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的生命无限长,那么日子是不是可以慢慢过
文 / 小七 2016年11月30日 10:36:17 323

梦北篇

【开篇:梦在北边】

小冷刚到南方的时候,一个人,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一身孤胆。拖着一个行李箱,靠着大专文凭,运气不错,暂时在一家工厂里稳定下来,这是目前唯一的办法。从小在农村长大,不懂得如何经营人际关系只以为努力就能得到赏识。

三个月的时间,可是过得很艰难。工厂里面都是需要体力活,女孩很少,老板看她是个姑娘,安排在第二车间,工作相对轻些。但是后来回想起来,还是觉得苦。车间的师傅嫌她做事慢,又听不懂南方话,一直有意无意的排挤。于是从一个组换到另一个组,直到接到被辞退的通知。

宿舍管理员允许她再住两周的时间去找其他工作。但是第三天,她就上交了宿舍的钥匙,离开。毕竟身份背景单薄,骄傲的性格还在。只是对南方很向往的心在刹那间跌落深渊。

倔强的性格促使她继续留在这里,一边找工作,一边寻找出租房。

第二份工作是做打字员,上天真是眷顾她。工资不高,但是提成相对可观。小冷接到电话通知的时候,简直欣喜若狂。从刚刚搬到的出租屋里立马打车到指定地点。以前在电视里看见人家面试,规定几点到丝毫不能迟到,虽然她平时也是很注重时间的人,但是意外还是很容易发生,上了出租车,因为判断失误,自作主张的把人家的公司面试地点看成工厂面试地点,半小时后,司机和她搭话觉得奇怪,问你是去工厂上班吗?她稍微楞了一下,立马翻出手机,把地址又看了一下,拍了拍脑袋,哭丧着脸,告诉司机:能不能调头,地址弄错了。司机当场笑了,说:你把地址给我看看。小冷现在是六神无主,问:能在两点之前到吗?司机说,可能要迟点。

【如果相遇】

后来,小冷还是很轻松的应聘上了,公司规模不大,要求也不高,当天招的连小冷一共两个打字员。工作相对轻松,但是要求当天的工作量必须完成。打字速度慢的小冷每天都要熬到很晚才能回去,租的房子离这比较远,下班赶到家都已经九点了。不过习惯了也乐的自在,回家后自己一个人很轻松,不用受到任何人的约束,眯眯眼,很享受的躺在床上,还是蛮舒服的。

三个月的试用期很快就到了,因为人员缺乏,小冷也慢慢熟练起来,打字速度相当快了,最后转正考试轻松过关。

时间一点点过去,入冬的那天,几个同事一起说好去附近的海底捞吃火锅,小冷开心的一起过去,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了。压抑的心情终于得到舒展。

有时候,小冷想,生活这么美好,我还有好多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慢慢完成,尽情的享受身心的愉悦。喜欢旅游拍照,以后想要去云南那儿逛一逛,还想开一家自己的古风工作室,还想出一本属于自己的书。这些计划要慢慢的实现。

江南烟雨总是朦朦胧胧的样子下个不停,2016年第一场大雪袭遍全国各大城市的时候,她所在的城市只零星落了几点雨,失望的感觉像是灰蒙蒙的天空一般阴郁的令人感到烦躁。因为喜欢南方的古镇,因为向往南方的烟雨,喜欢雨下漫步的感觉,也许对于南方有着特别的情怀,于是奋不顾身的选择来到南方,可是在南方的一切不如意,又怀念起家乡,也可能更多的是怀念小时候的回忆。

江南烟雨太多,诗意充足,温柔四溢,阳刚不足。看着各地拍摄的雪景,心里感叹,好想看看雪。想念小时候下的那么厚的雪,每次都开心的不得了。在这里待的一年的光景,都没有见过一场像样的雪。

好像意外的巧合,梦北出现的那天却正好下着那场最大的雪。

小冷开心的站在雪中拍照,不时地选取合适的姿势,正当小冷收拾好东西准备走人的时候,一转身猛然撞上一辆自行车,梦北及时的转向一边的花坛,让自己稳定下来,回头看小冷,整个人跪在地上,手机也摔出很远,梦北走过去扶起小冷,清泠的声音透着寒意:“你没事吧?”小冷咬着嘴唇,恼怒的看着梦北,却不说话。再低头看自己的衣服——算了,回去洗洗吧,弯腰把手机捡起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不仅屏幕摔碎了,袖子也被刮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时候梦北走过来,看了看,说道:“手机坏了吗?那个,衣服也破了。”顿了一下,皱着眉头,对小冷说:“走吧,给你重新换个手机。”小冷惊讶的看着他,似乎不太相信,但是梦北并没有看她。

【后来:如果你和我有同样的旅程,请彼此珍惜】

晚上,小冷请梦北吃饭,后来,两个人之间似乎就是因为这而相互有了交集。

小冷渐渐了解了梦北的一些事情:梦北是一个孤儿,七岁的时候父母车祸去世后,被送到了孤儿院。梦北本来还有一个妹妹,但是在孤儿院的时候因为身体太弱,生病去世,现在就剩下梦北一个人。小冷听梦北讲述自己的过往,如同是自己的经历,也许经历不同,但是感受无异。小冷转着咖啡勺,嘴角弯起一丝笑,无奈。是同情么?可是梦北不需要同情,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骄傲,何必在别人的世界里添一笔画蛇添足。

偶尔梦北会在无聊的下午打电话给小冷:“丫头,过来给我煮饭!”语气强硬,不容你拒绝,像个小孩子。小冷听着却暖暖的,心底多年的积雪似乎都要化开,这世上总有一个人懂你所需,不需要太多的语言。挂了电话,嘴角是满满的幸福感。可是每次小冷在厨房里都会大呼小叫:“是先放水还是先放鸡蛋?”笨手笨脚的做好菜之后嘟囔一番:“下次不要做了,你做给我吃。”梦北头也不抬:“我不会!”作为补偿,梦北都会应小冷的要求,带她到附近的咖啡店享受一下小资主义。

“你名字里为什么带个冷字?听着就想让人直呵气。”这句话说得小冷笑的手舞足蹈,眼泪都笑出来了:“因为我是捡回来的。”她认真的看着梦北,“那天下着大雪,我被裹在一个破棉絮里,浑身冷的像个冰激凌。”说完又龇牙一笑:“我要吃冰激凌。巧克力的!”梦北爱怜的看着她:“真是个丫头,最贵的丫头。”

最后一次喝咖啡的时候,是第三年年末,窗外飘着雪,“小冷。”“嗯?”这是小冷第一次听他喊自己的名字,心里莫名的紧张,但是她逼迫着自己镇定的看着梦北,这是自己的最后一点的骄傲了,小冷心里微微的沮丧,为自己的决定,小冷似乎猜到梦北会说什么,也知道自己所选择的结局。梦北看着小冷不停地用勺子在咖啡杯里画着圆,三年了,这个习惯似乎已经改不掉了,这个笨丫头,“陪我回蜀国看雪好么?你曾答应过的。”小冷摇摇头,想要说的话不知道怎么开头,或者索性不说。梦北还是清泠的语调:“以后我可能不在这儿了,具体到哪里要看明年的安排了。”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底依旧藏着一眼深潭,不动不静;而在小冷的眼底,却藏着一颗闪烁的星,慢慢变得黯然。思索了半晌,满腔的语言到了嗓子眼却只吐出三个字:“哦,保重。”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