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承诺成为一纸空文
文 / 阿生 2016年10月10日 19:26:08 378

浙江 娄志异

题记:扭曲的爱恋,让原本平静的生活,变成一个难于预料的悲情结局。真的是悲情四射,这是一个尘封久远的故事,至今想来,依旧让人叹息。安稳一点,让人们太平地生活,避免如此悲剧的再次发生,这是清醒人的唯一一致的共同心声。

相 识

张平生长在浙江北部,上世纪50年代出生农村,是一个动手能力强,又敢为人先的男人。上世纪七十年代结婚时,由于当时家里经济条件有限,兄弟又多,迫于当时的实际情况,张平同意父母的安排,娶了邻村的王美丽为妻子。美丽名字好听,但由于天生在脸上有个大面积红记,可以说是严重影响审美,加上父母遗传的因素,生来比较胖。

按照现在的审美标准,外表分数打起来不那么好看。但王美丽进入张平家后,操持家务是好手,干生产队田间农活是拿手好戏,孝敬公婆也是周到真诚,而且为张平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人虽然不富裕,但过得还算踏实。

自生产队分田到户后,张平借了一部分钞票,果断决策,将生产队的拖拉机买下。刚开始给队里的农户拖田,后来,通过朋友的关系,农闲时,用拖拉机做起了运输生意。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五年,张平赶上了好时光。当地农村掀起第一次翻建楼房的高潮。随着运输生意的红火,张平通过自己的劳动,积累了一笔资金,在生产队率先造起了二层楼房。

此后的张平,不断努力挣钱,率先学会了开汽车,自己做生意的运输工具,也来了一个鸟枪换炮,拖拉机更换为一辆2吨的货车。

一次,後平在隔壁村李大伯家运送预制板时,认识了李大伯的邻居美女晓玲。

晓玲的出现,让张平的眼睛一亮,且两人的年龄相仿。两人聊了一会儿。就算初步认识了。

一次,张平开着汽车往市区赶,晓玲正在路边等公交车,正等得心理烦恼,正好张平也发现了等车的晓玲,张平一问晓玲去市区,就连忙请晓玲上车。

一路上两人说说笑笑,半小时的路程,一眨眼功夫到了。张平向晓玲要了手机号码,晓玲也向张平要了手机号码。此时张平与晓玲算真正认识,一个是1.60身高,衣着得体的美丽少妇,一个是身高1.70,精明能干的帅男人。

相约 九龙山海滨游泳

一次,张平接到市区送货到乍浦的一个单子,在南门的预制场装楼板。当张平装好货物准备开往乍浦时,恰好晓玲正好从汽车南站出来,两人又碰到了一块。张平对晓玲笑说,我们俩真是有缘,美女,今天有没有空?如果没事,陪我一起去一趟乍浦好吧,我一个人路上寂寞。

晓玲这天正好有空,老公开船出去收购废品,要三四天才回家,儿子在市区念高中住校,今日厂里面又放假,就答应了张平的邀请,上了张平的车子,张平发动了车子,向乍浦方向驶去。

张平开车到了乍浦目的地,卸下了车上的货物,结了账。张平将车子停妥后,领着晓玲逛了乍浦的雅山路、天妃路,眼看已经到了吃饭的时分,张平就邀请晓玲共进午餐。晓玲也不推辞,口中说:“在此,先谢谢张平哥了。”

两人走进了乍浦山湾里海鲜城汤山第一铺,底楼已经坐满,两人就走上二楼,坐进了二楼的206小包厢。

张平问晓玲喜欢吃什么?晓玲说,你张平哥点吧,简单一点好了。张平点了时令草虾、海鳗及鲈鱼,三菜一汤。张平说,我开车,不喝酒,晓玲你呢?喝一点红酒吧。晓玲说,我不会喝酒。张平就点了两听可乐,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送上餐桌的海鲜。张平第一次正面直视坐在对面的晓玲,心里面怦怦乱跳,暗暗赞道,真的太美丽了。

张平差点有点失态地说出声来,但张平清楚,现在还不是时候,这样会吓坏晓玲的。他借用三十六计中的欲擒故纵之计,将自己的喜悦,深深地隐藏在心中,不露一点痕迹。

张平一面给晓玲倒饮料,一面劝晓玲不要客气,反正不吃光也不会打包回家的。

此时,时间临近暑期,特别是这几天,最高气温已经升到了三十几度。

张平对晓玲说,乍浦的东面,最近开出了一个九龙山海滨浴场,在海滩边,一个不错的好地方。今天还早,我们是不是一起去游泳?晓玲推说,我不会游泳。张平说,我会百分之一百保护你的,请放心。况且,还有救生圈与现场的看护人员。晓玲又说,我又没带游泳衣。张平笑着说,这个好办,我们马上去百货公司买一套,这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晓玲的几个推托,被张平一一化解,晓玲于是就接受了张平的安排,买好游泳衣后,就乘着张平的汽车,一起来到了素有南方北戴河美誉的乍浦九龙山海滨浴场,享受人水合一的快乐时光。

两人来到九龙山海滨浴场,买票、借东西,换衣服。虽然已经是下午,依旧是人山人海,听口音有上海的,也有来自杭州的,还有几个黄头发的老外,也在海滨游泳。

他们先在浅滩游泳,两人共用一个大号的救生圈。张平的视线,一直注视着晓玲的一举一动,在旁人眼里,真的是相亲相爱的一对。后逐渐游向深一点的地方,张平的视线,始终关注着晓玲,以防闪失。幸好在这里没有碰到熟人,晓玲小心地安慰自己。

晓玲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亲密接触海水的快乐时光,享受这新鲜、自在的感觉。在阳光、海水和海风的多重夹击下,晓玲的脸色从白里透红,逐渐演变成暗红色,但心里却是美滋滋的。

为了让晓玲放心,张平准确地把握时间。两人不再安排其他的项目,在泳场换衣后,张平开着汽车,一路顺风,将晓玲送回家,正好是制做晚饭时间,也不耽误晓玲做晚饭。

张平的真诚,让晓玲心中产生了阵阵的涟漪,心想,这个男人能挣钱又会化,又会照顾人,那像我家的那个老公,不会说话,又不懂风情,真的是天壤之别。

海 誓 山 盟

一个月后,张平又接到了一个送货乍浦的生意,张平又想到了那个美丽的女子晓玲。即拨通了晓玲的电话,晓玲一看手机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又察看了一下自己的四周,边上没有别人,就在电话中说:“噢!是张平大哥啊!有事吗?”张平在电话中说,今天我又接到了一笔去乍浦送货的生意,如果你有空,我想请您一起去。

晓玲仔细一想,今天自己也没事,就说;“有空啊,大哥又要请客了。”张平爽快地说:“你在路口等我,我十分钟即到,我们一起去乍浦。”晓玲回答说;“一言为定”。

晓玲穿一身浅红色的连衣裙,脚穿一双白色嵌银色珍珠的凉鞋,头发染成微黄,略试粉黛的脸更觉亮丽,站立在乡村公路的一侧,随风一吹,让人更觉是一个清清爽爽的美人。

张平在路边接晓玲上车后,先开到市区南门的预制场,装好货,又一路顺风送到乍浦卸货,结账。

张平一看时间还早,就对晓玲说,今天我安排去乍浦东面的外蒲山,看看大海,祈求自己的未来,回来再吃海鲜,好不好啊?晓玲说,今天我听大哥安排,并露出一双洁白的牙齿,微微一笑,这让张平非常开心,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两人在外蒲山北岸买票,后乘摆渡船,进入位于九龙山南面海中的外蒲山。两人都是第一次上这个四面环水的海岛,心里充满了期待。

船靠岸后,船工系好了船管绳,张平牵着晓玲的手,口中还说,晓玲小心噢!这让晓玲感觉非常温暖。张平安全地将将晓玲带上了外蒲山海滩。

两人沿着山脚已经开出的上山道路,步行而上。茂密的树林中,不时会传来一些海鸟的叫声。

他们一面爬山,一面环顾山周边的大海。往北看到九龙山连绵起伏的山峰,往南看,偶尔会看到远处停住不动的海船。两人有说有笑,张平在路途险要处,总是伸出有力的手,拉晓玲一把。约半个小时左右,两人来到了山顶,看到了位于山顶的观音禅院。

这里可以求签,可以祈求保佑自己的亲人平安。张平请晓玲求签。晓玲说,让我想想,噢!有了。晓玲跪在祈求的棉垫上,清了清嗓子说,我祈求神保佑我家:“幸福永远,平平安!”张平开玩笑地说,还有没有?晓玲接着说:“祝张平大哥生意兴隆,平平安安。”张平说:“谢谢晓玲!”

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两人下山。

随后,两人朝南面的方向下山,来到南面的海滩边。只见与外蒲山相隔约2米宽的一个暗礁上,摆放了一个美人鱼铜像,铜像西面的礁面上,有人用红色的漆,写下了海誓山盟四个方方正正的大字,在晴天的丽空下,显得格外清晰。虽然两人的文化不高,但理解这四个字的含意,两人边看边笑出了声音。

两人随后摆渡,回到乍浦吃海鲜。吃完后,张平一看时间还早,就大着胆子对晓玲试探着说;“今天下午晓玲你听我安排,怎么样?”晓玲没有推托,只说;“我听大哥的。”说完,就随张平进入一个小旅馆休息。

办好住宿手续,两人进入房间,关上门后,张平内心已经是火快要烧起来的人了。两人似乎有种默契,双手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耳边不时传来接吻的声音。

晓玲也是心甘情愿地让张平亲个够 ,并继续顺着张平的要求,最后,直到两人全部解下了全部的包装,如海水激起千重浪。张平的精细与勇猛,彻底征服了晓玲,让晓玲如痴如醉。晓玲心里自忖,要是经常拥有如此的美妙,真的是太幸福了。张平紧紧的抱着晓玲说:“我爱你”,晓玲也顺着应声道:“我也是。”

爱之深 恨之切

张平用计,终于同美丽的晓玲有了第一次后,晓玲往往以一种特有的信号,传递给张平,以表示思念与向往。当爱情进入快车道,幽会的频度,已经悄然在两人之间增加。

一次,两人在乍浦的望海楼宾馆开房。一番温存之后,张平向晓玲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设想:这样偷人的行为,总让人不齿,也会让知情人指指点点,想一个办法,最好做长久夫妻,省得心理有种负罪的感觉,又遭人白眼。

晓玲也有这种感觉,虽然那天从海滨游泳回来,脸色变成古铜色,用跟同事一起九龙山海滨游泳来搪塞家人,但长期如此,终究会暴露真相的。那你说怎么办呢?晓玲用征询的目光望着张平。张平说,两人各自离婚,之后,我们两个结百年之好。晓玲说,你这样说,也正好合我意,不过,你得向我保证,今后,除我之外,不许再做拈花惹草之事。张平爽快地回答:“夫人,小人遵命,”说完,两人又进行了新一轮的亲热,似乎是一对真正的夫妻一般 ,又大胆地放肆一番。

张平为了早日离婚,在家里找结发妻子的不是,并小题大做,但妻子就是不答应,张平就用拳头打老婆。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妻子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而张平的父亲坚决不同意两人离婚。让媳妇孙子与他们两老一起过日子,就让儿子张平一个人过。

张平离婚后,稍稍过了一段时间,找到了晓玲。对晓玲说,自己已经是一个快乐的单身汉,自由了,并提出让晓玲早日实现自己的承诺。

晓玲回家后,冷静的思考了许久,儿子马上要考大学,如果现在离婚,必将影响儿子的考试,丈夫虽然老实了一点,但不赌不嫖,钱也挣得可以,想想自己在乍浦宾馆的诺言,一下子有些后悔。

张平又打来电话,问起离婚之事。晓玲推说让我再考虑一下,如此几次,让张平起疑,况且,自己已经离婚,外面议论纷纷,说张平在外面有了小三,非常地难听。

再打电话,晓玲已经不接,后来演变为关机。这让张平非常地气愤,晓玲也意想不到张平会真的离婚。

一次在路上,两人碰到了一块。张平疯狂地逼问晓玲:“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为什么不实现自己的诺言?”晓玲迟疑了一会儿说:“张平大哥,实在对不起,我实在放不下我即将高考的儿子,对不起。”临走时,张平放下狠话:“当心,世上没有后悔药的。”

自从张平离婚后,外界评论纷纷,又落得自己一个人孤单地生活。情人的承诺,如风儿一样地飞驰,说时非常铿锵,行动时如蜗牛一动不动,真的让人恼心。张平说,我要报复那个不守信的女人,让她付出失信的代价。

通过侦察,张平知道晓玲的老公周未又去上海那边收废品,就换上了一身新衣,买了一些晓玲喜欢吃的零食,悄悄来到了晓玲家。此时已经晚上八点多了,幸好大门还没有关上,从外面可以看到三楼晓玲的房间,灯还亮着。

今天晓玲的儿子没有回家,张平如幽灵一般地进入晓玲的房间,张平的实然出现,让晓玲脸色惨白,连忙装出一副开心的样子,叫道:“张平大哥,坐、坐”。

脸色铁青的张平,再也没有心思接受晓玲拿出的温柔一面,放下手中的零食,再次提到了让其实现诺言的主题。谁想,答案依旧是再考虑考虑。

此时,张平已经成了一条疯狗,快速地上前一步,双手紧紧地按住晓玲的勃子。尽管晓玲用尽力气,四肢拚命地反抗,无奈,一个大男人的玩命一般的疯狂报复,让晓玲再也无法从张平的双手中挣开,直到四肢一动不动为止。

张平将晓玲的尸体抱起来,自己也是满脸的眼泪。这是他曾经钟爱的一个美丽女人,无奈,实在也是现实生活的逼迫,让他这个男人,下出如此的疯狂的狠招。低泣了一会儿后,张平又趁着夜色,将晓玲的尸体,转移到晓玲家的楼房后面柴垛里面,上面盖了一些稻草。随后,张平悄然撤离了现场。

张平自知已经犯了杀人的死罪,已经无法规避法律的惩罚。回到自己家里,又哭了一场,并从自己的猪棚屋内,抽起一瓶农药,打开盖子,直往自己嘴里倒。

第二天午后,当地公安接警后,迅速出警现场。一查是他杀。调查结果很快出来,是情杀。而杀人的凶手,就是东村的张平,而此时的张平,也因喝了大量的极毒农药,经抢救无效,一命呜呼!

事实清楚,一命抵一命,警察就就此了结了此案。

当天下午张平所在的东村,晓玲所在的西村,来了一班一班来看热闹的村民。

人们在评说这一起谋杀案时,也是众说纷纭。有的说,这女人花头经透,活该。也有的人说,张平虽然聪明能干,但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脑子想得太天真,把自己逼上了绝路。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本案例给玩火者,也即追求婚外情的人们,敲响了警钟!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