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深情一饮而尽
文 / 沈鹿之 2016年10月31日 17:40:18 316

文/沈鹿之

这世间啊,还有第三种幸福,爱的人幸福,你也不要放弃幸福。

1

2010年,姜旺和露雅相识在计算机二班,两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人相遇了,故事便开始了。

露雅是个胖姑娘,肉肉的脸,稍显圆润的身材,一米六几的身高,爱穿帆布鞋和宽松的衣服。

姜旺看一眼,就觉她得那种乖乖的姑娘。

事实也相差不大,露雅好说话、爱笑、爱帮忙,姜旺坐在露雅的后面,无聊的理论课时,姜旺喜欢看她,同学们也乐于取笑他,终于在室友鼓动下,他开始追她。

鲜花电影吃饭,姜旺使劲浑身解数,两个星期之后,终于得到露雅大方点头认可。

从此班上多了对情侣,把本来沉浸如水一般的班级,掀起了不少波澜。

十七八岁的年纪,适合打情骂俏,姜旺越跟露雅相处,越喜欢这个胖胖的姑娘。

中专三年,他没想过继续读,时光匆匆而过,转眼就到了毕业。

实习前夕,姜旺在蓝天白云下等着露雅参加同学聚会。

他在拉着露雅时,突然萌生了这样一个念头:“或许一直在一起也不错。”

天知道,他以前从不是深情的人。

晚餐订在一个环境很好的小店,盛夏时节,一群人把餐桌围了个满,因为有女生在,空气里多了几分暧昧的味道。

这一顿饭吃了很久,姜旺结账了以后,领着人去ktv,一群人你来我往,直到嗓子沙哑,才肯放下话筒。

姜旺把好不容易夺来的话筒递给角落里的露雅,两个人在起哄声下唱了一首《今天你要嫁给我》。

月朗星稀,姜旺的歌声里蒸蒸日上的只有幸福。

一群人注目之下,他笑着问露雅,愿不愿意在这座城市里同他一起生根发芽。

露雅笑笑,说这话两个人谈比较好,于是姜旺拉着露雅出了ktv。

厚厚的云悄悄爬上夜空时,姜旺明显感觉,露雅的手已经汗湿了,他好奇问她:

“你这么紧张干嘛?”

露雅也不躲他的目光,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姜旺。

“姜旺,分手吧。”

姜旺心头一紧:“为什么?”

露雅看了姜旺一眼,幽幽的说:“我不爱你了。”

姜旺吓了一跳,怎么也不相信露雅说了这样的话。

他不回答,沉默着把掌心里的手攥得更紧。

“放手吧。”

姜旺一怔,随即露雅肉肉的手挣脱了他宽大的手掌。

那天,姜旺一个人又回去了ktv,唱到人家关门,喝了二十多瓶啤酒,醉得分不清南北,可嘴巴里说出的还是露雅的名字。

2

那之后,露雅去了另外一个城市,姜旺留了下来,像他当初说的那般,生根发芽。

三年以后,姜旺和露雅再次相遇时,露雅已经从一个乖巧的胖姑娘,变成一个漂亮时髦的胖姑娘。

再相逢,露雅亲切的和姜旺打招呼。

“老同学”成了他们之间旧时关系的总结,姜旺很想问问露雅,人怎么可以说不在意就不在意。

那天晚上他又喝很多的酒,烂醉时他拉着小时,问她露雅为什么不跟他在一起。

小时气得一把抢过他手里的酒:“为什么为什么,这太平盛世,又没有战火纷飞,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她不跟你在一起,不过是因为她不愿意。”

姜旺一听这话,光顾着悲伤,倘若他的目光多在小时脸上停留多那么几秒,他应该就能看到盈盈月光下,小时湿润的眼眶和涨红的脸。

小时将杯子里的酒一口灌下,三年了,他还是不忘她,他还是不爱她。

那天晚上,他们喝到很晚。朋友们纷纷走了,只剩下姜旺和小时,两个烂醉的人,小时呢,走路东倒西歪,可脑子清醒得不得了。

路人看着这两个醉酒的男女,投过来的多是鄙夷的目光。

小时假装看不到。

跌跌撞撞的,还是去了酒店。

“发生了什么吗?”我问小时。

她抿了抿嘴,回以我苦涩一笑:“什么也没有发生。”

她吻了吻他,也只想吻吻他。

第二天,小时走得很早。

姜旺醒来时,除了头痛,实在想不起其它事来。

退房时,前台记得这个醉酒的男子,打趣说:“怎么不跟你女朋友一起,她都走了好一会儿了。”

姜旺一懵,随即笑了笑回答:“她先回家了。”

这往后的日子啊,还是像从前一般,姜旺和小时,只是简单的同事关系。

“有时候这样也好,至少他身边除了我没有其它女孩子。”

她顿了顿,又说:“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开始联系,约会,直到又在一起。”

“而我,直到前几天才知道。”

小时将手中的咖啡全部喝了下去。

“服务员,麻烦续杯。”

她点的黑咖,一丁点儿糖也不加,也不品,就这么大口大口的喝着。

我问她苦不苦,她摇摇头,眼泪就掉了下来。

她孤注一掷的爱情啊,比这咖啡苦多了。

3

中秋前夕,姜旺说要请同事们吃饭。

小时去得很早,贴心的为他们买了酸奶,因为喝了酸奶再喝酒这样不容易醉酒,她把蓝莓味的都给了姜旺。

同事们都暧昧不明的笑她,一群人叽叽喳喳争抢着说我也要蓝莓味的。

她把同事伸出的手打了回去:“蓝莓味的是姜旺喜欢的。”

她是司马昭之心,一心只向着姜旺。

可等姜旺牵着露雅出现在餐馆时,一群人突然就安静下来,小时看到这一幕,还没等他们两个人落座,她就逃一般的跑去卫生间,小时才知道,那顿饭,原来是庆祝他们再和好。

等哭够,调整好状态回来了,一群人已经开始动筷。

饭桌上,姜旺和露雅一个个敬酒,到小时时,露雅说:“听说你一直很照顾姜旺,我代他谢谢你。”

小时听得出来,这话里的意思是:我回来了,你不用再缠着姜旺了。

她有些尴尬的拿起酒杯,喝完了就看着姜旺和露雅发呆。

女孩子是爱比较的,小时说。

露雅有些胖,笑起来肉肉的脸,算不得很漂亮。

小时甚至在心里偷偷的和露雅作了对比。

“我各方面都不比她差呀。”她苦涩的笑了笑。

我说,我听了好多好多爱而不得的故事,却独独总结不出安慰的话。

她笑笑说没关系,感谢我听她的故事。

我们聊了很久,店里放起了音乐。

这些年啊,小时喜欢姜旺,喜欢到整个部门的人都知道,可她不愿表白,她说他心里有人啊,她怎么挤也挤不进去,所以就等吧,等到他挪出一点缝隙,她就争取进去,可等着等着,她终于等到他又和露雅在一起。

她低着头,细细的声音传来:“昨天,我看了一部电影,里面有句话说,这世间有两种幸福,一种是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幸福,另一种,是爱的人幸福。”

“对我来说太假了鹿之,太假了。”

“我只有这样狭隘的爱,爱他,不过就是想在一起。”

后来呀,小时就和姜旺越走越远了,她不再热天给姜旺送饮料,也不在雨天给姜旺送雨伞。

偶尔他也常常跟同事们说,和露雅在一起他很幸福。

他明里暗里,还是在委婉的告诉小时,不要等他了。

小时呢,大概从看到他们牵手出现那一刻起,就死心了。

她说,也不想问他们怎么就又在一起了,随他们去吧,他们啊,就是她的南墙,她撞得遍体鳞伤,现在该回来养伤了。

5

不是没人爱小时,她年纪轻轻,俏皮又可爱,笑起来的时候有浅浅的酒窝,这样的好姑娘,不应该一杯一杯的喝不加糖的黑咖。

她说:“陪我走走。”

随即她将杯里的黑咖一饮而尽,像饮尽她的一番深情。

我起身,告诉她其实这世间还有第三种幸福。

第三种啊,就是爱的人幸福,你也不要放弃幸福。

她点点头,转过头问我:“鹿之,有个男生追我很久了,我答应他好吗?”

我看着面前一地的阳光,回答她:“好。”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