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袖惊鸿舞,再谱旧时殇
文 / 舒儿倾城 2016年10月31日 20:19:18 305

梨花纷纷漂洒旋转落地,漫天的鹅毛安守着明日的静好,随袖一舞扰君心,不知何时随来的机遇,只愿长安城前擦肩而过是归人。

微风轻拂晕开阵阵水韵,湖边的杨柳姑娘怕是早已梳洗过自己的长发,待远方乘船而归的公子依柳弹琴。船依畔而停,随风舞动的长袍,勾起了岸边谁家的心房?低头遮羞,一截柳树枝深插湖心,芳心暗许,只是不知船上的公子可明了,不然恐早已飞身而置。

琴声幽幽扬扬的响起,优雅易远,恰到好处。帘后弹琴的人身着一袭白衣长衫,盘坐琴前,同这雪白的梨花融为一大盛景,这场美景似在梦里相识。弹琴之人放慢了手的速度,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缓缓奏出,梨花随之舞蹈,轻落一地的雪白。

漫天的白雪勾起我零碎的记忆,心怦怦然然,脚上的步子渐渐加速。徒步帘前,轻声的询问道:“公子,你我可否相识?”他缓缓抬起头,轻轻一笑,抱着琴大步走出亭子,留下一话:“姑娘可否问问自己的心房。”

我的脑海一直重复这句话,问问自己的心,我的心似曾被盗走过吗?只感觉心房空落落的,好不安生。痴痴的望着走远的男子,衣诀飘飘,似曾相识。

隔日又听得琴声高奏,笛声幽扬,水面微微泛起涟漪。坐在岸边执手弹琴的人不急不缓,我提着裙摆踏着碎步悄悄靠近,许是看清了弹琴之人,心中一阵疑惑,这人不就是那日坐在亭子之中抚琴之人吗?为何今日又坐这岸边再次拨动琴弦,扰了我甚是清静的心。我开便问:“公子,你可是认得小女子?”

只见他摇了摇头,轻轻回答:“在下并不识得姑娘,只是不知为何就想弹琴给姑娘评赏。”

听完他的话我心中更不知原因从何追究起,许是前世注定的吧,一世长安,一世长宁。

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我的心中升起不安的情绪,不知是欣赏而是爱慕,自己也不知这是何缘故,明明才匆匆见过两次,我便芳心暗许,这似乎显得极其草率。微风拂过,湖面波澜阵阵,我定不下心,可我却硬着骨咬着牙,没去呼唤前方抱琴而走的人。因为不可轻易说出口,长安城前终是擦肩而过为归客,不知日后在他乡遇见是否感觉依然,容颜依旧。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若以后在天涯两端得以重见,便是前世所定之缘,梨花开满山,染遍半山腰,轻甩衣袖惊鸿一舞,定能叫这满山的梨花尽失颜色,让遍地的高山花容失色,一曲一舞动长安。

总是一些温柔擦肩而过,总是是曾相识慌了今日,你离开我默默道声珍重,你来时我热情相迎,只愿不再轻言几许。

缘不知从何起扰了曾经的安静,静守你来时的足迹,待有日你抚琴我惊鸿,只许来时的相遇,长长久久永相伴。

轻叹,念你无恙,念你安然!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