勃勃。

我的婚姻正是这样!十七岁步入春城,没能沐浴春城的绚烂百花,感受滇池的碧波荡漾,没能征春城佳丽的一眸真情,却被绵延长虫山,压断脊梁!

一身伤痛,满目凄凉!

一晃三十,麻木又绝望! 生为男人,生为母亲独子,尽管怆然,还得放下忧伤,承欢母亲厚望。没有爱情,没有奢望,没有一丝激情。随着母亲愿望,看了一个又一个姑娘,很快步入婚姻围樯。

只要母亲欢喜,只要慰藉了母亲,我这不肖儿子,就完成任务。

我的妻子,她不是傻,就是太胆大!那么美丽纯洁的少女,竟然嫁给我这没心没肺,刚出狱门,几乎一无是处的男人!哈哈,如果我是女人,这样的男人,看一眼我都嫌脏。

新婚之夜,我便跑去表弟家,看一晚录像。深夜回家,妻子一脸泪,噎声泣凄。婚后几天,我便逃到州城,和烂兄烂兄,不是在老五街游荡,就是泡妞进地下舞厅。 妻子与母亲在田里栽秧,在地里浇菜,在橱房忙活。

我正与弟兄们胡为,妻子突然呈现在我们面前,大伙灰灰而蹓。 纠心地痛,放声地哭,一声大吼:〞你是不是不要我,我去死!〞撞樯,冲向汽车。我吓傻了,天不怕,地不怕的我,第一次畏惧!第一次悔意!

那时,与其说我不懂事,到不如说我被情伤的心残,肺烂!

在新兴路,我们住在破楼里。尽管简陋,破旧,但这一年里,我们收获了爱情,有了爱情的结晶。更为预外的是,我们经受了命运残酷的考验。

为了生存,我混迹烟市场。开始,一天赚取十元,慢慢的,一天几十,几百,甚至上千上万。 我的胆子大了,〞小昆明〞的名号响了。包烟材料,假烟,只要赚钱,我都做。还像个诚信而厚道的商人,在烟市的圈子里,声誉好,名声大。

这就是残酷丑陋的原始淘金片段!

妻子,像个娴慧的女人,每天用电饭堡做好饭,用煤油炉炒好合我口味的菜,把我的一身衣服,收拾的干净整洁。特别是生下儿子后,她既是一个娴慧妻子,又是一个慈善的母亲。

为了不让她在我出门后提心掉胆,惊慌惊恐,我果断退出烟市的冒险生意,在步行街开一服装店。

当我们的生活趋于平静,店里的生意日见红火,好日子就在眼前··· 一声惊雷巨响!昔日最后一单烟生意出事了,几个警察冲进服装店。在众目睽睽下,在步行街众多围观人前,我们夫妻,上演了一场撕心泪奔的分离。

从此,我在化念,在元江,度着几年揪心痛苦的日子。

眼看同犯们一个个离婚,目睹一张张悲凄绝望的脸。我心准备,给妻子自由,让她走。

才到化念几天,她来了,身背儿子,一手提书,一手提大袋食品。瘦的不成人形的她,看到一身囚服,满脸浮肿,伤痕累累的我,她眼噙着泪花,一一却呈着灿笑。〞我们离···〞话才说出,就被她的柔手按住。她拉过一岁的儿子,搂着我。〞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就是八年十年,我等你!〞

从此,每个星期,或一月二月,她总来探望。同犯们羡慕,就是干部,也对她好评不断,见她都给足面子。我不知是感动,还是暗自庆幸。发誓,此生决不负她! 为早获自由,她求亲拜友,把我弄去元江。功夫不负有心人,不到三年,我就结束了六年的惩罚。

为了家,为了自由,我们非常努力,我的良好表现,获得一次次奖励,她的真情善良,获得人们的赞扬尊重。

是她真挚的爱情,给我战胜磨难的力量!是她坚贞的情操,洗涤我的心灵!

此后,我们同心,在人生的道路上,经风雨,历冰霜,创造快乐而幸福的生活!

现在,我们儿女满堂,生活丰足,事业顺畅!

雨过天晴,彩虹绚丽!

经过考验和磨难的爱情,不是更甜蜜,更真实吗!

真爱,会感动上天!

善心,会收获美好!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