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地里走过两行深沉的脚印
文 / 林瑞熙 2016年11月01日 20:19:19 369

我的记忆里,零八年的那几场大雪还是很大的。那一年,鄙人还是一名五年级学生。记忆犹新的是,经历一夜风雪,我踉跄地走在上学的路上。天很黑,路结冰极滑,风胡乱吹进嘴入胃,脸如刀割……时隔八年,我与“那个孩子”已判若两人。

阜阳的冬天还是冷的紧。初中三年,我的小手指一到冬天必肿,稍不留神被什么锐物刮到就是一小块皮被蹭掉。最严重的一次,手上出了一个一块钱大小的伤口,鲜红的极吓人,二姐看了之后不免难过,拿盐水为我清理伤口。当然这不是最难过的时候,最难过的当属开春,手一发热就奇痒难忍!想着就后怕。

究其原因,还是大冬天不得不骑自行车的缘故。学校其实蛮远的,至少对那个年纪的我来说。

尤其雪天,路太滑不能骑车,我只能提前半个小时出发,走路去上学。走在冰路上,静谧的雪国一望无边,纯白的厚厚的雪被我走出两行深沉的脚印,你说唯美吧,倒也不尽然。路灯引我奔向远方,远方灯光微弱,天渐白微晕,颇有几番风韵。风还是割脸一般,雪停后空气比往常新鲜。我注视着屋顶上的雪,高出地面的“同伴”好不和谐。雪国里,思维放松的紧。

事实是,这是我多年习惯。现在依然如此。半年前,我在乡下兼职。从我家门口坐车,要赶五十分钟的路。八点之前赶到,为保万无一失,赶六点四十的车最佳。

于是,一个个六点开始的日子里,我没睡过一天懒觉。六块钱的早餐,买过月票的三块一次的早班车,是我那段时间刻意重复的事。

大一半年,我早已不习惯早起。思维放松的紧,脱离风躲上车就像躲进被窝一般的满足。一般我都是双手插袖,继续补觉。唯一的特例,就是雪国的早晨。我去的地方是农村,那景色真的太壮观。一望无垠的农田,附上厚厚的雪,天灰灰然,落光叶的树活像尽职卫士,乡间小路刚被走过几行深沉的脚印,不一会雪再次覆盖,又是白色的了。沟边的枯草是白的,里面的水未结冰,混上雪已非冰而是两者的混合模样,粘稠度颇高。挡风玻璃上不一会模糊,呼出的热气一瞬即消。我在窗上画着儿时的记忆,思绪混乱。

耳机的另一端是《遥远的她》,南国未曾落雪,此刻艳阳高照吗?这一年,广州落雪,人称罕见。

说到底,我非处北国。最不过瘾的是,中午太阳照耀,雪即化,只有阴凉处残存曾下过雪的证据,好不痛快。还有,下雪毕竟没有化雪冷,神经瞬间紧绷。

如果是下雪的天,作为领导的表哥总是让我提前回家。我在邮政负责刷粮食补贴的存折,打印文件等等。还是不轻松的,一天到晚被人围着问这问那。对于一些中年妇女还有一些老头老太太,你稍不得其意,是会挨骂的,而且相当难听。但以上现象毕竟是少数,多数人还是在这样寒冷中让我暖的不行。有些老人不会写字,我就帮他们代写。写成之后,他们会不停的说谢谢,还有递烟给我的,客气礼貌是无法形容他们的行为的。在邮政的日子,还认识几个退休的老干部,其中不乏党委书记一类的干部,与他们交谈,如同自家长辈一般,亲切的紧。一对老夫妻取完钱,相互搀扶走在路上,我不经意间看到,眼睛立刻湿润了,我是一个感性的人吧!傻傻的望着,直到人都走远,只留四行深沉的脚印。

奶奶要是还活着,估计也是这般步履蹒跚吧?

……

谁曾想过,一个年且十六的孩子如何挺过最亲最亲的奶奶去世后的那段时间?

是坚冰寒冬里唯一的热泪;是洁白的落雪一瞬间融化;是融化的心上的血流过绽开的伤口!是两行血红的深沉的脚印!是痛啊!是切肤滴血的痛啊!

……

一个清晨,照例坐上车。昏昏噩噩的等待终点。“嘭”的一声,全车都震惊了。对,发生车祸了!索性是小车撞上我们大巴车,正中我的左后方,现在想起,心有余悸呵。这该是一个不好的兆头,我现在想想,这样说到。

去年年前二十七,回到家,没有人,屋里黑黑的。爸爸打电话,说我姥爷摔倒了要去住院。隐约中便有不祥。

后来的后来,再有人通知我,姥爷是突发脑溢血……正月初一,姥爷还是走了。

记得最后一次见他,还是我考上大学的那个暑假。他让我存了他的号码,还给我的几百块钱,我坚持不要,于心不忍。告别时的不经意的一瞥,叫做永别。

年后还有雪,但再没那么大。我一个人落寞的走过无人走过的雪路,想象中还是错过了,还是错过了。一直走,不回头,身后就只剩两行深沉的脚印。

我期待爱情与阳光,一切似乎并不刚刚好。

今年暑假,去颍上县带辅导班,工作还行。但是,一个人在外,难免会有些不舒服的地方。住的地方没有空调,好多夜晚燥热难耐,只能拿着席子睡在教室的地上。吃饭花钱时,也比以往更扣门,大热天,一身汗的坐在街边吃着饭。最热的时候,常常头发热,后背湿透。一个人在外的难处,只能一个人忍着,就算是委屈,打碎牙,也要笑着咽下去,才是识趣。也许,猛然醒来,发现只能依靠自己时,才是最孤独的。现在是这样,高考前夜循环播放《英雄的黎明》更是这样“悲壮”。

“你有酒吗?”

“我有故事。”

明知道无奈结局还去努力的人才是无畏的。而强大的,恰巧不是无畏,而是有畏。正因畏惧,而勇敢战胜畏惧的人才是最强大的。仿佛看到了一支残兵败将不得不与敌方精锐决战时。每个人都曾畏惧,可绝无退缩。没有时间考虑,每一个死亡的瞬间!直到同伴一个个血肉模糊,直到自己也身首异处。真正战胜自己难啊!

曾经的许多年,我自认是一个人走过,而且相当“悲壮”与坚毅。直到渐渐成长,知道了我拥有什么,以及我需要什么,于是心上的窗子被打开,豁然开朗!现下想,那时的叛逆与青涩无可厚非。与现在的成长比起,我都走的那么坦然、淡定。一如许多年前,我那双冻僵的脚挪步雪地,留下两行深沉的脚印。而这一切,正是我最美的年纪的最好的见证。

一路走下去,时间过的真快。我最好的年纪,所剩无几,但又似乎才刚刚开始。是年少无知,走过冰面?是无法回头,用冻烂的手指轻写去?是阴阳隔绝,人间黄泉不复见的怅然、无辜与悔恨?是烈阳炎炎,每一颗滴入泥土的汗水泪珠瞬间蒸发,无从启及?是我所欠的那些人,是一抔抔黄土养育身躯,滋润灵魂?是一次次呜咽,是一次次热血沸腾,不屈里咽下碎了的牙齿?

我讲过,我期待阳光。但这这并不妨碍我等待久违的白雪。十月就快过去,我的世界叶落分分,我的生命旺盛奔放。第一场雪,认真的雪,我将得到我需要的一切。让严寒侵袭我身体更加强烈,我将赠雪国两行深沉的脚印!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