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幸福校园生活
文 / 马建民 2016年10月17日 14:08:20 357

我曾在夜深人静时深刻反省过自己,上学时,我是个好学生吗?那时候,真不是。现在,哈,更不是,我的幸福校园生活已经远去了…… 记得大一时,郜开来和我同桌,不知道是他成绩好,还是他长得帅,他的学号居然是4号,而我,学习成绩放一边,颜值一流啊,却排到了38。不久,这个局面终于被班主任打破了。那天,天气晴朗,气温适宜,反正是个风和日丽的上午,班主任王老师的课,他一脸淡定,起立,坐下,老师好,同学们好的一套程式化礼仪过后,“下面点名,马大俊”,“到!”声音回答得洪亮有力,还透着股意外和兴奋的劲儿。简单介绍一下,大俊兄是班里大哥级别的人物,所有同学见到他都尊称他一声大哥,原因很简单,他恰好在班里年龄最大,无人匹敌。天纵英才,没办法,也没毛病。学习成绩也稳定,基本总排我后边,在班里属于下游偏下的水平。现在天上掉馅饼弄了个1的学号,令人兴奋,让人鼓舞啊!我真替大哥高兴,毕竟五百年前是一家,可是,让我惊喜的事情接踵而至,点完大俊兄,紧接着,就点了我的名字,我按捺住无比激动的心情,努力拿出一颗平常心,所谓宠辱不惊,云淡风轻的答了一声“到”。妈亲哪,那酸爽……连后来点姓王的谁,姓毛的谁,都不注意了。班主任不愧是班主任,就是有水平啊!点了10来个同学,郜开来不乐意了,低声问我,说一直在你前边,怎么还不点到我?我告诉他,你还看不出来吗?这次班主任来真格的了,用学习成绩重新排的学号!这郜开来听完虽有些怀疑,可还是一头雾水,我真怀疑他考试的成绩是不是全抄的,连按姓氏比划排序的道理都不懂,可悲呀!前排的班花儿李丽丽听到我的话,都绷不住,噗嗤笑出了声,一种成就感顿时油然而生,笑吧,博美人笑,对我来说,是太稀松平常的事情了。

自从英雄排座次坐上第二把交椅以后,我点名是越来越积极了,总是早早坐在教室第一排,坐如洪钟,目瞪口呆的等着老师点名。那时候一门课连上两节,第一节,必点名。于是乎,我在老师的心目中,好印象与日俱增。那位教机械原理的老师居然把我当成了班长,课间还和我探讨起教学思路的问题。我只能煞有介事的谈了几点自己的看法,比如多举例啦,多互动提问啦等等。好在课间休息时间短,总算交流无障碍,在第二节上课前一分钟,和死党王二承成功逃离听课现场,钻到了录像厅,酣畅淋漓的看了一场成龙大哥的《红番区》。

学习委员郝丽平,不仅人和字漂亮,学习也好,而且也出奇的有眼光。她认为我天赋异秉,素质超群,看到我不屑功名的样子,倾慕之余,小心翼翼的和我商量,如果不好好学习,多读些书,也是不白混哪。呀呵,说得我还心动了。学习好的美女总要给些面子,我本来就爱博览群书,这回,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什么古龙了,金庸了,梁雨声了,梁晓声了,贾平凹,路遥,霍达,钱钟书,曹雪芹,施耐庵,雨果等等等等,像鬼子扫荡一般。有一次,我在高数课上看《飘》,正看到兴头上,被高数老师发现,直接给没收了。他年轻时一定干过刑警,走到我旁边,都没被我发现。那可是我借的书,郝丽平的,无论如何,偷,也得偷回来!但先礼后兵,我先去向他要。还不错,他答应给我,但前提是写一份检查,一份让他满意的检查!这不简直是开玩笑吗?我上学那会儿,最擅长的应用文就是检查,他是撞枪口上了!于是我一挥而就,什么不认真听讲对不住老师了,什么不好好学习有愧于家长了,什么错上加错了等等。写完都没检查有没有错别字,就毕恭毕敬的双手奉上,他也挺认真,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连一句表扬的话都没说,从他那个装教案的布兜里掏出来,《飘》给了我。

不知不觉,两年半的时光倏乎而逝,马上去找单位实习。临别前的那个晚上,我和他,她,他们来到酒吧里,喝了个人仰马翻,天翻地覆。我表现得非常神勇,与陆续碰杯告别的同学不断的一饮而尽。最后,不知不觉,还回到宿舍床上睡到了天亮。

临上火车时,同宿舍的李俭,王骁勇等人来送我,他们说了很多祝福啊,惜别呀的话,说得我高兴得直哭,近于嚎啕。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