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爱情
文 / 2016年10月31日 21:12:19 306

1

沿着学生街一直走,街角处有家也算小有名气的臭豆腐店。

身在福建,豆腐当然是福建的豆腐。至于这手艺,确实是从长沙引进的。再加上该店的宗旨是“做无公害的臭豆腐”,不敢说门庭若市,生意还是不错的,偶尔还能听到本校的学生自豪地推荐给他们的朋友们。

按说一家臭豆腐店,安分点取个诸如“臭豆腐”或者“长沙臭豆腐”的名字之类就好了,这店店名却颇令人意外——飞碟。什么鬼啊?不,什么外星人啊?老板呢?

老板是我的高中同学,大学也是一个学校的,只是专业不同而已,一个不满足于当程序猿的软件编程专业的学生。他叫大飞,极具幽默天赋,我的整个高中都是在他的笑话中不知不觉度过的。特别是高一,晚自习时,我曾一度着迷到放弃自己前排的座位转移到后排听他哔哔,不然的话我觉得我能上一所更好的大学的。至于他为什么也和我考上一个名声平平的学校?他的说法是,高考那天,他自己造了个600分的发型,后来被风吹乱了,气场受到影响。

他有一个梦想,谈好多次的恋爱,

和不同的大胸美女。条件不允许的话,可以不太美,但一定要符合另一个条件。当然,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对未来的意淫,我们嗤之以鼻。他一意孤行,高中的时候,为了实现他的梦想,一下课就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看人来人往,他希望遇着一个有着胸器的女孩。

六月马不停蹄地来了,就快毕业了,我想我将离开这座城市,而大飞应该还会守着这家店吧。以后的以后,谁还说得准何时才能再见。于是,我想去看看大飞。

今天是周末,快11点了,客人却不见少。店不大,大约20平米,店里只有大飞一个人,大飞有点忙不过来。看到我来,喜笑颜开地指挥我打下手。一直到近凌晨一点,大飞才算解决了营业问题。然后大飞自己弄了一盘子臭豆腐招待我,我也不客气,从冰箱里拿出饮料开始胡吃海喝。吃过这么多家臭豆腐,就属大飞家的臭豆腐最有感觉,可能是大飞真的很用心做臭豆腐的缘故吧。

“咦,老板娘呢?”吃了五分饱,

我终于发现我刚才觉得不对劲的地方了。

“走了。”大飞故意表现得满不在乎,“她说他爸不放心她一个人漂泊异乡,让她回省内找工作。”

“你没挽留她吗?”我能看到大飞心里的落寞。

“该来的来,该走的走,怎么留得住?别说这个了。”大飞不满足于饮料,起身抱了一箱啤酒过来,说:“来!今晚我们俩一醉方休。”说好的我们俩,结果他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喝了两三杯,大飞嫌一直倒酒麻烦,干脆吹起瓶来。其实他的酒量并不算好,只是心情不好的人总是想用酒精麻痹自己,不管管不管用。一个小时不到,半箱酒没了。

“小伙子,不简单啊。几天不见,酒量见长啊。”我也开了瓶酒,握着酒瓶想和他碰一个,谁料这家伙就趴桌子上了。

我只好替他关了店,然后送他回他租的民房。我扶着大飞一路走走晃晃地回去,大飞这家伙又高又壮,死沉死沉的,力到用时方恨少。大飞平时话多,喝醉了也歇不下来,一会嚷着要继续喝,一会边喊着小刀边要抱我。我实在是欲哭无泪。

2

哦,他说的小刀就是我说的老板娘。大飞遇见小刀是在大二上学期,那一天我也在场,地点就在他现在的臭豆腐店里。

那时的这里,是一家奶茶店。由于各方面原因,老板想把店铺转租出去。又恰巧大飞室友的一个老乡(原先也在我们学校读书,大三那年去当了两年兵,那一年又回来继续念大学)当兵回来,不满足于大学生那种整天在游戏里打打杀杀的生活,花了5000块从湖南老家一位制作臭豆腐的老先生那学得真传,然后打算在我们学校自主创业。大飞从室友得知这个消息后,大有种相见恨晚的激动,要了兵哥的联系方式,然后相约再次面谈,如果顺利再顺便和奶茶店老板也谈一下转租事宜。

我是被大飞拉着去的,说是我比较机智,让我帮他参谋参谋。既然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拒绝,所以我也去了。一见兵哥,果然和我们这些混迹大学的气质不一样,除了肌肉外,身上散发的成熟气息也是蛮能够征服人的。所以,商量了一会儿,相关事宜谈好,就解决了。兵哥说有点事就先走了。

我和大飞两人坐在店里喝着奶茶,边聊着关于开店这个事。

我正在唾沫横飞的发表我的意见时,大飞扬了扬他的眉毛,示意我转身看,我当然懂他的意思,每次他看到符合他标准的妹子,都是这个动作。我倒是无所谓,不过还是习惯性地转过头。

好几个女生在喝奶茶聊天,我按照大飞的思维方式一下看到一个胸部比较可观的妹子,再看了一下她的脸,转过头,对大飞竖了一个中指:“能不能不这么肤浅,兼顾一下外貌好不好?”

大飞一脸迷茫,然后晃过神来,用手沾了些杯子外的水珠,在桌上写写画画,标记目标的位置。明白了他的想法,我再次回头瞟了一眼,眉清目秀,微笑着,挺清纯的一小女生,有几分陈都灵的感觉。不过,她的胸,好像不符合大飞的审美。

“够了。”大飞拍了拍我肩膀,“我现在郑重宣布,这女生我预定了。谁也别和我抢。”

“这符合你的要求?你不会因为刚失恋,就饥不择食吧?”大飞之前有过一个符合他标准的女友,长得也还不错,处了段时间后大飞说对她一点感觉都没有,接吻时感觉像在亲猪,就解散了。

“怎么可能?哪里来的失恋?是我提的分手好吧?”大飞一脸放荡,“我可能中毒了。我喜欢上她了。你去帮我要个联系方式,晚上请你吃大餐,怎么样?”别看大飞刚才满口承包鱼塘的气势,一到关键时刻就虚的不行。

我本来看在大餐的面子上是愿意干这事的,后来想到这家伙之前给我开的几张空头支票还没兑现,于是就停止了我前进的步伐。大飞还在纠结,那群女生却买单走了。大飞对此深感遗憾,直呼我残害了她的爱情,要我买单。

未完待续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