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哼哈二神
文 / 杨凯雄 2016年11月30日 21:12:17 378

王组长万万没有想到他主持的批斗大会会乱成这样。于是疾呼地大叫:“都回来。天上能掉下什么?不是飞机零件就是什么陨石的。不必这样慌张而大惊小怪的样子。它就是下落不可能这么巧地掉到大会现场。记住啊,阶级斗争是当前最紧迫的任务。”

“王组长啊,我们都知道阶级斗争的紧迫性。快跑啊!如果连命都没有了。讲得再精彩又有什么用?” 有群众回头向他着急地大叫。见这混乱而奔命的场面,他心里发毛。慌张地台头望望天。

不望则罢,一望他差点尿了裤子,甚至差点连屎都带出来。妈呀,天上掉下的两个庞然大物哪是什么飞机零件什么陨石样的东西。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神不像神,怪得离谱让他做梦都难想象的东西。

他的精神彻底被拍下了地狱。如果外星人真的存在。地球人的毁命杀手虎视眈眈。他相信。他遇到的是世界末日的最有力的毁灭杀手。妈呀,人类就这样消失在地球中。什么阶级斗争,什么祖国的一遍大好形势。说得天花乱坠而又有什么用?

人类都没有了。找阎王诉苦,讲什么大道理。他老人家未必会听。哼,我是靠人间供养,才有绵绵不绝的辉煌。我没有了这些绵绵不绝的供养,失去了生存的空间。讲那么多大道理有什么用?

去死吧!死得怎么惨,管我屁事。我失去了供养的渠道,凭什么还要在这里听你叽里呱啦的讲什么大道理。告诉你。这生存之道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你失去了利益之本,谈什么朋友之类的屁话没什么用。想怎么样死,是你的事。能滚多远就滚多远。求你了,别缠着我。我一定会给你烧高香。

妈呢,阎王爷都这样认可,我还有什么资本在这里照本宣科地讲什么祖国的大好形势。阶级斗争让我们肃清内外的阶级敌人。在社会主义的大跨步中直接进入共产主义社会。唉,浮夸就让某些闭门造车的人去浮夸吧。

一亩能产上万斤粮食与我无关。老百姓都穿金戴银活在共产主义的幸福生活中也跟我没什么关系。上面牛逼吹得满天飞,掉下来可以砸死人。管我屁事。保住性命可以自由自在的混才是硬道理呀。

他想的很多,在这要自己命的时候下敢吊儿郎当。妈呀,还不快逃那就是在等死的节奏。他心里叫苦,不顾一切地往外逃。他恨自己的两条腿无力而跑不快。他恨爹妈干嘛不让多生两条腿。如果能长能飞的一对翅膀那更好。有四条腿一切比两条腿快。有对翅膀一切比四条腿神速。

只要将翅膀一煽,“嗖”的一下。要飞多远就能飞多远。逃命啊,那才是快的节奏。

等他离逃这主席台,后面传来一阵巨响。他回头一望。吓得尿了裤子,差点连屎都带出来。自己身上所带的部件,不听他大脑的指挥。大脑将“快逃啊,不想我们都一起玩完了” 命令传达到各部件。

可心在心惊肉跳加速了频率而久久降不下来。而那胆似脱离了原来的依属,冒在嗓门口,只差没有被吐出来。那腿显得瘫软无力,难以承受这变得越来越沉的力量。不由自己,他重重地摔爬在地上。

妈呀,我怎么这样倒霉?天降怪物这事竟让我碰上。想不到逃命比等死难。他泄气了,想赶快结束自己的生命而免得在这里保受死亡前的诸多折磨。要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他下不了手,做不到。

于是,他在心中祷求那两个怪物早点下手。因他不想一直徘徊在死亡前夕的恐惧中。可久久的恐惧,久久的等待。让他没有看到那两个怪物的到来。他在心里哀叹。为什么想死比想活还难啊!

他惨笑一声,可这惨笑比惨哭还难受。无力地回过头一看,惊呆了。原来搭建主席台的大棚子,早就被这天降怪物砸得稀巴烂。还没等他还过魂,又是一阵巨响。这两个怪物从这废墟中突然冒出。冲天而上,大约有几十米高。他吓傻了,慌忙乞求。“我是良民,请千万不要杀我。”

唉,人啊就是一个奇怪的动物。在饱受磨难而难以承受的时候,想求死而逃避现实的残酷折磨。可等到死亡降临的真正到来,有几个是真正的想死。那就是有人将刀架在你脖子上。在即将抹去你生命的前一瞬间。只要有活着的希望,大多数人提个问题。你能让我活着么?一切的条件都依你,尽量能满足你。

这是普通老百姓在绝望中的求生之道。在死亡的前夕不想去那样的走向消失中的天国。好死不如赖活着,这就是人在绝望中残存的一点生存之道。当然,古往今来的烈士英雄就别论了。他们生命的延续,是为理想抱负而来。为自己的理想抱负,牺牲自己的生命算什么?那一天真临了,他们会含笑轻松的对待死亡。

唉,废话少讲,还是书归正传吧。王组长是普通的人,他不可一下变成了神。烈士英雄的那些气概不可能一下在这个以造反起家而当上工作组组长的人身上起效果。求饶寻生存也是他本能的反应。

“唉哟,我的妈呀。真想不到那个臭石头竟这样厉害。我们的捆魂绳是什么呀!是神物呀。想不到这个在大观园中打伤我们七公主而含恨而死,写个什么破《石头记》玄耀自己牛逼而辱我绛珠国青白,在七公主为难遭人凌辱致死之时不救反而看热闹的臭石头竟将捆魂绳挣断。竟将我们打出空气中,竟摔得这么惨。”

哈神摸了摸被摔痛的屁股叫苦连天。“啊,你在说什么呀。那不是说的《红楼梦》中的贾宝玉与林黛玉么与曹雪芹大师么?《红楼梦》我看了很多回了,曹大师我从资料中了解得差不多。错了,全错了。他们不是一个人,不能扯到一起。便何况,林黛玉是失恋悲伤而死,不是贾宝玉打伤含恨而死。”

王组长虽靠造反起家,但对政治的敏感度还是很强的。更何况《红楼梦》是当时的红书,曹雪芹是万人膜拜的大红人。听到这些胡扯的话题,他的第一敏感是坚决的反对。政治啊,正确的必须坚决拥护才是硬道理。

他忘了自己的处境,竟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他不说话,哼哈二神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见他这么说,就引起他们的注意。哼神摸了摸被似要断了的腰没好气的对他说:“你龟儿子不知道老子要掉下来了么?去奔七月半不想活了啊。你不晓得用你的身体为我垫下背啊。要不然,地上不会摔成两大坑,我的腰也不会受罪啊!”

见他这么说,王组长突然想起自己的处境顿时傻了眼。苦着脸心惊肉跳地回答:“你们那飞流直下的气势。连这么坚固的棚子都砸得稀巴烂,并且在地上留下两个坑。我为你们垫背,那不是将被砸成肉浆么?”

哈神想了想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可狼要吃羊还是能找得到借口的。于是他开口说:“你说的还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我们如果拿你垫背确实是说不过去的。嘿嘿,不过,这个世界就是丛林政策。强者牛逼弱者亡。没什么资本就等着亡呗。”

哼神一听来了兴趣。在落井下石中显得更正气凛然:“现在的丛林政策你也知道了,吃你没商量。知道么,你与那块臭石头没什么区别。辱我绛珠七公主,死一万次不足为奇。知道么?你说的什么林黛玉就是我们绛珠国的七公主。”

“妈呀,你们没搞错吧!一颗多情善感的绛珠草竟成了什么绛珠国的七公主。” 把《红楼梦》读了很多遍的王组长说什么都不相信这是事实。更何况,他喜欢这舔血似的文化大革命。自己捞足了政治资本不说,还在众多坏分子的美女中混得如鱼得水。多牛逼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风流快乐。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

“你呀,在我们面前连蚂蚁都不如。别做那么多黄粱美梦了。你奸淫了我们绛珠国的七公主。要死呀,你说了不算。得等我们绛珠国的十八般酷刑伺候吧。” 哈神没好气的对他说。他一听,大声叫寃: “这叫纣王的老子冤枉么?什么绛珠国的七公主。我做梦都没有想到啊!误会,一定是搞错了的误会。”

“唉,要是可能,我一定让你见识一下我绛珠国七公主的神威。连我们都怕了,你见了一定吓得要死。” 哼神吹牛不打草稿地说。不!七公主是什么人呀,他一个小神算什么?这是神威呀。除了怕,他还敢怎么样。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