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记
文 / 张云鹏 2016年11月03日 15:01:16 357

减肥记

张云鹏

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

我很少写父亲,写的好的更是寥寥。先前父亲不以为意,爱写谁写谁,反正也没人看!在我写作半年之后,偶然有一篇写母亲的文章发表了,而且几位当代响当当的人物也参与了,本来以为小孩子写着玩的,都是些茶余饭后的俗世,没什么值得较劲的,没想到突然之间上了档次,就像地方广播突然换成了中央电视台,宣传力度几何倍的增加。这让父亲多少有点“吃醋”。

有一年春节,父亲走到电脑前说:“你天天在电脑上写字,什么时候也写写我,不求你写的多好,读着通顺就行。”

看着父亲哀怨的眼神,心中尤如针扎一般,原来,不仅仅孩子们之间会“争宠吃醋”,做父母的也会。尽管寥寥数笔并不能将父爱母慈表达的淋漓尽致,然而就像天平的两端,一端是父亲,一端是母亲,当这台天平不能平衡的时候,受“冷落”的一方一定会觉得你不爱他,类似这样的诘问往往让“肇事者”心痛如绞!所以,问题来了,作为子女,不仅仅要学会如何孝敬父母,也要学会察言观色,时时注意不要打破了爱的平衡。关于爱,关于亲情,所有的当事者都是极其敏感的,不容许有半点马虎。

父亲原本不胖。母亲说,父亲年轻的时候又瘦又矮,除了眼睛大一点,皮肤白一点,再没有一点吸引异性的地方了。

父亲还是个性格内敛的人,相亲的时候,不好意思进门,就往门槛上一坐,母亲在屋里等呀等,就是不见父亲进门,后来等不及了出门看究竟,发现门槛上坐着一个年轻人,瘦小的父亲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马上要成亲的青年,倒是像个毛头小子。这时候,媒人恰好赶来,原以为相亲该结束了,不曾想父亲竟连门槛都还没有跨进!

“还不进去!”媒人朝父亲屁股上踹了一脚,母亲“咯咯”的笑。母亲是地主家的千金,虽然姥爷被划成了“右派”带着“走资派”的帽子,然而生活条件并不差,再加上姥爷是远近闻名的知识分子,母亲平生极厌恶读书写字,但到底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大家闺秀,见的世面多,也有涵养。她笑着把父亲请进屋去,搬凳子,沏茶,父亲憋了个大红脸,母亲却一点不觉得尴尬。

后来父亲问母亲,为什么在众多追求者之中,选择了条件跟长相最差的他,母亲的回答也很有趣:“因为你笨”。其实,这的确是母亲的心里话,外公被“精明人”带上了“走资派”的帽子,经常被批来斗去,以至于母亲看到那些“精明人”都内心作呕,她本能的讨厌过于聪明的人,当然,母亲嫁给父亲还有一个原因,母亲的一个姐妹,大约比我的母亲大两三岁,前两年嫁给了村里的“老胡”,这个姐妹嫁过去后很快就成了专门物色未婚姑娘的“间谍”,我母亲平日跟她关系最好,于是成了首个被锁定的目标。

一边是媒人夸下的海口,一边是姐妹竭力的撮合。使得母亲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当外公、外婆极力反对这门亲事时,晕头晕脑的母亲以不吃不喝做殊死抵抗。

父亲有肥胖的基因,家族中弟弟很胖,大伯也很胖,我也不瘦。年轻时候的父亲没有机会吃胖,想想三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瓦房,你吃的下么?想想多年卧病在床的老父亲没日没夜的呻吟,你吃的下么?根本也没得吃啊!父亲年轻那会儿,中国所有的问题都集中爆发,每个人都承受着不能承受之重!穷则思变,改革开放就是那时候提出的。

父亲开始发胖是在母亲嫁过来之后。母亲嫁过来没两年外公得以平反昭雪,随后便官复原职继续出任市第一中学校长。

外公出任校长后,父亲便被调到学校食堂。那时候的食堂已经是外包的形式了,父亲在那里做的有声有色,生活开始有所改观,父亲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发胖的。

随后几年,父亲攒足第一桶金后,开始自己做生意。凭着勤劳,踏实,慢慢的也成了村里令人羡慕的有钱人。随着收入的逐渐增多,父亲的体重也不甘其后,腰包鼓起来了,腰围也上来了,慢慢的乡亲们的称呼由“张师傅”变成了“张胖子”。

胖人睡觉多打呼噜,父亲也不例外,而且父亲睡眠质量极佳,只要一沾到枕头立刻鼾声四起。这让母亲与我十分烦恼,缕缕提出抗议,然而情况毫无改观。后来为了不影响我们休息,父亲每每看电视看到深夜,当然即使是看电视也是不能发出声响的,父亲把电视调成静音,只看电视画面。等父亲轻唤几声没有人应答的时候,他才像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似的长嘘一口气,关上电视机,心安理得的打着肆无忌惮的鼾声睡觉。

可是一个月以后新的问题又来了,一个月下来,电费比平时多了几十度。现在看来一个月多交几十块钱的电费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在那个年代,几十块钱可是父亲两天的血汗钱!电视不舍的看,睡觉又不能打呼噜,只好强忍着睡意等妻子孩子熟睡。可是很多时候都是事与愿违,往往是我跟母亲还没有进入梦乡,他已经鼾声如雷!

后来,父亲终于想了个既省钱又有效的方法。那时候外公家里有好多书籍,父亲就一本一本的拿来看,每天晚上,我跟母亲渐入梦乡,他两手支着脑袋“埋头苦读”,母亲常笑说,父亲如果早这么“用功”,恐怕也考上名牌大学了!一个连初中没有上完的庄稼汉,倒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书呆子!

由于读书的缘故,父亲成了一个“有故事”的人,吃罢晚饭,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坐在餐桌旁听父亲绘声绘色的讲故事,想想那段时光,一日三餐不见得有多么丰盛,也没有说走就走的旅行。然而,深邃的苍穹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蛙鸣虫唱,母亲一手拍着我的后背,一边轻摇蒲扇,父亲则一瓶啤酒下肚,讲到起兴处手舞足蹈,那场景即便过了若干年,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因为这段时光抵得住流年,穿得透岁月,永恒的了岁月!

外公去世后,父亲也失去了源源不断的书籍来源。于是不得不另寻它法,后来听人说减肥能治疗打鼾,只要把体重减下来,睡觉就不会再打鼾了。从那时起,父亲开始把减肥列入自己的计划,真是一段既心酸又好笑的励志故事!

先是买减肥茶喝,喝减肥茶对身体有副作用,拉肚子厉害,一天要去好几次厕所,不过父亲决心已定!坚持喝了一个月后体重没有明显的变化,倒是开始肚子疼痛,有时候不喝减肥茶照样一天要去几趟厕所。不得不去看医生,医生给父亲开了止泻的药物,并劝诫父亲减肥茶以后不要再喝,身体健康比减肥更重要!

减肥失败后,父亲像没了“奋斗目标”一样,好几天都开心不起来,后来一个远房的表叔说,庄稼地里有一种开喇叭花的草泡茶喝能减肥。父亲就挎着篮子,一篮子一篮子的往家里挖,如获至宝!挖回来后,先是在水里一遍一遍淘洗干净,然后在阴凉的地方凉干,父亲做的小心翼翼,对这些“减肥草”寄予厚望。然而,泡出来的茶,除了难喝之外,似乎并没有任何减肥效果!

我是我们族里第一个参加高考的人,因为成绩不好,前前后后参加了两次高考,那时候学校的氛围很怪异,无论学习成绩好的还是学习成绩不好的,都把第一次高考当成“练兵”,在我们学校复读的学子中,第一年考上名校的比比皆是,他们为了进入最高学府而选择复读!我不同,我因学习成绩差无可奈何才复读。

没有想到,不复读还好,一复读学习成绩反而更差,不但没有长进,倒是把先前老师教的内容也忘的一干二净,第一次高考铩羽而归,第二次只能说是马革还尸!

这两次高考对父亲的打击是巨大的,两次失败击溃了父亲“望子成龙”的梦想,他不得不无比失望的接受自己呕心沥血十几年“作品”失败的现实。

那一段时间,父亲闷闷不乐,饭不怎吃,天黑倒头就睡,天亮就赶紧起床去干农活,他怕漂浮不定的思绪把自己推向绝望的深渊。一个月后,父亲瘦了,瘦了30斤。

岁月如歌,往事如烟。生命中的许多东西原来与你取得的成绩并不成正比,岁月会把曾经以为是过不去的山崖冲成平地,以至于回忆起来谈笑风生,如同讲的是别人故事。提起这件事,父亲会说:“减肥这么多年,尝遍了所有方法,就一种方法起了作用”说罢,哈哈大笑。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偶然读到这段话,童年的情景浮现在脑海。夏日的午后,父亲喜欢躺在凉席上让我在他的肚子踩来踩去,踩着踩着就能睡着,父亲喜欢我在他的后背上写字,无论写什么都能猜到,父亲还喜欢吃我做的饭,说我做的饭比母亲做的好吃……。

2016 9 17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