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猫(爱若初见)
文 / 子墨 2016年12月15日 15:54:15 503

爱丽丝死了,在那个萧瑟的秋天。遍地的秋菊发出淡淡的幽香,世界显得那么幽静,静的让人不得不蹲下,把头埋在腿间,把思想停下,把心情交给微风。他,也消失了,带走了我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爱,不留下丝毫的话语。但是,如果他知道爱丽丝的事,会不会。。。会不会回过头看一眼?会不会留下来??我将爱丽丝埋在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那棵大树下,它闭着眼睛,沉睡的灵魂静静聆听着,聆听着我们曾经的在树下每一刻幸福时光,那个表情更像是在享受一场动听的情歌。他不知道,有一只猫在等着他,风吹日晒,直到死去。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会不会为爱丽丝留下眼泪。也许,这只是一场梦,一场属于放弃了自由的猫咪的梦。

在他离开后的一个周末,我收到一个快递,是一只白色可爱的小猫咪。小猫的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它的名字:JEASON。快递的盒子上写着一个陌生人的名字。我只是呆呆的望着这个可爱的小家伙,眼睛里,脑子里全是爱丽丝的影子。我努力露出微笑,伸手轻轻的抱起这个小家伙,JEASON惊恐望着我,小爪子不停的在空中抓着。我的脸不由自主的贴了上去,那还未退去毛发的稚气充满了我的鼻子,不知怎么,我那黑暗潮湿的心里感到了一米阳光的温暖。有些东西叫做回忆,有些东西叫做明天,我要放下一些东西,去追求另一些东西。正如这莫名来到我的世界的小家伙一样,我轻轻的将JEASON放在爱丽丝的小窝里,为它拿来水和食物,静静的蹲在它的旁边,小家伙显然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吃着,我的眼泪不由的掉了下来。

一个偌大的城市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像沙漠中的一粒沙子一样渺小而卑微。个子不高,长相一般,而且不喜欢化妆的一个来自农村的野丫头。一份薪水微薄的工资,每天吵吵闹闹的街道,拥拥挤挤的人群。有时我觉着,自己麻木的和僵尸的差别就是缺那两个让人恐怖的尖牙。清晨从被窝里爬出来,头发乱的像个鸡毛掸子,我穿着半只拖鞋进了浴室,看着镜子中那个连自己都讨厌的自己。呵,没出息的沈小七,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我想个精神患者自言自语着,开始洗漱起来。喵~喵~~~爱丽丝,别闹,你已经死了,和那个负心的家伙一起死了。几声猫叫,引起了我对着爱丽丝的小窝一阵咆哮。喵~~喵~~~~又传来一阵的猫叫,那声音是那般的真实。我立刻清醒起来,放下牙具跑到客厅,望着放在桌子上的快递盒,再看看仰着小脑袋不停得叫着的那只小猫,原来昨天那个快递并不是一场梦。那个寄件人的名字我从没见过,但地址却是我的地址,打电话查了快递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肯定不是他就行了,管它呢。

我从冰箱里翻出了牛奶,还有我吃剩的面包火腿,小心的放在小猫面前,小猫疯狂的喝着牛奶。我就那么呆呆的望着它,仿佛看见了一位平凡的母亲给自己的孩子做好了饭菜,孩子大口大口的吃着。我知道那种感觉,那感觉应该叫做欣慰。手机上的闹铃忽然想起,仿佛一道闷雷乍响。妈呀~沈小七,你在干嘛,今天周一,周一,一啊!!!!身体里仿佛有个小恶魔正用锤子敲打着我的脑袋,我感觉瞬间充满了力量,老娘又不是一个矫情的妹子,也不必在脸上涂涂抹抹,带上背包,一路狂奔到公交车站。开始了一天的麻木的工作。

寂静的夜才是最难熬的,带着一天的疲惫回到家,放下背包,放下一切伪装,黑暗中释放出那个最真实的自己。打开窗让风进来,吹一吹那赖着不走的,孤单与寂寞。洗完澡后,我习惯性的又靠在了阳台边上,那动听悦耳口风琴不再响起,我静静地望着对面漆黑的窗户,会不会有那么一个奇迹,那盏灯像往常一样亮起,那个高大瘦弱的身影静静走出阳台,拿出口风琴一个人享受的吹着。我是不是该难过一下了,但我却努力的仰起头,未来还很远,我不能为他一个人就这样流干了眼泪。JEASON又开始饿的叫着,寻觅着,那个身影多么像爱丽丝,可惜,爱丽丝已经死了。。。。。

三年前。。。。

那时的我比现在更像个孩子,带着万般的不舍离开了校园,离开那一起生活了四年的小窝。眼圈不知哭红了几回,每一个拥抱换回一个远去的背影。我是宿舍最后一个走的,因为我不想看到她们那张哭花的脸,也不想把那些分离时说的那些珍贵的话一直徘徊在记忆里。人不能总活在在记忆里,可当除去了喧哗,除去了吵闹,除去了眼泪,除去了分别,宿舍已经空的只剩下我和那个皮箱时,沈小七,你是个坚强的孩子,沈小七。。。。。我再也找不出一个可以骗自己的理由,放出声大哭起来。该死的,该死的,为什么非要在这个时候提分手,在这个泪花泛滥的季节?我们的爱情更像个友情,兄妹情,从小长到大的我们就这么一路走来,在那童话般校园生活结束的时候,在和所有美好的东西说再见的时候,我们也走到了尽头。哭够了吧,沈小七!胆小鬼,哭够了,赶紧卷着包袱滚蛋吧!我极力的去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用尽力气去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情绪,以防止那装满眼泪的眼角再次决了堤。

说分手的时候,我们都是那么的平静,毕竟我们是那么的了解,正如我们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心平气和。我们做了小学同学,做了初中同学,有机缘巧合的考到了同一所大学。你笑着说,既然这么有缘,那我们就在一起吧。我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没出半点言语。我们的爱情就像漂泊在一条小河的船只,平稳的向着前方。而当正在分手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我们内心都有各自的方向,在那平稳的河道中,我们牵着手,度过了那人生中最精彩的部分。分手的时候,我并没有感到一点的难过。像两个小孩在一起愉快的玩耍,到了饭点都会很自觉的回家吃饭一样。我们也早把分手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正如你那高尚的分手理由,相同的人比较适合做朋友,互补的人更适合做情侣。可渐渐的,我发现,爱情不是一件小事,是生命里的重要组成元素,失去了以后,我像个病人一样,一天一天的心痛。而那个曾经爱过的人,那些牵手走过的昨天,正肆意的刺在活在今天的我,刺着那颗假装坚强的心脏。

稀里糊涂的毕了业,真正走出校门才发现,自己在社会那张偌大的卷轴上未沾染丁点墨迹。工作,成了眼前必须抬头仰望的高山。我收起那些不良情绪,对着电脑的招聘信息,对着放在电脑桌上乱七八糟的招聘资料,加速燃烧着我那储存量本来就不多的智商。天啊~~真是眼花缭乱,我用力的拍了拍我那大脑门,超荷运转的大脑不会炸掉吧!!!沈小七!不许矫情,快找工作,都这么大的人,还要被父母养着,丢不丢人啊。我咬了咬下嘴唇,猛然精神抖擞,开始仔细阅读着眼前的每一个文字。哼!有时候,不逼自己一把,都快忘了老娘是条汉子。在千挑万选中,我终于成功跳进了别人的圈套。那华丽丽的公司信息,真是亮瞎了我的狗眼啊,沈小七啊,快去给自己的智商充充电吧。

在这个公司成功打杂了一年,虽然待遇还凑合,但是难道要把老娘培养成全面型人才吗?只是扫地这种高档细心活就交给那位可爱的阿姨吧,怎么也说,我们现在教育还真没教的那么细吧。整理文件,经理,您看我这手速,可不可以给我发个最佳新人奖了?!一年啊,我以为我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可现在,我只是从一个普通的打杂工变成了一名优秀的打杂工。心里各种苦闷,也就只能对着马桶说了,然后跟着那些脏东西一起冲掉。生活变得烦躁乏味,忽然很是怀念那些校园如梦的日子,打开那充满记忆的瓶子,每次只是小心翼翼的倒出了一点点,多了我怕我会沉醉。唯一能让我感到惬意的,就是每到周末不上班的时候,我会到那个在这个繁华的城市一个不起眼的小咖啡馆里,点上一杯奢侈的咖啡,听上一段轻缓的音乐,让那找不到方向的灵魂在这个安逸的驿站,停下来,歇一歇。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爱丽丝,一只像棉花糖一样的白色的大猫,安逸的趴在我住的小区门口的楼梯上晒太阳。我满是兴奋和欢喜的慢慢靠近它,它应该是发现了我,眼睛瞪的大大的盯着我。可却当我伸出手时,那个家伙猛的站起身子,跑到离我很远的地方,又卧了下来。我再次轻轻的靠近它,温柔的露出不轻易露出的微笑,慢慢的向它伸出我的小手。当你们看到我伸出的手握成了拳头时,你们肯定就猜到了这只可恶的猫又跑了,请不要轻易挑战老娘的耐心,你这只看着可口的棉花糖!!! “喂,小不点,不要碰我的猫!” 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穿着白白的衬衫,背着黑色的电脑包,长长的头发遮住了眼睛,一脸的屌丝宅男相。我仿佛闻到了他手上因一天敲到键盘而沾染的塑料味,如果再加上一副大大的眼镜,那就更对得起IT男这三个字了。等等。。。他刚才叫我什么???他居然叫我小不点,可恶!他走过来,朝着棉花糖叫了一声“爱丽丝”,那只猫马上打起了精神,一下子蹿下了楼梯,在他的裤脚不停着蹭着。他轻轻的抱起那只猫,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猫头,没有再说一句话,静静的向对面的楼走去。他肯定没有看见我那杀人的眼神和握紧的小拳头。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一只猫嘛,在我的老家猫多的是,我都不带瞅一眼的。哼,破猫,老娘才不稀罕呢!

从那次下班以后,我都会看见那只可恶的猫趴在那里晒太阳。我也学着他的样子,轻轻的叫了一声“爱丽丝”,那只猫果然抬起了头,两只溜圆的眼睛直直的瞅了一眼我,却又因为不是他,又慢慢低下头继续晒太阳。小样,你肯定投错了胎,你那个可恶的眼神就该给你配上一身狗皮。看来想收服你,得急速发动下我的智商了。硬的不吃,肯定吃软的,唉,不得不下点血本了。我买了火腿,买了牛奶,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吃喝的高大上,都是为了收服这个该死的猫。我不由的冷嘲起这自己,沈小七同志,您再一次在自己的智商面前,放下了尊严。不过,当我远远的看着爱丽丝吃那些食物时,心里面却暖暖的,至少它没有把我的善良拒绝在门外。这只猫忽然让我这条缺氧气缺了很久的小鱼,能够透出水面,大口畅快的呼吸上几口新鲜的空气。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像个幽灵一样,站在我的身后。透过那头发的间隙,我仿佛能看见了他的眼中充满不满与愤怒。额。。。我是不是应该在牛奶里下些什么毒药之类的才能够配合他现在的表情呢。不管了,反正爱丽丝是他的猫,他的东西就应该归他去发表情绪,但是它喜欢晒太阳,它也喜欢吃我的火腿啊,贪吃是万物的本性,怪我咯?他又抱走了棉花糖,剩下那些爱丽丝没有吃完的食物还留在地上,心里立刻变得沸腾起来。您老这是正式的对我的耐心下了挑战书哦。从那以后,每次下班回来,我都会给爱丽丝买一些吃的,然后静静的在一旁看着,直到那个讨厌的家伙抱走爱丽丝。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贼一样偷偷的与他战斗着,有刺激,有欣喜,有愤恨。

他对我的态度一直很冷淡,哦~不是冷淡,应该是讨厌。直到那天,那天下着很大的雨,当我看到可怜的爱丽丝蜷缩在房檐之下,我感觉自己的心被谁紧紧的抓了一下。我急忙跑上楼,放下自己的包,又匆匆的跑下楼,将爱丽丝紧紧的抱在怀里。爱丽丝惊恐的看了我一眼,挣扎了几下,最终平静了下来。顿时我感觉自己就像只老猫一样,给了它母亲般的温暖。他的身影从模糊的雨幕中渐渐变得清晰,黑色的伞下面显出他那张削瘦的脸。当看到我抱着他的爱丽丝在房檐下躲雨时,我看见了那仿佛流星般的惊奇从他的脸上划过。哦!也可能是雨大让我老人家眼花了一下下吧。他目无表情的把伞递给了我,自己脱下外套将爱丽丝裹在里面,穿过雨水,静静的转身走向他的宿舍。我雨水刚才肯定流进我的大脑了,造成了连接智商的线路板短路。当我反应过来时,手里握着那把他换走爱丽丝的黑色的伞。咦???人家正在享受这老猫的母爱之情,居然用这把破伞给老娘打断了。我才不要你的伞呢。于是我急忙跟了过去,他没有回头,安静的上着楼梯,每一个脚印都留下一个雨渍。

405,这个家伙居然住在和我正对着的位置,我怎么没有发现这里还住着一个人呢?他每天都穿着白色衣服,加上这只猫,他不会真的是一个幽灵吧!!!!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忽然说道,“喂,小不点,帮我开下门。” 他又叫我小不点,要不是够不着,我肯定会用这把黑色的武器(伞)去敲他的木鱼脑袋。要不是可怜爱丽丝,我才不会理这个呆子的。我走到他身边,猛的接过他手中的钥匙,故意的显示出我的不满,而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改变。打开了门之后,我顿时明白了爱丽丝为什么喜欢到我们的楼下晒太阳了,这里简直就是猪窝,简直就是垃圾场。OMG,我去过男生宿舍,可真没见过这般乱的。可当看到他却很自然的在这垃圾场里游走着,我的心里不由的竖起拇指。他把爱丽丝放在沙发上,用毛巾轻轻的擦去爱丽丝身上的水,而爱丽丝也丝毫享受着这个过程。我的内心不由的一丝感动,多么温馨的画面。可某些人就是善于破坏这种安静,一句冰冷的“小不点,要是没事,你可以走了”瞬间把我拉回了现实, 对于这种呆木头,无脑宅男我真是彻底无语了,内心的小宇宙即将爆发了。我把他的伞扔进垃圾堆了,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可在即将关上门的时候,我听见了他说了句“谢谢”。我的内心顿时五味杂陈,这个家伙,真理解不了他的智商和情商。

值得欣慰的是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取得了很大优势。胜利品就是我和爱丽丝相处的时间不受限制了,他不再对我说那句“小不点,不要碰我的猫”了。而经我那出血的付出,爱丽丝对我不再陌生,不再逃避。当下班后,他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喂爱丽丝,我抚摸爱丽丝。待我们玩耍完之后,他会喊上那句“爱丽丝,回家”。忽然之间,我不知道到底是喜欢上了它还是喜欢了他,在我很矛盾的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那样狡黠的月光中,清风给了我想要的答案。那是我头一次见到他的高调,依旧是那件白色的衬衫,他靠在阳台墙上,口风琴在他的嘴里发出优美的乐 章。我趴在窗台,没有开灯,傻傻的望着那个瘦弱却又高挺的身影,听不出他吹的是什么歌曲。我想此时此刻,我就是那只爱丽丝。那么,我浑然一笑,我没有勇气去承认我是喜欢他的。我只是一只受伤的猫咪,静静趴在阳台,只有这样的安逸的夜晚,这样的曲调,这样的场景能让我那颗漂泊的心停下来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生活就像一袋巧克力糖,为何我拿到的都是苦涩的那颗呢?该死!都是那个破猫,那个破人,害的老娘感冒了,一觉醒来时钟已经毫不留情的走过了我上班的时间。尽管我的头阵阵作痛,但是我依然是个坚强的女汉子,这点小伤貌似都不是事。可当我用尽全力把自己的身体挪到办公室时,一个画着浓妆,身材高挑的小妖精坐在我的位置上。“嘿,你好,我是小菲,今天刚刚来公司,你是沈小云吧。” 她那让人作呕的自我介绍还没结束,经理就把我叫到了办公室。 “小云,你也看到了,我想你也猜到了。我也感到十分的抱歉,对于你的能力是值得肯定的,但这是老板的意思。这是你的这个月的工资。。。。。。。” 我忘了经理后面说的话,忘了自己怎么接过那个我在这个公司的最后一次的血汗钱,当带着自己的东西走出那栋大楼时,我明白我已经不属于这里的一部分,清风拂过我的脸蛋,吵吵闹闹的车水马龙,多少让我清醒了一些。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像灌了铅一样的沉重,沈小七啊,真是失败,现在的你居然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吧。当我飘飘忽忽的出现在小区门口时,爱丽丝依然趴在那里晒太阳。我勉强露出一丝微笑,这个家伙永远这么的潇洒自在,或许它永远不知什么是烦恼吧。要是有下辈子,我也要变成一只懒猫。我没有再去抱它,使劲全身的力气回到我的小窝。啊~床啊,真是舒服啊。我是不是刚才做噩梦了呢?梦见自己被老板炒鱿鱼了?那个长得不帅,个子不高的欧巴怎么可能有这种魄力呢!我还是继续睡吧!

啊~~~~哪个短命鬼?人家睡的正香呢,一阵敲门声把老娘给弄醒了。我慢慢的直起身,忽然感觉头像针刺一般的疼痛,浑身依然没有力气,我这是怎么了?一个坚强的女汉子被一个小小的感冒打败了?门外的人还在敲,我懒里懒气的穿上拖鞋,真没想到会是他?!我故做淡定的看着他,嘴里却很刻薄的问着他。 “您老有事吗?” “小不点” 一听到小不点三个字,我立马感觉浑身的血液在燃烧,居然在老娘最虚弱的时候挑衅,真想一把狠劲用门把他的鼻子敲掉。咦?他手里抱着的不是我的东西吗?难道刚才的不是梦? “你的东西,刚才在爱丽丝的旁边发现的。” 语气依然那么冰冷,真想给他一记重拳直接KO他。“哦,刚才我有点急事,就放那了,替我谢谢爱丽丝。” 我从他手里接过我的东西,心情立马阴暗下来,被炒工作的阴影立刻填满我的世界。在眼泪即将冲破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我赶紧把身体转了过去,不想让他看见我脆弱的一面。“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请您帮我把门带上。”我背对着他,眼泪已经顺着脸颊去做自由落体了。他,没在说些什么,轻轻的将门带上了。待他走远,我不禁瘫倒在地,东西也散落了一地,我没去理睬,此时的我只有放声的哭出来才是最想做的事。

片刻,待眼睛里的小泵不再涌动,我将地上的东西收拾起来,放在桌子上。我走进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捧起一汪冷水拍在脸上,在低温的刺激下,我慢慢恢复了心情。那该死的敲门声又响了起来,我急忙擦干了脸,跑去开门。怎么又是他?可真是个讨人厌,又阴魂不散的家伙。 “喂!小不点,能不能帮我照顾几天爱丽丝?” 哦?!哦!!我的内心仿佛有一个小人在笑,怎么有事来求我了啊!瞬间虚荣心爆棚了!“你要是知道我的名字,我就答应你。” “沈小云。” 我仿佛瞬间石化了,凝结的智商飞快的运转起来。啊,对了,我的东西是刚才他拿上来的,怎么我会犯这种低智商的错误呢!“说话要算数哦。”他把爱丽丝伸到我面前, 我满是不满的看着他,这个家伙真是的,在人家不想运用智商的时候玩这种小把戏。我接过爱丽丝,心里满是欢喜,脸上依然挂着冰冷的表情。“您要出去啊?那爱丽丝瘦了死了可别赖我哦。” 我故意说出这样的狠话,要再为自己争回一点面子。他冷笑一下了,伸出一个手指,不愿再和我说一句话。那是我头一次看见他笑,是啊,仙人掌依然会开花呢,不过这个笑容确实让人感到恶心!“一星期是吧,好了,您可以走了。” 他依然轻轻的带上了门,从那声关门声,接着随着那下楼梯的脚步声,屋里恢复了平静。我的心情瞬间充满了阳光。“啊,爱丽丝!小家伙,终于落入了老娘的魔爪了吧。”我抱起爱丽丝,在那个分手的季节,在那个分离的季节,在这个被辞掉的季节, 这个拥抱,这只猫,给了我所需要的温暖。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