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情
文 / 三生缘 2016年10月31日 13:15:22 332

 

说是故乡,其实也只是因为全家搬到了城里,那个简陋却承载了我的整个童年的小地方就成了我的故乡。

 

/故乡不大,也只是一个有着二十来户的小村庄,位于交通不便的偏远地方,至今村内依然没有水泥路。但就是这样一条晴天灰尘多,下雨天泥泞不堪的路却是我通向求知学堂的唯一一条路。那时候也小,没有怎么抱怨过,现在也只记得每天上学放学时,和几个小伙伴一起蹦蹦跳跳的快乐过程,伴随着路途的还有村子里人们的吆喝声,声声入耳。

学校就在我们村子的最北端,一个年级一个班,总共也就七八间屋子。我开始上学的时候,小学刚刚结束五年制,从我开始实行六年制教学。那时候学校有个高年级学生和我同名,彼此若是碰到一起时,总是在名字前,加上个“大”、 “小”之分,后来他先毕业了,我也被去了前称。

小孩子总是喜欢玩,我们那时候玩的大多是弹珠,自己叠的纸牌、纸飞机、纸蛤蟆,还有老鹰捉小鸡……男孩子们也玩“斗技”这种游戏,单着一条腿,跳啊跳,然后在对撞在一起,女孩子更多是跳绳,跳方格子。后来也渐渐玩起城里孩子们玩的东西,电玩之类的肯定是没有,那时候玩的是什么溜溜球啊之类的,好几个男生在一起各种耍。当时我也有,不过才买来几天,就被我摔坏了,为此我还哭闹了一番。

那时候我自以为玩的最好的是乒乓球,总共两张球台,一张球台中间有条裂缝,另外一张还好。我们用的还是很旧的球拍,有的拍子皮没了,只剩下光光的面板,还有就是玩的人多,台子少,都要排队等候。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一有时间就玩,尤其是体育课和老师对打,那是我们最开心的时间,我那时因为球技还可以,能和老师对打好几回合,很是得意。有时候周末,我们在家呆着无聊,也会偷偷的从学校围墙翻进去,几个人凑一桌,玩到天黑才回家。只是后来,学校返修,乒乓球台被拆了,还好那时我也已经五年级,是我离开家乡去城里的那一年。

除了上学,我们也有寒暑假。每次到暑假,也是我们最舒服的季节,即便天气很热。村子里总是有大孩子们,他们是我们小孩子们的大哥哥,带着我们随处逛,有时带着我们在整个村子里捉迷藏,很不幸有次玩游戏时,我不小心走进一个新盖的房子里,不小心脚底被一枚生锈的铁钉刺中,然后就是挖肉等,疼了我好些个月。大孩子们当然不只如此,每天下午正热时,一群孩子聚在一处有吊扇的人家,打开电扇,堆起扑克,大王小王的叫喊起来,全是不花钱的游戏。最自然的就是到村口小塘,河沟里面掉虾,和虾斗智斗勇,往往是妈妈老远喊我们回家吃饭,我们还是依依不舍,不愿离去。

最热闹的是冬季,因为要过年了,村子里在外打工的壮年们都回来了,处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到了大年夜,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饭,看春晚,燃放烟花爆竹。因为爸爸兄弟几个都住的比较近,所以我也和几个堂哥们一起玩耍。然后姥爷家也在附近,大年初二一般是去他家的,在我们那初一是不能外出的。亲戚也会到我家来,妈妈在厨房生灶做饭,我就在家里各种转,很是热闹好玩。

后来我去了城里,原来的小伙伴也没有联系方式,学校也变了,过年时也就我和爸妈在一起,也算的上温馨。

然后便是这样的过了好几年,也有十年了吧。起初回去时候,觉得小学已经没有几个学生了,听说有个年级只有五个人,年末老师发奖状都有点不好意思发。村庄里面的人,大都觉得我面熟,想了半天才记起我,我对他们也没有了最初的感情。之前的村庄里的小伙伴,偶尔会碰到,他们有的已经成家立业了,我们再见面,相互语塞,好半天才大吃一惊,喊出名字。而小学同学,再也没有见到,还记得初中时,有个女同学来找我,我想了半天才发现她是我小学同学,兴奋的叫出了她的名字,但是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后来,回想起来,那个女孩名字我都叫错了,她不叫李娜,她姓刘。

有时,在平日里回老家去看看爷爷奶奶,发现整个村子很陌生,年轻人早已外出,老人们有的已经去世,村子里面没有什么人,若是秋天来到,真的有一种荒凉的感觉。

最近几年,人们都在争先恐后的盖房子,说是可能会拆迁之类的。村子的面貌已不在,有时候走在本该有条小道的路上,眼前却是一座新房,让人半天回不过来神。前段日子,爷爷突然离世了,奶奶也被几个儿子女儿接到城里。我不知道以后我还有什么理由或者借口再回去看看,看看那个养我十年的地方。我不知道那些看着我长大的老人们,我还有没有机会看着他们老去。我不知道我的村庄还会存在多少年,能否当我年老时,我还能回去,寻找童年的回忆。我只晓得,我已经快一年时间没有回去了,爸爸说,现在没有要回去看的人,而我也不忍心再目睹童年乐园的破碎。

十月二十七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