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地
文 / 老土 2016年12月16日 0:00:38 374

林的今年可真不好熬啊!从年初养鸡场的禽流感到姑爷天天闹着和姑娘离婚,到了年关,好不容易一切的阴霾刚有了点起色,儿子的一场车祸又把半个身子留在了医院…… 需要钱手术,哎!钱……

禽流感早已把钱这个东西连同自己带进了虚无,姑爷买车姑娘也从他手里生生抠走了两万,儿子从车祸到现在的检查治疗费更把家里弄了个底朝天。

他从热气腾腾的白瓷碗里端起一个酒盅,慢慢的放到了嘴边,顿了顿,喝了吧,喝到迷糊炕上一倒就全都忘了……不能喝,要不是自己有这么个臭毛病,出去好好的干活也不会被人家撵走!

呵呵,他林啥时候变得这么优柔寡断起来,什么坎都会过去的,说不定喝着喝着就有主意了。“啊……”伴着一盅热酒下肚,林长长的叹了口气,不知道是酒烈还是他对最近日子的一种无奈……

凛冽的西北风从早上刮到了中午,而且没有一点要停下的意思,西林他家里的那位(妻子),天还没亮就蹬着三轮赶集卖白菜去了,她是这个冬天他们家唯一的经济来源,她太憔悴了,和林一样被生活的琐碎压的喘不过气,直不起腰,皱纹多起来她自嘲说是一道道地瓜沟,头发白了她又安慰自己黑白相见的还挺时髦!现在她瘦弱的身体守着才卖了一半的白菜,眼睛盯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一动不动,西北风的冷气好像把这个人整个冻僵了,可你要是个能钻进人身体的精灵,就会发现她现在脑海里满是暖人的想象。

“再坚持会,儿子,你大舅出差回来咱就有钱手术了”

“姑娘也别总要强,事事都跟他争,这日子就不好过了,男人都是多少要面子的,和你爹一样”

“当家的,该少喝些酒了,年底多少出去赚点钱过了年接着把鸡养起来,下好多蛋,卖好多钱!钱!”真是一个美好的女人。

先把养鸡场卖了吧?前年邻居遥他家里那位心脏不好不也把养猪那地卖了么,卖了三万,手术也顺利,现在一家四口不都好好的吗。对,卖了!”也许酒不光活血,还能开活一个人的思路。林不知怎么突然想到了卖鸡场这个主意,他现在浑身自在,好像挣脱了竹笼的一只小鸟,又可以翱翔。他麻利的端起酒盅把剩下的一点粮食精一啜而尽,披上一件绿大衣快步走了出去!

风好像更大了,整条街上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影,只几个白色塑料袋被风吹的天上地下的来回飘,林却一点都不觉得冷,他走在这死寂一样的街上,仿佛每一步踏出的都是希望,连呼吸都充满了力量,裹了裹大衣,他走的更快了……

“大兄弟,”林找到了村里威望高的亮,“求你个事……”

“啥事?先坐”亮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额……嗯……你知道我们家最近……”林慢慢低下了头。

“别说了,不是老哥不想帮你,实在我们家也不富余啊,老二刚考上大学,老大刚开的营生……”

林赶忙抬起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老哥,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

“嗯,那个,嗨……”一向直爽的林竟也磕巴了起来,“你人脉广,看看能不能把我的养鸡的那个地卖掉。”

“啊?真的要卖???你家里知道了么?”

“恩,要卖的,你知道今年我们家……哎!她听我的。”林说不下去了,

亮站起来拍了拍他肩膀,“老弟,别想太多,什么坎都会过去的。再说你那地位置不错,好卖!你想卖多少?”

“三万!”林脱口而出。

“那行,我这几天就给你张罗下。”

“恩,那麻烦老哥了。”林有些兴奋。

“这话说的,邻里相亲的,你回去等信吧。”

“哎哎哎!”

林出了门,脚下像踩了风火轮,一百多斤的重量也突然轻飘飘了起来,哈!等过了这一关,明年就都好起来了!

“你要卖养鸡那地?”林家的刚回来就大声质问他,“恩,你怎么知道的。”

“为什么要卖?”

“今天的白菜价格好吗?”西林转而问到,

“为什么要卖?”

“今天风挺大的,没冻坏吧?”

“我问你为什么要卖养鸡那地?”林家的不依不饶,

“来,我先去给你倒杯热水。”

“你聋子么,我问你为什么要卖养鸡那地?”她歇斯底里的叫起来,

林也从炕沿上一下站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儿子的手术费西北风能刮来吗?你过年不好歹也得买身新衣服穿吧?”

林家的眼睛布满血丝,像一丝丝的火,一点点灼痛这个乡下小女人的热情,她渐渐冷了下来~语言也变得温柔起来“养鸡那地咱俩可是埋头了十多年啊,再看看你这些年喝酒抽烟熬下的身板,出去能干啥~”

“我也是没办法啊”林的语气也平静下来。

“借钱不行么?”林家的试探问到,

“不行,我拉不下那个脸,再说现在家家也都不容易,我们没走投无路,卖掉这地我们还是可以再赚回来的。”

“我拉的下脸,我去借不行么?”林家的近乎一种乞求,

“不行,我已经跟亮老哥说好了三万卖出去,除非没人要买咱小区。”林继续斩钉截铁的说道 。

林家的干裂的嘴唇上下嗫儒着,却再也没有蹦出半个旁人能听清的字,只觉得她的眼睛盯着林看的闪光……

夜慢慢黑了下来,两个被生活磨没了棱角的人各怀心事,翻来覆去的谁都睡不着,可谁又不说话……

买家找到了,四万,比林的预想还多,现在他正惴惴不安的在亮老哥家地等待着买家的到来呢。

阳光好极了,照在人身上说不出的舒服,西林靠近窗边喝着茶,不时的抬头望望窗外,“别急,应该马上就来了。”亮看出了他的不安,不时安慰着,

“恩,知道。”林有些心不在焉,坐久了他突然觉得今天的氛围有些不对,就像好好的衣服里放进了一只跳蚤,穿也不是,不穿也不是。又像婚宴上一筷子夹到了最不爱吃的佐料,吐也不行,不吐又难受。

果然,就在他最后一次抬头时他看见了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是他家里那位,他赶紧站起来迎过去,“你来干什么?”西林有些疑惑的说,

“买地!”她一点点从怀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钞票,语气不容置疑。

林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和他一起过活了三十年的小女人,竟有一丝丝陌生起来。

“不是,他嫂子,你家这地四万卖出去了,都说好的,那人一会就来。”亮打破僵局,悻悻的说道。

“已经在了!”林家转头看了眼亮。

沉默,沉着,林沉醉的望着这个瘦弱的身影,仿佛从这个身体里看出了一种不可抗拒的坚强,林第一次在这个女人面前服软了,于是在那温和的一缕阳光下,在两颗心再一次一道碰撞的一瞬间,两个人咧开嘴笑了起来。

是啊,没有过不去的坎,除了老天爷,其余的什么不都还在脚下么?!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