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们的世界各自安好(二十二)
文 / 会飞的回锅肉 2016年12月14日 20:19:13 387

第一百六十二章

凌晨四五点在火车上和途径的城市一起醒来,车厢里投射出微暗的灯光,窗外一片漆黑,隐约可见丝丝光线穿越云层,还没有来得及到达半空便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车箱连接处透出一丝凉爽的风,穿过身体,穿过车厢里零零散散的行人。

坐在成都到贵州的火车上,窗外寂静昏暗的夜色伴我随行,与站台泛黄的路灯挥手诀别,随着一声汽笛踏上又一段旅程,一个人在静夜无语,独自守着阑珊的月光,拥着轻盈的一段心事,回忆往日的故事,故事里有太多的角色,排列组合成为一种心情,随着铁路前行的方向远行。

———————

第一百六十三章

———————

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人还在新疆昌吉,享受最后几天异地他乡的感觉,我记得走之前的前一天晚上,几个朋友喝酒,我喝的烂醉,这是我第一次醉到第二天完全不记得如何回家,后来他们告诉我,他们背我回家后我醒来过一次,然后非要把他们从床上叫起来。然后一本正经的给他们吹牛逼。我问我说了些什么,他说”你他妈吹的牛逼我还要给你记录下来啊,不过你喝醉酒了还真不是一般的矫情。”

酒醉后的我们意识朦胧,路灯用力照亮我们眼前的路,迎面车辆远光灯打亮我们的脸庞,我们走在回家的道路上,我们走在青春残留的影子里,我们都知道,我们很难再一起喝夺命大乌苏,我们很难再一起吹牛扯淡撸串,我们被淹没在无尽的夜色里,我们都知道,自此别过,从此只留回忆。

时钟悄无声息的转动,我们悄无声息的分离,当火车抵达成都站的时候,风透过车间连接处吹到我脸上,所有的一切如梦似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

新的生活开始,新的故事继续,我在新疆留下了我一生最大的遗憾和美好,我又在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新的生活,新的工作,新的朋友,不知不觉周围的一切全部换了一番面貌。

本来我所有的写下来的人和事,都会在3年后才开始记录,我在新疆回忆四川的生活,回到四川回忆新疆的点滴,不过这次是个例外,我很不确定我在3年后是否还能如以前一样把所有点滴回忆到细致,我不确定3年后的我还有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讲述曾经的人和事。于是我打算提前,3年后再进行增加和修改,所有的故事都将会有一个结局,而我希望我写的故事永远都不要完结,我把每一个故事后面都留下一个标点符号的位置,我知道在那个还没有打上的符号之前,一定还有很多很多值得回忆的故事。

———————

第一百六十五章

———————

这次我要说的是彭涛,一个容易愤怒的少年。小胖说彭涛就是一个典型的愤青,开始我不信,后来我信了,他接电话会变得愤怒,他看新闻会变得愤怒,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他变得愤怒。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愤怒的少年,只是我们有的不表达出来,有的不去过分在意而已。

彭涛帮我很多,我大概记得我和他出差1次,上门2次,帮我远程3次,打电话寻求支援无数次。无数的东西在被我们遗忘掉,无数的东西在被我们记忆着,我们终将是一个会将事情遗忘的普通人,我们终究会因为一些东西记得久了变得不再普通。

我刚到公司的第2个月,我和他出门,回到公司已是中午,然后我们去小饭馆吃的炒饭。因为没带零钱所以他先给我付了,然后我说回去再给,没有想到,回去当天我忘了,然后后面的无数天里我想要把钱给他,但是我始终觉得这样太过于矫情,不知如何开口,就这样一托再拖,拖到现在,我决定不再还钱给他了,后来我才懂得我所有的诠释都将要支离破碎。因为有的东西,欠着比还清更深刻,我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这件事,但是我一直记得,故事的始末我都欠着一个人一顿饭钱,欠着欠着这个故事便会变得更长更美好。

我记得我在贵州出差的,凌晨12点,遇到问题迟迟无法解决,迫于无奈找他寻求帮助,幸喜,几分钟搞定。不是什么大事,但对于他我却无限感激。

一次在酒桌上,大家都在劝酒,他拿起酒杯对我说:“我可是半夜给你远程过的人,你说该不该喝”

我没有说话,酒杯里的泡沫逐渐散尽,气泡顺着酒杯一点一点上升,我们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我不知道我们一生要在帮助多少人,我也不知道我们一生要别人帮助多少次,每一次有意无意的援手,都将会被无限放大,如同酒杯里面的气泡。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喜欢打英雄联盟的游戏,喜欢钢铁大师,一把锤子玩的出神入化。我们一起开黑,加上小胖,小峰我们四人。我记忆中我们开黑只是赢过一把,的确我这样的坑不输都难。他说小胖是坑逼,小胖子说我是坑逼,我说小峰是坑逼,然后我们继续一把接着一把的无奈的看到电脑屏幕上面失败两个字。有时候输赢不再那么重要,只要我们还记得曾经我们一起在那个地图里合作过,其他的输赢不在有意义,毕竟游戏只是我们生活中微不足道的插曲。

夏天还没有完全来临的时候,我们都不在玩游戏了,事情就是这样,谁都没有办法预料故事的走向。我在重庆车站旁边的网咖里无聊把以前玩的游戏挨着登录了一遍,游戏里的好友头像一个一个变成灰色的,他们也会有一天一个人登录游戏,然后看着同样灰色的头像,然后恍然明白,我们看中的从来都不是游戏本身,而是曾经一起玩过游戏的朋友们。

———————

第一百六十六章

———————

每个人都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下个路口便会离去。

彭涛总爱说,要是明天我不来公司了那就说明我中了500万,我嘲笑他不买怎么可能中,然后他从口袋里面真的掏出一张彩票,我心里一个大写的服字。

事实上他到现在也没有中500万,事实上他真的不久就离开公司。

我知道生活还在继续,无论遇见什么样的的人,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每一种结束都是一种开始。分离或相聚。生活,永不结束。

我并不在意谁离开谁留下,我们所有人都将要各自前行,只要大家相互记得就足够了,多年以后,大家还能坐在一起吃饭喝酒吹牛,便是大幸。

———————

第一百六十七章

———————

我们因为他要请客吃饭,建立了一个讨论组,起初不知谁改名叫“涛娃儿摆大宴”现在名字被无数次更改,但群里的人不会改变,群里无所顾忌的聊天不会改变,群里留下的回忆不会改变,只是我们都要慢慢遗忘,如果可以我希望我忘得速度可以慢一点,再慢一点,希望以后我在看到自己写下的东西,还能回忆起那些发生过的情景。

他媳妇开了一家小超市,他在群里说“快过来帮忙发传单”

“彭总,都开超市了哦”

“我要给你超市起名字,写宣传语”

“超市名字是什么,霸气不”

“宇宙无敌大超市,你说霸气不”

。。。。。。。

“我们要在三圣乡开年会,涛娃回来玩”小胖在群里说。

“来得时候在你的超市带点吃的来”周丽说

“对,多带点吃的”小冷说

“我要2斤瓜子”我也加入

富远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

彭涛也发来一个无奈的表情。

———————

第一百六十八章

———————

后来他回来了2次,第一次是请我们吃饭,我们因为开会,他在饭店足足等了我们1个小时。吃完饭他们去打麻将,我很佩服他们把那么多中排列组合一眼就能看清楚,麻将牌在他手里左换右换变成无数种胡牌的可能,小胖子激动地算着这把要赢多少钱,程富远默不作声安静得像一个洞察先机的智者,我,周丽,小峰在一旁玩手机。我记忆里存储过无数个画面,这个画面是关于我们最暖色的记忆,麻将房的包间里,机器传出窸窸窣窣的洗牌声响,色子转动碰撞发出的声音,灯光投射在我们所有人的身上,如同一只只画笔勾勒出一副有声的图画。

第二次是富远结婚,富远的故事以后再说,我记得吃完午饭大家一起打麻将,小冷在房间里吼到:“彭涛,快来给我指点怎么打?

“幺鸡二条,不打要遭”彭涛在屋外回答。

“幺鸡二条,不打要遭”我进屋重复到。

生命就像一个陀螺不停的旋转,我们终会在风华正茂走到衰老的那一天,等我们老的时候,回想起今天的每一个酸甜苦辣的瞬间,想起今天我们身边曾经一起的所有人和事,都会淡然一笑。多少楼台烟雨,多少回忆都会在这回首中随风消逝,渐行渐远。

———————

第一百六十九章

———————

公司墙壁上有一张年会拍摄的照片,是彭涛他们表演《屯儿》结束后摆造型的图片,他们穿着东北那边朴实的服装造型,那张照片上他用力的微笑,摄影师把那一刻定格在摄影机里,打印机把那一刻复制在照片上,周丽把那一刻贴在墙壁上,我把那一刻记在了心里。

随时光折腾记忆,任岁月侵蚀挣扎。我只愿我们的世界各自安好,即使不能面朝大海,依旧能够春暖花开。

from 会飞的回锅肉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