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自愿捐款
文 / 曦莹霞 2016年12月06日 17:40:22 334

十一月八日,是星期一。萧影上完了两节课,她从教室里出来,向办公室走去。当她下楼走到中廊时,习惯地看看墙上的小黑板,看看有无通知。

她看见小黑板上有字,明白是有事通知了,她就想去看看小黑板上面写的是什么事。到了黑板前,有几位老师在看。萧影看小黑板上写道:

通知

今天下午第八节,全体教职员工到会议室开会,不许任何人缺席,务必到会。班会挪到明天下午第八节。

校长 贾瑜

2004年11月8日10时

萧影看罢,心里狐疑起来,什么事呀?看来很重要,不仅把周一惯例的班会挪走,还强调了必须参加,而且是校长署名,这就等于校长令。这在多年来,几乎是没有见到过,即使是见过,也是非常地稀少,不管怎么说,萧影觉得事关重大。萧影站在小黑板前面正琢磨呢,她还听见旁边看的老师也和自己似的,看一遍又一遍的,有人还念出来。一人说:“啥事呀,这么严肃的口气?”旁边的人说:“不知道,准是大事,要事,不然的话,校长大人不能亲自写通知,还署名。”萧影听了,才注意地看看小黑板上的字体,果然是校长大人的手书,那是他老爹的独创。

第七节刚一下课,还未到第八节,大家都急急忙忙地奔向了四楼的会议室,好像谁也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送教科书和教案等教学用品,看来,大家也是满腹狐疑,急切地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大事。

教学楼一共有四层。一层,中廊的东面(西→东)是收发室、后勤组和教研组:史地、政治、语文。中廊的西面是教室。二层,中廊的东面(西→ 东)是资料室、主任室、副校长室、校长室,中廊西面是教室。三层,中廊的东面(西→ 东)是英语组、音乐组、美术组、理化组、数学组,中廊的西面是教室。四层,中廊的东部是教室,中廊的西面(东→西)是电脑室、会议室。

第八节的上课铃声刚刚响起,全体教职员工一个不拉地都到了会议室,不知怎么的,今天都没有人说话,会议室里的空气似乎很紧张严肃,会议室里静极了,真是那句话的情景:掉地上一根针,都能听得见,这默无声息的气氛,还真叫人觉得瘆的慌。这境界,并没有人来掌控,而是小黑板上校长的亲手令给人的心理压抑出来的,谁也不敢说话,谁也不敢粗声地喘气。

几分钟之后,校长贾瑜也来到了,他径直到走到了最前面的主席桌旁的椅子上。然后,贾校长自己亲自点名,被叫到名的人,有的回答“到”,有的回答“来了”,真是无一人缺席。贾校长抬头,眼望全体人员,而其他的人全都眼望着他,目不转睛。

点完名之后,贾校长合上了点名册。人们还是看着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那贾校长的腰板直直的,他没有穿冬衣,依然是一身笔挺的蓝色西服,领口处露出雪白的衬衣,板板整整地系着沙蓝色的领带。那不太多的头发,竟然是黑黑的,油光崭亮,头缝直直的,白白的。黑而亮的头发下面,是一张盛气凌人而又严肃郑重的脸。

贾校长望望一屋子黑压压的人,心里感到非常满意,他把人们的眼神和心理都扫描到了自己的心里,他的心里笑了,可脸上,一丝一毫的笑意都没有。他也看到了人们那期待的目光,他反而不着急,他清了清嗓子,开始了讲话,他的语调很郑重和严厉,叫人听了感觉到很霸气,绝对是命令式的,毋庸置疑的。贾校长说:“咱们县领导,让全县教师捐款,捐款的规则是,按职称的级别,从高向低,数额是1000,800,600……”贾校长说到这儿,停了下来,他微微地抬起了下巴,从前往后看,他看没有人说话,但脸上的表情似乎有惊异之味道,隐隐约约地还有点儿不好说出来的味道,他心里说:嗯,这次数额,比较大,谁都想不到的,也许是想不开?

听了贾校长的这几句话,在座的人,确实是有些意外,这样的大的数额捐款,还从来没有过,就是哪里有天灾人祸,也没有捐这么大的数额,也没有规定过具体的数字!更没有如此地霸道,那含义,是不容谁有一点儿的反对。贾校长看到这里,脸上微露不满和冷笑,他心里说道:哼,这些人,小百姓,小气,自私,狭隘。他收近了目光,缓缓地说:“其实哪,这捐款,也不用谁从腰包里掏。”下面的听众,脸上露出狐疑的神色,这瞬间微妙的变化,贾校长尽收眼底,他的脸上露出鄙夷的神情。

他立刻严肃起来,振振有词:“说明白了,这钱是高寒费。”人们又露出惊讶的神色,这也没有逃出贾校长的眼睛。他继续说:“是的,你们有疑问,高寒费不是早就没有了吗?可是现在,有了!”下面的听众,脸上有点儿惊喜,好像还有低低的议论声。贾校长一摆手说:“这,你们不知道,我来说。上级已经决定不给咱们这儿高寒费了,但是——”贾校长一顿,他看看听众,见他们都在侧耳倾听,全神贯注地望着他,等待着他的诠释。

贾校长的神色很敬佩和恭维:“我们的高寒费,那是县委书记井民、县长广原的功劳,是他们,千方百计,不辞辛劳,向上级要来的,每人每月42元。这高寒费,只有香秋、白思和咱们县有。”贾校长停下来了,他还是用心地察言观色,他要掌握人们的思想和情绪。他见人们的神情,不是很感恩戴德的味道,心里不太满意。校长大人,觉得该用大道理教诲百姓们。

贾校长郑重地说:“这捐款,是用来干什么的呢?是用来搞我们县的面貌建设,以便招商引资。只有我们县的面貌焕然一新,外地的大商家甚至外国的商人,才会前来投资,只要这些款爷们一来,我们县,可就大有前途了。”校长看看人们,他透析了人们的心理,该是明白一些了,谁也没有说话,但似乎表情释然了许多。

校长又有些真挚地说道:“我们县,有了前途,当然,就会造福于父老乡亲,让全县人民过上好日子,这里面,也就包括我们在座的各位了。”下面的人们,似乎也有些感动,意识到,这是百年大好事呀,而且会人人有份,岂不快哉!

贾校长看出人们的心理变化,有些惬意。他的语调很恭敬,款款地说:“我们要领县委书记井民、县长广原的情!一定要,每个人都要,要从心灵深处地感激,没有他们的辛苦努力争取,我们能有高寒费吗?那你可是白日做梦了,望房吧掉馅饼了)——尽想那美事儿呢。”贾校长顿了下来,他从南向北,由前往后,仔仔细细地看每个人的反应。他觉出人们的情绪,不是像他想象的那样,心里有些失望,他又再三再四地强调:“我可说了啊,我们一定要领两位县领导的情,要对他们感恩戴德,永世不忘,还要教育子女们这样,甚至子孙后代!”人们听了,没有谁表态,也没有谁鼓掌,贾校长有些不满足,他觉得自己的演说很到位,怎么没人迎合?那好,我再加码!

贾校长望望他的子民,侃侃而谈:“其实,县里领导不仅仅是如此,还有,从来没有拖欠我们教师一个月的工资,没有少给我们一分钱,那缺额开资的县市,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可我们县,从来没有过,这不是县领导的恩泽吗?”

人们不是石头,当然,对贾校长的一系列演说,会有所触动,对于县领导的恩泽,不会不领情!贾校长觉得火候到了,他严厉地说:“这次捐款,是自愿,记住,没有谁强迫你!不许上告!谁上告,我就开除他!”贾校长的语气相当地硬,也相当地坚决!他向来是积极向上,从不向下!他还说,大家捐的是整数,还有零头,自己去签字领零,而且签字是签领的原数,在账面上看不出捐的丝毫痕迹!真是绝了!

不管事实如何,理由和目的都是非常之革命!人们是否置疑?私下议论纷纷,没有人上告,校长大人绝对地放心!

五年之后,谁也没有发现,全县的面貌,有丝毫的改善。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