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木残花-53-分开的前叙
文 / 刘承义 2016年11月01日 13:15:17 310

又到了初冬,又到了这个包含了我们在一起欢愉与悲伤的日子。我停止了逃避和不敢回忆的软弱。

国庆第五天,“每一天醒来,都会情不自禁的想起你,想你的笑,想你的声音,早安!”,我习惯的早起,然后到教室等你,我们俩在教室里的话很少,常常都是处于一种寂静,你每天上午都在给弟弟整理英语短语,下午变回寝室,似乎没还有意识到高三的紧张和所要面对的艰辛。

那天我在想做物理卷子,说实话,那是我的道行还真的差太远,才进入高三,大一轮复习也才开始,几乎我都不回我做那些题,但又不服输的和它僵持着。“你下午又要回寝室吗?”,“不,承铖他们说去打羽毛球。”,“噢!”……又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我很害怕这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我看时间也不早了,“走吧!去吃午饭吧!”,“嗯。”,我和她一直无话的走到了操场——望江亭!这时候有一个女生拿着相机在四处拍,她变得有些警惕,然后和我保持了一段距离,我疑惑的跟上去,直到走过那个女生,她又扭过头看,我更为不解了,问:“怎么了?”,“会不会是在拍早恋那些人的哦?”,我蒙了,也是她是老师眼中的乖孩子,我也是“三不管”。“别担心,应该不会是吧!”,“嗯。”但她的表情却变了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担忧。我们在外面吃了饭,我回寝室给她发了一封短信,“不要担心了,如果被陈波或你家人知道后,就说是我喜欢你,我在追你,你没有答应就行了!”,“有这么严重么?不会吧!”,“反正你不要多想了,不要担心,被知道了我会顶下来了的,不会让你家人来责骂你的。”,“嗯,知道了,我觉得也不会有这么严重。”,“嗯嗯,下午,真的不去做作业吗?”,“不去,不去。”,我知道她不会来教室,我坐在床上,盯着手机,木了,回想着“可能是学习比较重要嘛,忽略了你的感受。”,如果真的这么在意学习,为什么这么浪费时间,亦或着是你对所谓重要的学习都是这样,那我又是何其的悲哀呢?我很想很想抽支烟麻痹自己,可我这里却没有,答应了她的。过了几分钟,“嗯,那下午打打羽毛球然后就回寝室休息吧!天冷,不要乱走。”,“嗯,你也多穿点衣服,冷。”,“下雨了,你们还出来耍吗?”,“他们骗我,根本就没有人。”,“你在那里等我。”,虽然雨很小,但我也想把伞给她拿去。但她没有回我短信,我给她打去电话,“你人在哪里?”,“寝室。”,“寝室,不是出来打羽毛球了吗?”,“嗯,因为没人我就回来了。”,“嗯,好吧。”。

我走到阳台上趴着,看看外面,为什么现在在一起了为什么感到更孤独?为什么又这样冷淡?磨合期,这个磨合期需要多久?我们还需要有再磨合下去的必要吗?

“风起了,叶子黄了,秋天将走远了,寒冷的冬天也近了。

天暗了,清辉凉了,月亮也暗淡了,耀眼的繁星不见了。

她来了,眼睛红了,幻想成真的了,悲伤的心境失踪了。

她说了,感动到了,不离与不弃了,不安的担忧也来了。

我累了,爱怕疼了,别再来敷衍了,一年的痛苦早够了。

我信了,在一起了,一切都为你了,别样的孤独落寞了。

我认了,喜欢你了,想做好男友了,那样的我却更老了。

我爱了,属于你了,别让我流泪了,冷漠的我请你走了。”,我的心很重,在黑板上缓缓的写着,我想留下它让你也看看,别那样对我,好吗?我从不欠你的,但我又怕会伤害到你,于是就重重的擦去,我已经没有心情去学习,给何笔姐打了一电话,让她出来陪我走走,那是何笔生日的前一天。

我们在不大的木洞闲逛着,她问我:“怎么了吗?”,“没什么呀,就是想出来走走,又不想一个人。”,“噢,那你倒是笑笑撒。”,“呵呵,我又不是卖笑的,”走到车站旁的桥头,在桥上站着,看看那些船,那些水。每过一个客车桥都会抖,我问何笔姐,“如果这桥受不了了,会不会垮?”,“不会吧,都抖了几十年了。”,“呵呵。”,她很调皮的把石缝中的一朵花给拔了出来。“嘿,不要这样子好不好,你又不养它。”,“我就是想把它拔出来。”,“那它不死呀,最毒不过妇人心。”,“嘿,怎么说话的,我不养,你可以养撒。”,“为啥子要我呀,又不是我拔的。”,“不然它就要死了…”,这让我很无言以对,最后,她又问了我一次,“怎么了?”,“我觉得有些累。”,“学习吗?”,“不。”,“哎,又因为那女生噢。”,她看过我写的《百木残花》,“嗯,我和她在一起了。”,“那好呀,正不是你希望的吗?”,“可能是嘛!”,“那又为什么会觉得累?”“呵呵。”,她见我没有说话,说:“开心点,你最不缺的就是乖妹子,你想想,没有她了,你可以有很多的’女朋友’,这是件好事。”,“呵呵,是呀,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哈哈,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这时候,峰子给我打电话了,说看到我了,又和哪个女生在桥头,不是张洁样!他刚好坐车来木洞,他说他先走不打搅我。我真的很无语。我和何笔慢慢往回走,又遇到了黄云飞,他也同样的躲开了,给我打来电话,“你边边的女的是哪个,别饶,兄弟媳妇唛!”,“我遭得住噢,不是呀,茂林他姐,上次还一路喝酒的那个。”,“噢?是吗?没有看清楚,拜拜。”,我转过头对何笔说,“你看嘛,你被以为是我的女朋友了…”。“哈哈,她会不会打我噢…”……

晚上,我和峰子在凯凯面庄吃饺子,峰子请的客,因为他还欠我钱,她和刘承铖在那个烧烤摊吃烧烤。我们几个回来的时候遇到了陈波,陈波很耿直,啥子也没问,对峰子说:“耶,杨峰,你也提前来学习唛?”,“呵呵,哎呀,我刚刚才到,来翻会书,打打篮球咯。”,“噢,还是多看会书,高三了噢!”。我和峰子投篮去了,陈波也去给九班的上课了,她呢,就先回了教室。

但没过一会,我们就上去了,看见她在最后一排玩手机,“哎,又在玩手机,该看书了。”,我看她在玩,我就去削了一个苹果,喂她,我和峰子吃了大部分。气氛温暖了许多!但她玩了很久的游戏了,没有一点要学习的样子,我抢过她的抱枕,正准备去抢她的手机,她就反应过来了,盯着我。哎,“你不要你的抱枕了?看书嘛,看书我就还你。”,“你拿去嘛!”,哎,无奈,我又回去看书了。晚上又冷了起来,我看了看她,走到她面前拿着她的抱枕,“抱着,天冷。”,“嗯。”她挺意外的看了我一眼。

后来,陈波来了,看到我们三个在不同的地方各干各的,笑着说:“你们是我们八班的希望噢,早点努力的话现在又不一样了。”,然后我们和他扯了几句,就一起回去了。

那一天,或许是我陷入困惑和迷茫的深渊的开始,那时我觉得我很孤单,还可以继续,会好起来了的,但,很快很快,就没有了…后来!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