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歌9
文 / 2016年11月11日 4:25:08 330

小叔从里屋走出来,见了我,一句话都没说,拎起靠在院子边的一根竹棍对着我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我用手护住头想逃跑,可是根本跑不掉,眼看他一棍子就要敲到我的头上,我急中生智地朝着门边喊:“妈!”他转回头看,我已经跑到奶奶身边。奶奶护住我,对他说:“不关娃儿的事,你上你的班去。”小叔用棍子恶狠狠地指着我说:“你要是再跟着她跑掉,就永远不要回这个家。这里不是收容所,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我点点头。“姓林的婆娘现在躲在哪里?”“她回成都了。”我说。“算她走运!”小叔把竹棍子往地上一扔,气乎乎地出门了。我没有来得及吃一口饭就背上书包往学校跑,但那天上学我还是迟到了。我坐在靠墙边的位子,同桌周典名死坐在那里,就是不肯让我入座。我维持我的礼貌对他说:“你让一下。”他就像没听见。我又说:“请你让一下。”他还是不理我。我的书包一下子就砸到他的头上去。他捂住头叫起来,正在黑板上写字的班主任回头说:“周典名,你怎么回事?”“马蜂窝用书包砸我!”周典名大声地委屈地说。马蜂窝是我的外号,我最讨厌人家叫我这个外号,于是我的书包又一次重重地砸到了他的头上去。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