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台往事
文 / 李泉清 2016年11月28日 22:05:13 316

《官台往事》

(李泉清)

一大早,天还雾蒙蒙的,我们就上工了。

工程是挖河。我们家分了七米多长的一段。

要求是:上口三米,一米半深,五十公分收底。挖出的土均匀地撒在沟两边的碱蓬地里。目的:既是为了整理地块,同时也是修排水沟。要把这片荒芜的盐碱地改造成整整齐齐的良田。

我基本上就是上上锨,拉拉车子,因为我推不了。

盐碱地,很软,没推几趟,就压出了一道深深的沟。于是,便弄些稍微干点儿的土垫一下。反反复复的,后来越压越硬。但是,车子不是光走那一道轍,土是要均匀地撒开的,所以就得不断地开新的车轍。每次来新车轍,都会费好多的劲。因为地很软,一压大深深,差不多把车圈都没了。

偶尔,趟好轍以后,我也试着推几趟,当然,车子装得不多,也就是有半车。土不能装的前后很匀称了,因为这样不好推。推习惯了的人,这样装车,推起来轻快,省力,而我乍推,掌握不了,车子容易歪。于是我尽量把土都上在车子的后头,这样推,基本就是靠两只手搬着车子走,很沉,但是好推,不容易倒。其实,这样是要费很多的拙劲。没办法,乍推,也只能这样了。

我很自豪,我学会推车子了!

我很高兴,有这么一次为建设社会主义做贡献的机会。

我会很理直气壮地认为,在这片土地上,我曾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流过泪,流过汗。

我们是所有人里干得最慢的,因为我们家分的工程量多,干的人少,我干活又不顶搭。别人都走了,我们还得再干一会儿,尽量缩短和别人的差距。

那个地方,水位比较靠上,才挖了有一米多,出水了。下面还是红泥,黏乎乎的,不离锨,累煞个人!鞋也湿透了。

几天后,工程总算弄了个差不多。

这下,感觉是舒了口气。总算是快完了。这时候莫名的有种归心似箭的感觉。

这活,太他妈的累了,就我这体格,要命啊!

就在满怀欢心,等着回家的时候,队长开始在工地上挨个下通知了,“赶紧拾掇拾掇这段,明天换工地,在一边又有一段工程,明天开始下手。”

“还有啊是咋?”有人问。

“还早呢,还有好几段,上不了冻,是甭想走啊!”

“我操”

心瞬间冷了。

这还没完了?

唉!

完了,看来这工程没个头。

第二天,新工地开工。

这会了不得了,这次工程量大了。上口八米宽,两米二深,三米半收底,两边还有个小坝。

“卧槽”

完了,一时半会是家不去了。

八米宽,两米多深,咋弄啊?我一伸手还不到底呢!

完了,看来这是要打发我回老家啊!

就我这八十来斤,这不是要我命吗?!

我想哭,可是却哭不出来。

(未完,待续)

——15265812936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