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文 / 昨天今天 2016年10月17日 12:22:19 324

“‘小民’你来公司干什么?”一早,在河源机械制造公司的大门处,公司的老总沈文山遇到了本家侄儿沈世民,感到奇怪;“‘文山叔’我想来你的公司找点事做做。”沈世民回答说。“什么,你找事做?你不是在浙大读书么?”沈文山与沈世民虽说叔侄关系,但只是本家的关系,平时走的不是很勤,所以沈文山对沈世民的情况不是很清楚;看到沈世民来自已的公司找事做,一时真有点不解,明明是在浙大读书的人,怎么一下子跑到公司来了?

沈文山近五十岁,是一家机械制造业的私企老总。这家公司虽然没有上市,可也是当地响当当的一家企业。资产过亿,拥有员工几千人,平日里公司事务繁忙,对于家族中的一些人和事,从来不打听,再说就是他想打听,也要他有这个时间!但是对于沈世民他还是知道的,因为这是他们家族中唯一个考上浙大的人,虽说这几年大学生多了,不稀罕,但是能让浙大录取的还只有沈世民一个,沈世民算是为沈家添光彩了。这样的人和事,沈文山自然会格外留意的。令他想不懂的是沈世民怎么不读书了?就是要找事做,又怎么不找自已?一惯以来,沈文山对沈世民是很看重的,这一点,沈世民应该知道,沈文山心里想。几个月前,沈世民的父亲在外出时出了车祸,一条腿被截。在医院时,沈文山因为没有时间,派了办公室主任去医院看望,并代叮嘱有困难可以去找他。过后,因为一直忙于公司事务,也将沈世民的父亲住医一事忘得一干二净,今天见到沈世民才想起了他家的遭遇。“‘小民’你暂时不要去找别人,先跟我到办公室。”沈文山将沈世民叫到了自已的办公室。

“家里究竟又发生了什么事?”沈文山问。

“就是我父亲车祸截肢这件事。”“这件事我知道,就是这件事你不读书了?”沈文山提出了自已心中的疑问。

“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父亲今后没法再挣钱了,要靠母亲一人养活全家。再说父亲在家养病也要人服侍,‘文山叔:’你说我这书还能再读下去么?”沈世民回答说。

“你这个孩子,家里困难是暂时的,再说,有困难我也可以帮忙,你读书是大事,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能考上浙大就说明了你是有前途的;你不能为了眼前的一点小困难而耽搁了你一辈子。”听了沈世民的话,沈文山为这本家的侄儿的一片孝心感动,语言中多了一份慈祥。同样是一代人,自已的儿子也在读大学,平时连个电话都不肯打回来问询一下。沈世民却为了父母放弃了学业,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那这样吧,你既然已放弃了读书,现在已木已成舟。你就到我这里吧,在办公室帮我的忙,暂时做一些文秘工作。”沈文山说,这倒不是他在有意照顾沈世民,因为一惯以来,他很看重沈世民,这个孩子稳重,值得培养。

“不行,‘文山叔’我既然放弃了学业,我就要从头做起,你让我在基层一线工学起吧,我想让自已有个扎实的基础。再说,一线工人工作辛苦,可是工资也多。在一线既多挣了钱,又学了基本功,同时又锻炼了身体,这对以后的发展有好处。”沈世民对自已的人生有着一定的规划。

越是这样,沈文山对沈世民越器重,这孩子太有主见了;不但对父母孝顺,而且对人生有主见,这样的人值得培养。“那么你想到那一道工序?”

“’文山叔’我想到车间做搬运工。?“什么?你要去做搬运工?你知不知道搬运工是如何做的?”沈文山大吃一惊,搬运工是整个公司最辛苦,最下层的活,一般都是没有文化的外地人做的。虽说工资还可以,但是所付的力气也是平常人的几倍。因此,沈文山实在有点想不通了。沈世民说要从一线做起,这个沈文山赞成,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沈世民会想从搬运工做起,这事,他实在有点想不通了。

“‘文山叔’我对做搬运工是做过调查的。搬运工是辛苦,但是有二点;一:工资较高,对于一个刚刚进入企业的员工来说,这是很少有的;二:搬运工穿梭于整个公司的生产流层,对于生产的熟悉,没有那一个工种能做到。”沈世民心有成竹。

“好!好!好!”沈文山连说三个好;他想不到沈世民这个孩子如此有思想准备。“叔叔我等你三年,三年内,如果能从实践上表现出你的能力,公司的最高管理层等着你!”

搬运工的辛苦超出了沈世民的想像。虽说国家规定的是八小时工作制,实际上,私营企业的工作时间往往要超出八小时。有时为了赶出货,加班都要七、八个小时,也就是说,连续上二个班。而搬运工则是随着工人转的,一线工生产几个小时,搬运工也就跟着几个小时。沈文山的公司是机械制造,生产的都是铁器类,搬运工则是将每道工序的产品转搬到另一道工序。虽说有小推车助力,但是人的肩扛手提还是少不了的。连续几个工作日下来,回到家,沈世民整个人都瘫下来了。毕竟他从小没有干过体力活,这项工作对他来说,无疑是脱胎换骨。

夜深人静,离校前的一幕幕出现在沈世民的脑海里;在那里、有他的追求、他的向往,他的欢乐、更有令他刻骨铭心的爱情……。

沈世民在大学里是个尖等生,同学、老师都很看好他,由于从小就喜欢看书,而且他的喜欢看书与一般青年不一样,因为他看的书很杂;人、文、史、杂,他都涉及。这就培养了他与众不同的个性。虽说他的外貌普通,但是,由于书看得多了,而且涉及的方面广泛,由于积累的知识,形成了他与众不同的气质和脾气。他读的是理科,可是他酷爱文学,因此他又是学校里各项活动的积极份子。由于从小生活在农村,所以他又喜爱活动,在学校的各项体育活动中也能经常见他身影。在学生中,他是一个受人欢迎的学生,在老师的眼里,他是一个值得培养的人才。虽说他在各方面都表现的很好,但他不张扬,在该收敛的时候懂得收敛。

这样一位优秀的学生,得到女生的青睐是意料中的事了。女生中,有一位北京来的同学,名叫吴箫。相貌中等;是一位从高级知识份子家庭出来的女生。二人悄悄的谈上恋爱了。女生在给家中的信上也向父母谈及了此事,父母对女儿介绍的情况很满意,私下里已将沈世民内定为自已的女婿了。告诉女儿说,只要毕业了,女儿可以携同沈世民来北京。显然吴箫的双亲有能力安排二人的工作, 不然才不会让二人同来北京,毕竟,沈世民是浙江人。在这个发达的地方,沈世民要发展应该不是很困难的。

一帆风顺的沈世民做梦都想不到,家里出事了!父亲出车祸了!姑姑一个电话如惊雷一般炸响在沈世民的耳朵边。电话里,姑姑再三交待,不让他过多的过问此事,因为父母不想告诉他,怕的就是影响他的学习。

一连几天,沈世民一直处在阴霾之中,他不敢打最话回家,因为父母是瞒着他的。只能是天天电话给姑姑,向她询问家中的事。由于心中的压力太大,最终影响了学业,老师发现了就向他了解了情况;问他是否需要学校出面让教师学生捐款。沈世民一口回绝,不需要,他的家庭条件还可以,不会为这几十万元而陷入困境。“那你有什么事郁闷?”老师说,沈世民无语,因为他在考虑中,对于家里的突发事故,他已准备停学,父亲截了肢,今后不能参加任何劳作,连生活都难自理。虽说暂时还不需要考虑经济,但是如此的情况下,自已已没有任何理由再读书了。作为父母唯一的儿子,自已需要回去,马上回到父母身边;陪着他(她)们。父亲没有能力再挑起家庭的重担了,作为家里建康的男子,有责任挑起家里的大梁。老师说以后可以,沈世民认为没有以后,只有现在,只有马上!

沈世民向学校递交了退学申请,学校虽然看重他,可在对父母的“孝”这个问题上,学校只能是无语。同学们为他婉惜,甚至有说他是个傻子,家里经济又不困难,他回去能帮上什么忙?放弃大好前程,不是傻子是什么!

在学校的湖畔边,沿湖生长着一排老柳树,树杆凹凸不平,仿佛是在诉说着岁月的艰辛;也许是它的身上藏着太多故事,这故事有着丰富的内涵。而这一切都与浙大的学子有关。一个夜晚,月亮还没有升起,只有几颗微弱的星星在天空中眨着眼;四周一片昏暗,湖畔的草地上散落地坐着几对青年男女学子。在这夜色中,窃窃私语。沈世民和吴箫也坐在湖畔的草地上,二人默默无语了半天。

半晌,沈世民说,“‘吴箫’真对不起,我不能听你的劝,真的,父母养育了我,现在父亲有了难,作为儿子的我,没有理由再在外继续读书了。我得回到父母的身边,陪伴他(她)们,帮助他(她)们,做我应该做的事,尽一个儿子应尽的义务。”

“你这样的尽孝有用么,双亲对子女寄托着希望,而这个希望并不是希望你陪伴在身边,是希望你有一个光明、远大的前程,你现在放弃了学业,请问今后你还会有什么前途?”吴箫继续在劝说沈世民。

“你错了,‘吴箫’双亲有难,做子女的不在身边,当然,如果是工作拖累,这是另外一回事;可是,现在是我的父亲有了难,而我却还要去追求那漂渺的前途,那么,天下有那个父母会为此而不心寒。再说,我还会有那份闲心去追求‘前途’?”

“你就能放得下我?”吴箫悲切的说;

“我又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说为了爱情,让我放弃父母!?”沈世民无奈的回答。

沈世民明白,爱情可以再选择;一个人在爱情上可以多次选择,可是,父母是不能选择的,因为这是唯一的!现在面对这唯一,自已又有什么权力选择呢!吴箫是个生长在北京大城市的女孩,她不能随自已去乡村,那么,自已也只能是放弃。虽说这是自已的初恋,可是,这是无奈的!无奈的放弃!也许,这也是一种选择吧。

“‘小民’起床了,”清晨,母亲溺爱的声音响起。每天的体力付出,到了下班,沈世民浑身疲惫不堪,有时更是在晚上十点钟左右再下班。早上又怎能早早的起床?更何况年青人本来就是贪睡。所以每天的早上,都是母亲煮好了早饭再喊他起床。刚开始的几天,早上的早饭,沈世民是在外面买了吃;很便宜,一餐早饭,化上三、四元就够了。后来母亲知道了,就说他了“你为什么吃那么差的早饭?一餐早饭化十元左右那还可以,如果你这样在外面吃早饭,不如今后天天在家吃早饭。你现在年青,一定要注意身体,营养一定要跟的上,不然有你后悔的一天!因此,母亲每天早早的起床为他、也为全家煮好早饭。

“‘小民’这样的体力支出你太吃力了,我看是不是我去找找你文山叔,让他给你调一份轻松一点的事做做?”早饭时,母亲在傍唠叨着。“不行!”父亲在睡房里听到了沈世民母亲的话说了“他现在年青,多做点有什么呢?多出点体力,就当作是锻练身体,年青人怕什么?”父亲继续说。

“我既然要做这项工作,就一定要坚持下去,绝不能半途而废!‘妈’你千万不要为我的任何事而去找文山叔!” 沈世民坚定的说。

睡房里,听着外面儿子和妻子的谈话;躺在床上的父亲脸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那是从心底发出的笑容。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