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2016年11月29日 22:05:16 313

呆滞而无神的眼睛,随着落花被风吹向远方,我的心,也随着这眼神,飘荡到远方……

———题记

思绪被拉回到多年以前。

当我随着第一声啼哭降临到人间的时候,我的外祖母用那因极度欣喜而颤抖不已的沧桑的手接过我,我的眼睛一直在滴溜溜的转动,水灵灵的,显得很机灵,很富有生机。我的外祖父抱着我,见人就说:“你看看,我外孙多么聪明!”语句里,充满了自豪,那几日,外祖父因劳累过度而弯曲的背也直了起来。

当我再大一些,学会了调皮,像脱缰的幼驹,今天扔李家一块砖,明天砸张家一片瓦,没有一刻是安稳的。

外祖父看到了这些,皱起了眉头,他把我叫到床前,并没有打我骂我,只是从床头箱子里拿出来了一把琵琶,他那弯曲的手指还是那样弯着,可似乎多了一些灵气。

手指从弦上划过,奏出阵阵幽歌,也从我心中划过,使我心如止水。我慢慢的安静了下来,他的琴声,使我这匹野驹安静了下来。

等我上了学,外祖父告诫我要好好学习,我并没有听懂,只是咬着手指呆呆的望着他。

上学后,我的成绩很好,这让大家很兴奋,可欣喜之余,外祖父病倒了……

肺痨,这对我们这些做子女的无疑是巨大的打击。

从此,外祖父的生活一步步的缩小,由漫步乡野中到卧于病榻上。由自由自在到离不开氧气,由谈笑生风到无法出声,就连那慈祥的眼神也消失了。

这一年,我14岁。

外祖父渐渐的不能说话。不能走路,生活也不能自理。每次去买药,都要成斤成斤的买,每天吃的药,都比他吃的饭多。身体也瘦的只剩一把骨头,每次看见我的外祖父,都有一种心酸欲落泪的感觉。

那天,外祖父快不行了,外祖父所有的子孙立在床边落泪,他挣扎着张开嘴,从嘴里含糊不清的用颤抖的语气吐出几个字:“志,志……豪,豪,……”志豪是我的乳名,我抹抹泪,红着眼圈拉着几个弟弟妹妹走了过去,他挣扎着抬起因病痛而颤抖不已的手,血管,骨头,关节清晰可见,我连忙握住他的手,我的心都凉了,他的手,比雪都冷。他又用颤抖的语音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你……你,你,最……最大……”我闭上眼,可泪还是不停的往下落。

天可怜见,或许是我们感动了苍天,外祖父从生死攸关的鬼门关边走了回来。

我们欣喜不已,由于连续几天不睡觉,我的爸爸妈妈和舅舅都回家休息了——他们太累了

临走前,我有去他床边看了看,皮包骨头的他,瞪大眼珠,颤抖的把手伸了出来,似乎在空中抓着什么,看到我,他眼睛里流出了几滴浑浊的眼泪。那是他对这个世界,对他的子孙的留恋与不舍

这就是我最后一次见我外祖父!

夜晚,爸爸妈妈又去外祖父家看一下,他们仍不放心。

回来时,他们都红着眼圈……我再也没有我的外祖父了。

坐在外祖父的坟前,我又一次流下来了眼泪,每每当我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去我外祖父的坟前哭一哭,

一阵冷风吹来,吹干了我的泪,也吹醒了我的心,在阵阵风中,我依稀听到了阵阵琵琶声。掸掸身上的土,我的心又回来了,是的,昔日的他走了,活着的人就应该好好活着。走之前,我默默的在心里说:“如果真有天堂,我希望他可以在那边听到我的心声……”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