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也许不能成为好朋友
文 / 2016年11月10日 0:00:06 308

小S和我还有大S是好朋友,而大S是我和小S刚交的好朋友。

我和小S从小就在一起,并且在同一学校同一个班。大S原本是别班的,因为每学期第一次月考学校都搜罗成绩优异的学生而进行分班,那时我和小S所在的班级是学校的尖子班。小S为人热情,性格开朗,喜欢和同学打交道。新同学报道的那天,小S特地在长长的马尾辫上扎了个大大的蝴蝶结,问她为什么?她说为了给新同学留下好的印象。一共有六个人,一个男同学,五个女同学,除了肤色凝白个头高挑的俊朗男生之外,有一个女生引起了小S的注意。因为她是五个女生中个头最高的,肤色也是最黑的一个。其他女生陆续被班主任分配到不同的座位,讲台上就只有那个肤色黝黑的女生了,小S突然站起来大声道:“新同学,来我这里坐吧!”女生脸颊微红,羞涩地穿过一排排座位走向小S。这就之后,小S和这个新分配进来的女生大S成了同桌。

大S是个内向少言寡语的女孩,尽管热情大方如小S也没有办法激发出她活跃的因子,因为她真的太不喜与他人说话了。小S常常感到一阵阵的挫败感。偶尔我们坐在大榕树下的长椅聊天时,小S会抱怨几句:“唉,这个新来的同桌太沉默寡言了,真拿她没有办法。不行,得找个机会让她敞开心扉说说话啊!”

小S每次都这样说,但总找不到机会。女生上课坐姿如松,认真记笔记,下课不是写练习就是趴桌子睡觉,放学了也是匆匆忙忙地走,小S就算是想找机会也没有啊!可真是个怪女孩呢!

年级每学期都举行黑板报评比比赛,小S是文娱委员,大S的文笔好,又是同桌,所以班主任决定由她们俩个主要负责这次的主题创作。所以呢?小S就找到了契机,发誓要帮助大S改掉她身上这副死气沉沉的毛病。五点半下课始一直到七点半才忙完,此时天已经黑得看不到人影了,月光冷冷的,有过树影婆娑的校道,晚秋风寒意袭人。我和班长小S还有大S并肩着走出校门,空气中阴冷而又尴尬的因子四处飘散,最后作为班长的刘亦率先来了口:“你们三个家哪个方向?要不我送你们回去吧?”小S口直心快,白了他一眼:“我们俩个自然是一个方向,但是我同桌呢?除非你有分身!”小S指了指立在一旁脸色绯红如新娘红晕般的大S,,有点儿不客气道。“我……我其实可以自己一个人回去的。”说这话时,大S黝黑的脸颊顿时红得跟甜菜似的。小S可没有忘记她之前发过的誓,于是赶紧提议道:“要不一起去去吃麻辣烫吧,我听说美食街那家老牌店的麻辣烫挺好吃的,离这儿不是太远,刚好你可以顺路回去。”经过小S的软硬兼施,最后大S才勉强的答应下来。

经过“麻辣烫”时间之后,大S虽然还是不怎么与她人说话,但也没有像之前那么糟糕。有时小S滔滔不绝的讲上天文下地理,大S偶尔会插上几句,小S会问“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是谁写的,大S会回答她,并解释这句话的意思,在这之前是没有的。总之,大S确实是改变了,变得活泼一点儿了,小S还因为这件事而洋洋得意了好几个星期呢!

班级决定下星期组织去郊游,小S又因为这件事而高兴得手舞足蹈,好像新发现大陆似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小S眉飞色舞,“你知道吗?下星期的郊游我决定好好拟一个计划。”我问什么计划。她神秘地朝我眨眨眼,得意道:“这是个秘密!”其实我早就习惯了小S这调皮长不大的模样,她总是喜欢替人拿注意,替人着想。

下星期的郊游如期而至,小S这次可不在自己长长的马尾辫上绑个蝴蝶结了,她把飘逸的长发干净的收束起来,帅气地往头上扣一顶舌帽,既阳光又简约。大S则不同,平时盘起的长头发如今任由她垂直腰间,远看,像闪光地瀑布,飘逸柔密,只是瀑布是白色的,而她的头发是黑色的,不止,她还在上面扎了一条透明的白丝带,整体给人的感觉是素雅清新。不只是对他这身打扮吃惊,其他同学也是被深深地震惊了,但与之相比,我和小S则是彻彻底底地被吓到了,平时还算是走得近,对她比较了解,都是简单的扎个马尾辫,而且理的不太整齐,基本都是穿校服,就算是穿便装也是灰白搭配。无法想象她怎么会有这么洁白漂亮的白丝带。

震惊归震惊,郊游还是要继续的。车上的小S拉着大S东问西问,尤其是她的白丝带羡慕的不得了。小S一直问大S她的白丝带是从哪儿买的,大S也只是淡笑不语,她的笑容是看起来是那么温婉甜美。于是,车上的目光全都聚焦到了大S的白丝带上,大S成了本次旅行最受关注的人,而这一切都功归于小S的“胡搅蛮缠”。

旅行途中,不时的有一个男生在小S旁边搭讪,他就是和大S一同来到本班的杨阳。名如其人,他阳光自信,脸白如玉,清秀俊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他经常在学校光荣榜前十,并且篮球技术一流,在我们班颇受欢迎。

“小丫头,干嘛这幅冷冰冰的样子?”杨阳走到小S的身旁笑笑,目光如水。

“哼!”小S冷冷的哼了一声,顺便白了他一眼,便不理他了。

我和大S坐在她们身旁,两人的动作清晰可见。大S有些惊讶的开口:“你们很熟吗?”

作为小S多年的好密友,关于小S和杨阳的这对欢喜冤家我是知道的。因为他们俩儿从小就是青梅竹马长大的,小S的妈妈和杨阳的妈妈是好朋友,家住一块儿,小学时经常一起回家,后来不知怎么的,两人吵架,最后竟然不欢而散,谁都不理对方好多个月,最近这几天,居然看到杨阳来找小S了,小时侯的杨阳最喜欢缠着小S。

“不熟!”其实非常的熟。

小S鼓着腮帮子,一副厌烦的表情说道。而在一旁的杨阳可不高兴了,他兀自在小S和大S的中间坐下,转头对着小S狠狠地瞪了一眼,继而又对着大S耐心的解释道:“别管她,其实我们很熟的。”男生白皙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洁白的贝齿清晰可见,一下子刺疼了大S的眼睛。

大S有些羞涩的看着男孩,垂下头,红着脸不知道该接下什么话。

接着,小S就被杨阳给“拉扯”着走了。

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大半个学期,学校风景依旧,只是今年的花开的没有之前那么红了,小鸟的叫声也没有那么欢快了。

大S和我坐在小S的身旁,我们惬意地躺在青青的草地上,任午后的阳光肆意倾斜,在这美好的光景,温暖的时刻,大S却似有什么困难的事情令她忧心忡忡。

“小S.,我被告白了。”按理说被告白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而大S的神情却好像她欠了别人几百万一样,精神恍惚,心不在焉。

小S一听,来了兴趣,眉头轻挑,笑嘻嘻道:“嘿嘿,是谁啊,快告诉我们啊?”

大S懊恼的垂下头颅,撇撇嘴道!“就我们班最后面那个。”

大S的话语我们听出了她的不屑,感觉到是他配不上她吧。

“原来是那个小胖啊,他挺好的啊,没想到他会喜欢你,算她有眼光。快说说什么时候答应他呢?”小S一脸戏谑。

谁知大S一听说这句话脸瞬间就变了变得有些狰狞铁青,她重重地站起来,猩红的眼眸瞪着小S,说道:“我干嘛要答应他?你到底安的什么好心?”说完便拎起书包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脸无措的小S。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大S这幅模样。

那天的不欢而散之后,大S就仿佛变了个人似的,不和我们说话更不会和我们一同回家,尽管小S曾多次向她道歉,向她示好,她也熟视无睹。

校道上不会再有我们的三个人的身影,大S又回到了之前的形单影只。

上体育课的时候,体育老师要求每人要穿运动服,可大S翻箱倒柜也找不出她的衬衫,有一种可能,她忘记带来了。体育老师及其严格,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大S忘记带来了,无疑是要受罚的。

没上课之前,大S神色懊恼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我拿着衬衫朝她走去,“穿这件吧。”我说道。大S有点儿惊愕地看着我,有点儿不自然,最后还是一声不响地把衣服给收下了。

那天的体育课,小S没有去上课,杨阳也没有来。同学问我小S和杨阳去哪儿了,我说生病请假了不来了。说这话时,大S有点儿疑惑地看着我,抿着嘴没有说话。

很快,一个月便就这样过去了,冬天快要来临,大S穿上她厚厚的羽绒服,整个人圆圆润润的,与之相反,小S则是“要风度没温度”,还是一身单薄的上衣,寒风一吹,冷的她磨牙。

上课的时候,小S一边听课,一边颤抖着身子,嘴唇也冻的发紫。

“替我拿这件衣服给她吧,我不想欠人情。”课间操时间,大S在走廊叫住了我。她神情一贯冷漠,但今天她的行为却让我找回了那种熟悉感。

“你都知道了?”我有点儿不可思议。

大S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道:“没错,其实那天小S为了让你不被老师罚,自愿把自己仅有的一条运动服给了你穿,她那天其实没有生病,而是被老师叫到年纪办公室写检讨去了。”

大S神色微动,仿佛意料之中,但她的神色柔和了许多。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生小S的气,但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小S之前不是有意那样子说的,请您相信她。”

“那天他也在吧?”大S突然抬眸,看向我。

“你…你说的是杨阳?”我有点儿震惊地看着大S,感觉到不可思议。没错,小S那天被罚,杨阳甘愿自己不穿运动服而陪着小S去“领赏”,如今大S这么一说,难道大S喜欢杨阳吗?

我会意的瞪大了眼睛看向大S。

“你知道吗?其实从第一天开始,我就很嫉妒小S,因为她可以天生出来就很快乐很活泼,人际关系又好,并且她和杨阳的关系又很不一般,而我什么都不是。”说这话时,大S自嘲地笑了笑了。

我沉默的看着她,不再说什么。

那天的谈话以后,大S就请求和小S调换了座位,与我们俩儿隔了两组课桌的距离,小S还为此伤心了好久,那天以后我们没有再接触过,给彼此的眼神都觉得吝啬。

中考以后,大S考上市一中,而我和小S去了省城,彼此之间相隔万里。我没告诉小S我和大S的那次谈话,也没有告诉过小S大S暗恋过杨阳,同时也没有告诉过大S,小S和杨阳从小就是青梅竹马这件事。我在想,有些人如果真的不合适,便就不用强迫自己去接受,因为那样只会只会让对方伤害得太深。

只愿曾经有过交集,那便是一个美好的回忆,足矣!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