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花的诱惑
文 / 爱家的人 2016年10月18日 12:22:14 323

韭菜花,运城人俗称“韭花”,农历八月,是韭菜花的上市时节,每年的这个时候,韭菜花那独特的香味,开始刺激着人们的味蕾,肠胃也跟着兴奋起来,挑逗人的食欲。

韭菜是我们生活中最普通的一种菜肴,春季里的头茬韭菜最为好吃,冬季的韭菜颜色浅黄,嫩而味美,也为人们所爱,到了夏季各种蔬菜丰富起来,韭菜也就渐渐失宠了,有古语为证:六月韭驴不瞅。由此可见韭菜在这个季节里的地位了。

等到立秋以后,韭菜即生出一根根翠绿的苔茎,也叫苔白,嫩时亦可入菜,苔茎顶端开出一朵朵鸡心状的花骨朵,俏皮玲珑,远看似银近如雪,此花即为韭菜花。

记得小时谁家要是做韭花酱,就将择洗干净的韭菜花盛在筛子或篮子里,去村子里的大碾子前排队,因为韭菜花花期很短,大家都在趁这个时段制作韭花酱,有时侯碾盘一整天都不得闲下来,我们这帮小孩子总喜欢围在碾盘旁,很多人手里都捧着一个馍馍,就等谁家韭花碾好了,主人把韭花酱收拾进带来的罐罐里,碾盘上会残留着一些韭花酱,大家便一哄而上,将手中的馍馍掰开铺在碾子上,推动碾杆转几圈,馒头上就沾上葱绿绿的一层韭花酱,我们兴高采烈的享受着这个美味,这样的场景经常在我脑海里闪现,让人终身难忘。

现在要做韭花酱,却是另一番景象了,当年的碾子已进了历史的博物馆,代替它的是石臼子,将韭菜花放进石臼子里,用石锤一下一下的将韭花捣碎,工作量很大。买回来的韭菜花,要一个一个细细的挑拣,因为有的韭菜花蕊内会藏有小虫子,所以主妇们会格外小心,唯恐有漏网之鱼,择好洗净晾干,然后配上自己喜欢的佐品,或苹果或辣子,就开始“捣韭花”了。

有的还将白萝卜切成小丁,待韭花酱做好后,均匀拌入其中,绿白相间,甚有美感。制作好的韭花酱香气四溢,离很远都能闻到那种特有的香味,瞬间就撩起人的食欲,拿一个松软的馍馍,夹上新鲜的韭花酱,齿唇间的那份满足,那份陶醉,足以抵挡任何山珍海味的诱惑。出门在外的游子,每年的此时,也会传书信与慈亲,想念家乡的韭花酱,母亲便忙活起来,精心挑选着嫩嫩的韭菜花,配上孩子最爱吃的辣子,一瓶瓶翡翠般的韭花酱融入了浓浓母爱和款款深情,寄托着母亲对儿女所有的思念和期望。饭桌上一盘不起眼的韭花酱,也让他乡的游子嗅到了家乡的味道,感受到血浓于水的亲情,释放着他们在外打拼时绵绵的思乡情怀。

据说韭花酱还和书法有着不解之缘,即闻名于世的五代时期杨凝式的一首〔韭花贴〕,说是有一天,宫里给杨凝式送来一碟韭菜花,他吃了感觉特别美味,为了表达感激之情,当即书写一封谢折,其中有两句“当一叶报秋之初,乃韭花逞味之始”,写好后派人送至宫中,本是一次不经意的手书,竟成了一个传世之宝,和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季明文稿〕、苏轼〔黄州寒食诗贴〕、王徇〔伯远贴〕并称为“天下五大行书”,一盘韭花成就一篇绝世之作,纵观古今,真是空前绝后!

在我们菜篮子已十分丰富的今天,韭花酱只是一种最普通的菜肴,似乎也上不了大的台面,但它那别样的美味,任何佳肴无可替代,更重要的,它是我们脑海里挥之不去的记忆!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