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期
文 / 树街猫的春天 2016年11月29日 13:15:16 352

我愿你一切安好,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纵使你将我伤的千疮百孔,

纵使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我只愿你一切安好。

小武是个不错的男生,斜刘海,瓜子脸,除了气质,其他的都是男神级别的。

我与他小学四年级就是同学,一直走到了初中,我们拜了把子,兄弟相称,而他确实是一个重情义的小子。

本以为中考的这次败笔,我会落入绝境,何曾想过绝处逢生,天佑我,让我进了一个中等高中,更意外的是小武与我是同一个学校。

开学头几日,小武邀我去了镇上一个小餐馆,菜没点几个,一桌子瓶瓶罐罐。

他见我来了,“兄弟,你来了,陪我喝几杯。”

我连忙摆手,“戒了,戒了!”准备转身走。

他把我扯上座,“戒了也得陪我喝一盅。”

开了一瓶白的,黄的,蓝的。先给我满了盅白的,自己也倒了一盅。

他先饮了一口,辣的满脸通红,直打哆嗦。“兄弟,这次我脑袋一热……”

“脑袋一热”这熟悉的字眼,还想在哪听过,这不正是三年前,亦是相同的开场白。

四年前,同一个餐馆,同一个桌的,虽然多了几些沧桑的划痕。几兄弟,同是没几个菜却一桌子瓶瓶罐罐,同是小武先饮了一口,扯着我的衣袖,“兄弟,我脑袋一热,我和一女生好上了。”

“谁啊”大家异口同声道。

“覃凤!”

‘噗’我的一口啤酒全吐在了裤子上,我着急忙慌的用纸巾擦着,又与大家同时问道“覃凤?”他默默地点了点头。

我插话道,“你真是上了一会当,不怕上第二会当,你忘记你上次表白,他怎么对你的,直接当大家面给你一巴掌。”

小武又大饮一口,辣的直哆嗦,卷了卷浸湿的白袖口,“对,就是她,不管她怎么对我,反正这辈子,我文小武就爱她一个人了。”

我们都笑道,“小孩子,谈什么爱不爱的,还早了。”

他却趾高气扬,“你们还是待施肥的青苹果,而我早已熟透。”

那次以后他便不再与我们有过多的交往了,时常见他们在草坪上,在石凳上,在奶茶店,恋爱的时候,那就只剩两个人的世界了。

一年后,初二,听别人讲,他们僵局了,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过多的关心他们的事。

本想恋人之间总会小吵小闹的,习以为常的事。

可后来,又有人说,他们要分手了。

我去见了了小武,又是同一个餐馆,那一桌子没多少菜却不少的瓶瓶罐罐,他又是先喝了一口,他准备开口,我连忙跟了一句,“你脑袋一热……”

他放下悬在空中的手指,瘫在座位上,无力的说道,“确实,确实是一热。”

他眼睛微微湿润,如他脸一样通红,更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了,可他的心却还不及青苹果。

“我只知道,她是我的,属于我一个人的,我害怕,害怕别人抢走她,所以我不让她与别的男生交往,结果,她说我小肚鸡肠。天下哪个男人不是这样,虽然自私,却又是无私。”

“其实,你不必这样,如果说,你害怕失去她,就说明你根本不相信她,你也一直没认为你的感情有多坚固,那也就证明,你不够爱她,你不是无私,而是懦弱。”

“我的爱不够?我懦弱?好吧,我懂了。”

他看了我一眼,我知道他本想与我取得共鸣,而恰恰却是相反。

他头也不会的转身走了,我想,我不配去拉住他,因为我没做到一个兄弟应该的同情。

之后,他们便分了手。

我没去找他,我不想打扰他,更不想因为我的话更伤了他。

直到那年秋天,小武打电话过来,电话中他呼吸急促,但可以听得出他话语中的兴奋。“前几天,覃凤打电话来,说她舍不得我,只要我去追她,她就一定答应我。”

我笑了笑,笑这男生多愚蠢,笑这女生多善变。

“然后呢,”“然后,我脑袋一热……她又和我在一起了。”

我终于还是听到我最不想听得结果,本不是因为不希望他们在一起,而是他们的分分合合早证明了他们不是一路人。

不用猜,初三上学期时,他们又一次彻彻底底的闹翻了,吵了几次,他们算是疯了。

我习惯的提了一两瓶啤酒,与他坐在公园的石凳上,“忘了她吧,加上也要中考了,为了自己,为了她,为了明天。”

“可,可我忘不掉。”自那以后,他愁眉不展,上课时常心不在焉,没少去老师办公室。

一个星期过后,听别人说,覃凤和初二的一个小男生在一起了。我本想问问小武,武却打电话过来了。

“她……”

“是真的?”

“嗯,这个见异思迁的女生,再也不值得我爱了,先前说的天花乱坠,现在却又在别人怀里妩媚,真是可笑!”

“忘了她吧,何必为一个不值得的人去值得。”

“恩!我要忘了她,好好学习。”

我带着疑惑的心悄悄去看了覃凤,怪不得,那小白脸竟是一个帅气的小鲜肉,确实十分标致。

然而小武恨的咬牙切齿,磨掌擦拳,恨不得撕了那小子。

就这样,不安的度过了中考。

本以为暑假小武会想得开,怎想?听别人说他们又在一起了。

中考前几天,小白脸亲自找覃凤,说她毕业了,两人就相隔的远了,不可能在一起了。彻彻底底的让覃凤对那小白脸死了心。

覃凤还是找了小武,“如果你愿忘记以前的一切,只要你愿意,以后的路我陪你走。”小武最终还是脑袋一热和她在一起了。

中考过后,成绩出来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们竟与我同一所高中。

小武却在开学前几天,在旧日的餐馆,端坐在我面前,桌子上照样没几个菜,酒却不少。

他先饮了一口,辣的直哆嗦,却没以前那么难看,嘴角黑黑的胡须使他确实成熟了许多。“我,我脑袋一热,和她分手了。”

我惊讶的叫道,“啊?为什么啊,不是好好的吗?再说这次你们又是同一所学校。”

“她前几天来电话,她说这次进了中等高中,说明她不是太差,她说在高中,他不再在去想这些了,只想把学习搞好。所以不会和你过多的交往了。”

“所以,你脑袋一热,就干脆和她分手了。”他大饮了一口,默默的点了点头,眼泪已经浸湿了衣领。

本想着,他们分分合合会有一个好的结果,我又曾多次期待过,他们能永恒的下去。我们都是善变的人,以前以为覃凤是个很坏的女生,现在想想,她一切都在为小武着想,中考分手为了让小武心无旁骛的应对中考,而现在又是想让小武能在高中大展前途,不知道覃凤是不是这样想,反正我也只能这样替小武安慰他了。

想着想着,我写出了这样一段话:

我愿你一切安好,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纵使你将我伤的千疮百孔,

纵使你只是我生命中的一个匆匆过客,

我只愿你一切安好。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