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三餐
文 / 昨天今天 2016年11月02日 10:36:20 318

一日三餐,这是每一个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人每日的正常生活。在现代的生活条件下,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为此发愁;在发达地区,如果你想买一套房子,或者你想买一辆轿车,或者你想买一只高级手表,或者你想身上添一件名牌衣服,这个“或者”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的;但每日的基本生活,一日三餐,或者你想喝一口小酒,或者每餐的小菜里有那么一些荤的菜,或者每天你要抽上一盒烟,一般来说,这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件简单的事。每天几十元的生活费用,这是老百姓的最基本的需求!

阿根也是这样,他的要求不高,每天抽上二包烟,烟的品质比低档的高一点点,比起中档的又要差上一截。每天喝上一顿小酒,酒的牌子不追求了,只要是酒就行了。喝酒的小菜一般,再说,现在有那户人家的餐桌上会离了荤?因此来说,阿根的要求不高,不奢移。

国人的开门七件事在阿根身上也同样,虽然他是一个单身汉,但是,单身汉也是一样要生活,不见得单身汉生活比起别人的要少了什么,只不过稍为简单一些而已。不过,阿根对七件事的考虑和别人不一样。他一天到晚,除去睡觉的时间,其余的时间里,有一半是在想:这七件事应该是谁来做?一年四季,每天的早晨,他的起床都是在近中午时,这样,早饭就不需要吃了。当然,如果在第一天傍晚有人说好早饭去点心铺请吃早点,那么,阿根也会早早的起床,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在近中午时起床,这样,早饭就不用了。起床洗涮后,阿根一只手拿了茶杯,一只手插在裤袋里,迈着八字步,看那里有人群,就跟到人群堆里,没有人同他说话,这不要紧,阿根不在乎,他图的是人多热闹。不过,他的心里是一直忙着的,因为午饭在那里吃?这是需要考虑的。事实是这考虑是假的,因为阿根也没有更多的选择。二、三个所谓的老朋友是他经常去吃饭的地方,或者是他的姑妈和叔叔家;虽说对他不是很能欢迎,可是他去了,别人能将他赶出去么?现在谁还会在乎几餐饭呢!反正也就是多放了一双筷子的事。

阿根没有工作,年青时曾经有过一份工作,只是他参加工作后好睹,结果被公安抓了。并被判了刑。实际上他的睹博金额不大,只是年代不同而已。也许放在今天,可能最是多拘留几天。刑满后,他就东逛西逛的,也曾经做过泥水工,只是时间不长。后来就没有参加过任何劳动。一直以来,他也没有住所,东住一天西住一天。兄弟和父亲在外地工作。在过年时,他也到父亲那儿过年。年后返回时,他的弟弟也会给他几百元钱,加上父亲的,等他到了家,身上也有了一千多元。身上有了钱,在小区里就见不到他的身影了。不过时间不长,三、四天时间 ;他又终日在小区内逛荡了。“运气真不好!头一天我赢了上千元,风头真好,谁知,昨天一下子功夫,输得干干净净。”阿根手捧茶杯,站在人群中说道。不管别人是否理他,他就是在那儿喃喃自语。

早几年阿根生了一场病,于是他的兄弟来服侍他,病愈后,兄弟托人给他办了低保。社区对于刑满释放人员也是无可奈何,一般也是大开方便之门,这类人处理不好,将是社会不安的重要因素。有了低保,在分配保障房时,阿根自然在分配之列。分得了住房,他心里很高兴,他的几个表兄弟也高兴。一人给了他一千元,作为添置家具的费用。在取得住房权那几天。阿根天天在向别人说,某某表弟给了他一千元,某某表妹给了他一千元,总的加起来近一万元了。于是,他盘算着:一张床,一台液晶电视机、一台冰箱,一台空调,一张餐桌等等。“我是低保,装一台电脑,应该是免费的。”阿根同小区的人说;那几天,阿根很忙,难得能看到他的人影。

一日,近中午时分,阿根手捧茶杯,坐在太阳下,“真倒霉,二天输了八千多,身上连一元钱都没有了,昨天去我姑妈那儿,乘姑夫不在的时候,姑妈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给了我二百元。”“‘阿根’你不能这么做的,这样做要遭雷劈的,你姑妈是为你这个不争气的侄儿在掉眼泪,你知不知道?”边上的人说。

后来,阿根虽然分到了房子,但是房内一无所有,连张床都没有。过了一年,他的父亲带了他几个兄弟过来,上街给他置办了一整套生活用品。

阿根没有女人。他也不想,只要有酒喝,有烟抽,最好还能有点钱睹睹博。小区有人说“你不去找点事做做?卖个养老保险,老了也有个靠山?””“我不做,几十年就是这样过来了,现在还去做?我是个低保,国家应该会照顾的,低保费年年在提高,到时候,我一个月的低保费也有一千多了。”阿根很自信。

阿根没有女人,有时,他也要想女人。他看上了小区内一个带有小残疾的寡妇,寡妇生得很漂亮,皮肤水灵灵的,年龄和阿根到也相配。寡妇在打工,每天下班时,阿根总是站在路边等她。有时下班迟了,来不及做饭,阿根帮忙去饭店烧一碗面条,送到她的家里。

小寡妇再过年把就要退休了,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为此,阿根放话了,她是我的,谁要同我抢,我就打谁!不过放话归放话,几个追求者,谁也没见到阿根同他们打架。有一次,住在寡妇楼下的人说,“昨天晚上,十点多钟了,阿根去敲寡妇的门,敲了半天。”寡妇的残疾是耳疾,所以,晚上再怎么敲门她也听不见。

几年过去了,寡妇找了一个老伴,阿根依然是一个人。每当人群聚在一起时,他总是手捧茶杯坐在人群中,有时总是自说自语的“真倒霉,昨天又输了几百元!”当人们回家煮饭时,他总是匆匆的骑上电瓶车,找吃饭的地方去了。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