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五
文 / 狂人 2016年11月04日 14:08:13 355

其他一工一农人家是不是麟肝凤髓水胡吃海喝不甚了了,起码父亲旱涝保收三十元月薪在穷困潦倒岁月里起到了举足轻重不可或缺的关键作用。没欠过学费,没饿过肚皮,当然也并没有享受过所谓“一工一农”衣食无忧人家显山露水的物质生活。就包括家族里“一工一农”三个家庭同所有农村人家一样寅吃卯粮左支右绌。不然我几个半工半农表弟会穷凶极恶撅起屁儿一根铁丝勾遍沙河堡旮旮旯旯。把一项常温下状态下地球智慧所难以企及的艺术抽象得风生水起,彻底颠覆了沙河铺街头牙膏皮两分一只、破铜烂铁随行就市、一个雄鸡鸡毛至少两毛五艺术流派一分钱一分货的传统风格,原来天上真有馅饼一说。在沙河堡地界上,倘若称得上鲜衣美食席丰履厚唯有乌龟桥旁边无缝钢管厂独此一家。无缝钢管厂铸就了一个时代沙河堡人久怀慕蔺难以望其项背准共产主义的代名词。五冶成为了各位母亲选拔培育女婿的不二法门,除了五冶,华野的也不嫁!哪怕钢管厂掏粪的,伙食团舀饭的,收发室扯蛋的,培烧车间刨碳的。成都无缝钢管造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造币局,沙河堡造币局据说其福利主要体现在所谓补贴。劳保补贴,抹布、墩布包括呱呱坠地孩子裹的尿片子全是劳动布;交通补贴,一色新崭崭凤凰全链盒;生活补贴,天天山肤水豢,顿顿酒肉穿肠;高温补贴,汗水与经济挂钩,一颗汗水等同于一分镍币。火炎焱燚的仲夏,披挂上劳动布棉衣依偎在千万℃炼钢炉旁就让雨一直随心所欲地下吧!本街巷弄二十户邻里里唯一一位造币局正式职工同姓,年龄三十。每次路过他家门前总会转头张望堂屋五抽柜上全巷子唯一一台花花绿绿咿咿呀呀的洋匣子。七十年代三家村所有乡巴佬依然为半导体、矿石机、单卡、双卡、红灯、蝴蝶、熬锅肉、瘟猪儿纸醉金迷大呼过瘾的时候,他早已戴上福利墨镜,骑上福利凤凰,看上了再多肉票都换不来14寸福利牡丹彩色电视机。头戴黄色头盔、屁股敦子插信号旗沙河堡杀猪房乌龟桥大摇大摆目不斜视的样子造币局风采毕露无疑。那一年满大街大大小小的黑匣子里正最大分贝播放着陈琳“那一年我十七岁”。亦不知是否是并未享受到如此福利防洪办瞠乎其后从中作祟,八十年代不可一世红色嘉陵风起云涌他却并未染指其中。指头上也并未瞅到过价值连城以克拉计价的所谓猫眼。他妈,在这个疯狂得逑莫名堂的娑婆世界里啥时候十块钱一个的猫眼也变成了无价之宝?

新村几个哥子年青时候是十里洋场一月两斤肉票几斤糖果不折不扣的牙祭王,只要谈起出成都老东门几里地这个青砖绿瓦遗风古道的老街就像上足了发条,谈笑挥霍,论辩风生。令人费解的是,新村里一月两斤肉票的他们又怎么会对生产队果蔬鱼儿的滋味烂如指掌?可以深刻体会到,沙河堡对他们而言,哪怕曾经仅仅只是七穿八洞上漏下湿的棚子,哪怕曾经仅仅只是坑坑洼洼跌跌绊绊的巷子,哪怕曾经仅仅只是瓦片缝隙的阳光朔风和雨露,哪怕曾经仅仅只是开裂辘轳下烙印上足迹的石板发黄的青苔,行道旁一地枯萎的落叶青翠的厥草,然而,在他们心里,沙河堡是魂魄,是精神,是命运,是寄托,是风吹雨打的淬炼和升华。曾经在热情洋溢的沙河彼岸,细品着年华,听他们无数次动情地穿越,华灯初上,群星闪烁,风清云朗,月影婆娑,整个沙河堡、三家村恍若白昼,啥子太阳系、银河系、中文系、化学系……你娃假如在窑坝子旁边偷番茄莴笋,哑巴堰坎坎上憋看得清你娃撑得死鱼翻眼的瓜样头儿。至于三更半夜他自己为啥会在哑巴堰苹果园却讳莫如深秘而不宣。我曾经随着父亲的手指遐眺过他们那只一模二样的玉兔,仿佛也看见过玉骨冰肌的嫦娥,自斟独酌的吴刚,只是怎么也不如他们那般历历在目活龙活现。

临近阴历年关的三家村寒风怒号雪满长空呵气成霜,棉衣、棉帽、暴鸡婆、手套裹了一层又一层依然个个遍体鳞伤。被严严实实一匹白雾包裹起来的三家村很像一处故事里的童话仙境,云阶月地神霄绛阙如梦似幻。马路两旁的所有地界全笼罩在霏微的浓雾中,正好成就了孩子们的梦想。越浓越好,越稠越好,最好每天乌烟瘴气兵荒马乱,并排坐也看不见对头。一堂课下来就只剩下老师自己给自己充电,猢狲们全跑光。下课的晒坝上简直就是跅弢不羁自由泛滥的乐园,满是大呼小叫的倒霉蛋,幸灾乐祸的幸运儿,旗开得胜的佼佼者,眉花眼笑的老狐狸。冬晨里雾就是搞魔术必须要有的道具,由雾滋生的乐趣多了去,可以装神扮鬼吓人,也可以绞尽脑汁神仙下凡报一箭之仇,还可以五迷三道异想天开寻路面上可能运气来了的新票子、电光炮、甚至心驰神往的军帽、军裤、军衣。哈哈,打靶场抢军衣!要不借着道具掩护蹿沙河堡试试供销社摊子前浑水摸糖?此时地里莲白叶片上满是冰块,哑巴堰坎边浅水里多数时候也会结上薄薄一层冰,个别地方甚至可以承受你的重量,迈最远一次距离岸边十米。如果不是烈日很难把雾幕撩开,整个年节总会有几天是在翻滚的雾霭中度过的。也不乏艳阳高照,轻风和煦,皆大欢喜的好日子。而这种寒冷的雨雾天气会持续到开春。立春那天顿然天高云淡,碧空万里,鹅黄遍野。春夏秋冬泾渭分明,每个农历的节气也非常精准。这也是住农村一辈子某一直没法弄透彻的问题,不得不赞叹先人的智慧。

几乎每个羊质虎皮的乡巴佬过年都会气壮胆粗纠集家人朋友老交通般创一趟八卦阵,特别是气冲志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年青!而永久、凤凰即使能借来也是万万行不得的!真还就有那么日怪,只要骑自行车,一过沙河大桥准犯晕!而不进城,即使骑上风火轮沙河大桥飚一天他也是全沙河堡最清醒的一位!老子老成都还会有转不出去的巷子,摸不到火门的塌塌?别说九眼桥、十眼桥,也别说双桥子、西门子,再远点,奈何桥、抚琴路、东打铁、西打铁,就是卡桑德拉大桥老子照创不误!阿米尔,给老子冲!除了赖汤圆尝尝鲜,青年路开开眼,四衢八街转转圈,青羊宫阙看灯展,在少见多怪邻家广广那里起到了一举多得的宣传震慑效果,城头对老子只不过就是老马识途轻车熟路,杀进杀出分分秒秒。惹恼了老子,把你狗日一触即溃的土鳖带进城自己给自己填卖身契!老子身上这套全沙河堡最杀杠的中山装就是昨年子科甲巷提的!四个兜叫中山装吗?有老蓝布做的中山装?最起码说来老子就没有像某些摇头稾脑不伏烧埋的圣明,他妈站到出城方向拼死挤九眼桥的车。老子在城头走过的路,怕比你你妈老汉儿吃过的盐都多!啥子“在家猛如虎出门像鸡母”那些只不过是谗言佞语枉口诳舌无中生有的亵渎罢了,只不过是吃不到葡萄酸掉大牙的蝴蝶效应而已。实际上每年初几家族总会邀约起去一趟各个公园,对于川流不息寡不敌众的青羊宫灯会时至今日余悸尚存,掎裳连袂连衽成帷,狼奔豸突末日狂奔,既看不见你的老汉儿,也唤不来你的亲娘。老汉儿啊!妈呀!妈妈呀,你在哪呀!从惊风火扯四渡赤水到鼻泗横流杀出重围,没有妻离子散骨肉分离已经是三生有幸洪福齐天。每家带一军用水壶或者塑料水壶凉白开水,每人一个大头菜夹馒头,草坪上东倒西歪嗑上数次二两瓜子有说有笑神采飞扬就是那些年进城的写照。虽然算不得簪缨门第、钟鼎人家,却倒过得也亲亲热热,安安静静,心心相印,其乐融融。

嘭嘭嘭嘭……开门!开门!老子到沙河堡,不是二号桥!我就说,粘上城,准坏菜!

土里土气,如果只是以貌取人我几位表弟无疑个如此。实则颖悟绝人大智若愚。家住花果八队的他们每天漫不经心往返于下沙河堡三家村之间,每天途经街头各个商店门脸,每天不以为意重复着闪烁其词鲜为人知的超级勾当,拿铁丝钩勾铺板缝隙、橱柜旮旯、夹角、死角、一切非常人思维地斯卡娃儿瑞财富大探索。学校的铃声对他们而言只不过就是一群新小学生和灭绝师太之间眉来眼去逢场作戏的道具罢了。大庭广众之下屁股一翘万般风骚,置“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况拾遗求利以污其行呼”家风于惘闻,束三家村莘莘学子道德修养于高阁,嘻嘻哈哈一间一翘,一撬一天!拜托,能不能给老子三老表留点点面子!况整个沙河堡地区流言蜚语呈破竹之势不可收拾的重镇要塞咽喉要道大供销社。你就不能关上院门自家门缝去掏?再自顾自掏自顾自吃,谨防老子给你割袍断义花残月缺!

通往三家村的路一共有三条。出院门右拐五十米上老成渝马路,路口右边是12路公共汽车沙河堡站。顺站牌入城九眼桥方向两公里丁字路口左拐,水泥路二十米左边是窑坝子,右边三家村小学,端端穿过花果二、三、四队、教仪厂后门、八一农场,尽头狮子山。还有一条顺邮电学校院墙外游荡。不过,那很可能就不会被承认为是去上学,而据说那应该毫无余地被称谓为逃学。原因非常简单,和学校背道而驰。那条顺邮电校围墙跟的小路要远很多,几乎就是围生产队土地兜圈子,除了暑假和春节到灯笼家前边坡下大院子探望老大干爹外也很少走过。成都花木局供事干爹的为人就像他的过年钱,每人一元不需要包装。那边也有生产队的苹果园,也很大一片,只是相对于哑巴堰这个果园来说不常去。挨着果园是一望无际的秧田,农忙时节学农时偶尔去苹果林下捡麦穗或随李老二田里打麻雀,逗大郎(蜻蜓的一种,比较不容易逮住的)。躲在那里“学习”虽算不上最合适的地方,但也确实是万不得已!主要一个原因是离家远,过往人少,杂草丛生方便隐蔽。桃李不言的学校老师们总是唯恐差等生们过不舒心,动辄上门从头到脚把你大加褒扬。对于革命实践活动和课本知识持让人担忧的态度,一方面饱含热情给你讲述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重要性、必要性,一方面处心积虑百般阻挠你实践出真知。打心眼里实践怎么可能会像书本上融会贯通包罗万象?只要你敢于放弃学堂课本去到地里实践番茄、红苕、苹果、梨儿,她就唯恐在你娘老子面前营造不出你并不愿意恶贯满盈还不足以千刀万剐种种不幸中的万幸。类似,还没沦落为偷鸡摸狗,更加不可能杀人越货等等危言耸听的大幸!有意无意或喜或忧真是值得庆幸。真是值得庆幸啊!你仅仅只是调皮捣蛋哪里哪里搯胡豆,摘苹果,偷番茄。真是值得庆幸啊!只是抓扯女同学辫子,上房揭谁家瓦片,等等陈芝麻烂谷子。真是值得庆幸啊!幸好遇到我这位春风化雨诲人不倦的班主任。时刻警醒大人虽罪不至诛,但黄金条子是否是需要磨砺磨砺?几乎所有家长也是那样,对于如何正确认识书本知识与革命实践活动之间必然的联系持非常错误、独裁的观点。学堂里望着天都成,那就是他们的观点,那就是他们强加与人的意志,成绩好坏是次要的!只要充了数!真是!不懂道理的人比比皆是,也难得一较高下,惹不起,躲草丛里便是。就是寒气森森躲不了多久!坟坝。那年我被称为冬瓜的男同学被口口声声为人师表典范一脚头踢墙壁粑起!只是因为上课时间自作主张实践了二两五谷杂粮酿造的白干。披军大衣穿大头鞋满脸通红的他上课时间居然用本子纸烤香肠实践白酒,你还真是不缺创意!

十年间常走的一条小路是出门右拐过自留地顺哑巴堰坎边溜达,穿越苹果林二哥门前几百米羊肠小路急下坡到老成渝马路。对门苹果园,秧田,右拐五分钟到窑坝子。二哥姓夏,长兄,二十七八,光棍,基干民兵,性情温和,谈吐委婉,着装整洁,白衬衣口袋斜插一支钢笔,每逢集会或者逢年过节加插一直支圆珠笔的记忆比较陌生。听说他并未读到中学,至于小学到底读几年不得而知。或许他只是喜欢钢笔吧?二哥一年四季都是白衬衣、军涤、军裤、北京布鞋。二哥家只是围绕哑巴堰居住千百个草衣木食不知肉味家庭中普通一份子,对哑巴堰对生产队对共产党情同骨肉的热爱日月可鉴。

望天和二哥是邻居,两姊妹,也无父母。姓彭,叫什么不知道。生产队大大小小的人都喊他望天,自然和别人嘀咕起来的时候也就左顾右盼悄悄望天望天成为了习惯。曾道听途说过他零星的传奇。因为胆怯,在他房前屋后蹿无数年也从未敢多句嘴,更不敢没事找事高声嚷嚷。老远瞅见对向的他赶紧换条路或者退回去!也不知造反派是不是脾气特别暴戾?最忌惮望天家门口那条任何时候都打算挣脱绳索和路人拼命的黑花狗。偏偏越怕越要到那里去!望天正房后屋檐一平方米的土垛上有棵不大不小的苹果树,苍翠如濯,晶莹剔透。偏房猪圈当头靠小路边一棵一串红,流红滴翠,紫中带绿。这种苹果到不是因为味道绝妙,纯属物以稀为贵。只是一串红很难有机会下手,只要蹿过他门前狗就狂吠,不撤退它就不停歇。即使你以为自己几乎就已经树人合一,在它敏锐的嗅觉器官面前也只不过就是皇帝的新衣!糊弄糊弄三岁黄毛小儿的噱头而已。还有个更为绝对的原因,以二哥、望天两家房屋为依托形成的天然屏障进可攻,退可守。何为攻?躲二哥家里可以恣意发起偷袭,守,如若东窗事发可以安全逃往二哥家。苹果随便哪里一藏,未必你还敢搞日本鬼子的挖地三尺?退一万步说,假使碰巧被二哥家狗从哪里叼出来了,也是二哥家,二哥的狗。总之只要二哥家的狗敢于玩忽职守把穷追猛打的土八路放进屋来,一切与苹果有关的事件都与它有关!勿容狡辩,铁证如山!哪条文献上有记载狗不偷不吃苹果?

二哥门前在这条蜿蜒的小路途经哑巴堰穿过苹果园。中午这条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得益于望老前辈和二哥家烈犬的强力震慑。这条通往天堂的小路虽然其乐无穷,但还不至于可以张狂到肆无忌惮。如果说二哥家的狗还称得上看心情的话,那么望天家的狗任何时候都是坏心情,瞧谁谁不顺眼,遇谁想撕碎谁。其实十个同学十个皆知,遇上恶犬只需要一个下蹲捡石头的动作。狗丛中穿来穿去的海鸡婆却居然被狗咬了!没见着人那个中午,隔着哑巴堰严娘告诉我这个消息的时候大吃一惊!最快速度冲过去打听究竟,他恰好趴床头呻吟,“哎哟,哎哟,老三,哎哟……”一个劲囊囊鼻发嗲,忍不住背过身抿笑。肯定是当狗的面津津有味啃苹果惹燃了它的妒火!狗未必注定就是肉食主义者,丢它一牙嘛!

平日里五湖四海的小贩们蜂拥而至四处张罗地摊,经营学生们最喜欢的米花、无花果、盅盅嘴儿、杏、麻糖、芝麻杆、花生糖…分分钱的小买卖,精明的脸上泻满鬼魅的笑容。让你疑惑,分不清到底是好人还是歹人?是真诚还是世故?除了迫不得已杜绝一切话题。那些张天马行空不停往外喷溅着口水沫子的嘴特别具有煽动性,罗列出一系列世界第一不争的事实,就差把英文获奖证书搬出来!类似吉尼斯第一好吃爆米花,第一超级棒棒糖!第一豁死背湿开花的无花果!第一拿你开涮牌爆爆糖!让你也仿佛觉得他那里卖的每样东西肯定就是全世界最好吃,最相因,最最划得着的。所以你包里那么点来路向来不明的硬币根本不可能逃过他死缠烂打,怪谁?嘴馋!反正几位款爷一学期里总会向家长讨要数次书本费、野餐费、补课费、汤药费、入队费、入团费、入党费、水费、电费、费费费。如果课间休息时间足够多的话,你一定会冲回屋把所有值钱的家当作价供销社,或者干脆把煮饭的铁锅也砸了再回来买她的零食!蛊惑能力不可抗拒!铮铮誓言滴水不漏!让我花小多少淳朴敦厚优秀学子鬼迷心窍而一发不可收拾!最终张张小嘴巴儿个个小心肝儿自甘堕落于他令人神魂颠倒的小摊摊儿不能自拔!由十二岁回家放羊犁田割草的他们可见一般。也弄得来心神不宁的某经常蹿保管室挨顿臭骂心灰意冷溜回教室。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