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妈妈
文 / 2016年10月10日 16:47:12 347

狗妈妈

单位上来了一只流浪狗,矮胖的身材,短宽急促的脸,浑身的毛灰不溜秋,分不清是黑是白,唯有一双黑溜溜的眼睛闪烁着无辜澄净的光芒。

同事们吃工作餐总给它留一口,它一边埋头大吃一边呜呜咽咽叫唤。时间久了,到了吃饭的点它准时跑过来,张着无辜怜惜的眼睛盯着人看。没人理会时,它轻轻地转身走开,静守在它的饭盆旁等候。

有人喊它“毛毛”,它仿佛听懂,围在脚边摇头晃脑,又蹦又跳的,极为亲昵高兴。

毛毛在单位的院子里安营扎寨了,“新宅”建在靠着院子的小山丘上。

休养生息一段时间,毛毛浑身的毛发泛出油油的亮色,开始“温饱思淫欲”,交朋友谈恋爱,常常有好几只流浪狗在一起追逐嬉闹。一段时间后,毛毛的肚子大起来,它扭动身躯懒懒地走来走去,开始显出“女人”在特殊时期娇贵依赖的本性。

几个月后,毛毛产崽了。

三只毛茸茸的小东西跟在妈妈屁股后面滚来滚去,十分喜人。同事们三三两两来看小狗,小心地将它们捧在手掌心,软乎乎的小爪子刨着手心,湿漉漉的鼻头触着皮肤,好玩至极。毛毛卧在在一旁,漫不经心地东张西望,偶尔瞟一眼被人类稀罕着的小狗,眼神充满关切慈爱。一旦发现小狗离开视线,会不顾“警戒”,紧张地冲进单位的工作间寻找。

生崽后的毛毛,体形走样,彻底沦为“奶娘”。

小狗们没时没节地索要奶喝,毛毛不耐烦了,举起爪子抡过去。这一下,小狗们以为妈妈在和它们玩耍,扑上身去,用力叼住粉红的奶头使劲扽扯妈妈。

毛毛无奈,就地卧倒,闭上眼睛任由它们吮吸奶头。小狗吃着吃着睡着了,毛茸茸的脑袋挤在妈妈肚皮上做美梦。毛毛一动不动,生怕惊醒熟睡的小狗。四周稍有风吹草动,它立即警觉地抬起脑袋察看,没有异常状况,才放心地舒展身子继续睡觉。

小狗陆陆续续被人抱走了。最后一只小狗离开后,毛毛着急地在单位院子周围寻找,急切的叫声担忧悲伤。几番无果而归后,它狂躁地在花园里到处刨土挖洞,直到爪子磨出血迹才罢休。几天后,它似乎想明白“儿大不中留”的道理,平复悲伤的心情,开始照常吃饭睡觉交朋友。

半年后,毛毛再次怀孕。

这次毛毛的地位远不如前次,它慵懒撒娇地走近人们,大家笑笑,说一句:“这狗,又怀了!”再无它怀第一胎时的惊喜,也没人给它开个小灶,带些腥荤补一补。

毛毛第二胎产下四只狗崽崽,它们趴在妈妈肚子上拼命吮吸乳汁,有时候因为奶头干瘪吮吸不到奶汁饿的嗷嗷叫唤。毛毛用脑袋轻轻地蹭蹭小狗,似是带着歉意的安抚,又像充满希望的鼓励。

来看小狗的同事们不再将它们捧在手心,欣喜地用手抚摸。大家蹲在狗窝旁边,看着母子几个依偎在一起,指指点点地和前一窝狗崽崽进行比较。得出的结论是它们不如它们的哥哥姐姐漂亮,可能是狗妈妈妊娠营养不良或是狗爸爸不够英俊所致。。

小狗长得飞快,饭量也突飞猛进。毛毛常常喂奶到不耐烦站起身就走,小狗们被突然扯翻,打个滚爬起来继续追着吃奶。四只小狗没人领养,毛毛喂养的非常吃力。小狗终于不再叼着奶头,自己找饭吃时,毛毛已全无“少妇”的风韵:松弛邋遢的皮毛,黯然无神的眼睛,行动迟缓。看见它蓬头垢面的模样,同事们无不慨叹,当“妈”真不容易!

我想起小时候家里养的狗。那是一只身上有一半狼狗血统的狗,身手极为矫捷灵敏,作为看家护院的卫士,它非常称职。

父亲开得吉普车远远驶进巷子口,它第一个跑过去,急得拿爪子直挠大门。母亲紧随其后开门,它一拱腰窜出门去,在汽车发动机声里高兴地狂吠不止。后来,无论父亲换什么样的车开,它都没有一次判断失误。

我们常常取笑母亲,别再竖着耳朵听汽车声了,狗狗都领着父亲进家门了。

更绝的是,这只狗只认识自家人,哪怕三妈一天几趟从我家门口经过,它也决不吝啬它的吠叫。三妈故意将热腾腾的包子搁在石凳上。它围着石凳不停地转圈圈,嘴里呜里哇啦叫唤,眼馋地瞅瞅包子,毅然决然地掉头走开。

我们兄妹几个在外求学一年半载回来一次,大门刚启开一道缝,它会准确无误地狂奔上来“拥抱”。

这么称职的护院卫士,却是女的!母亲摇头叹气。

它一窝又一窝地履行雌性的职责,母亲也一次又一次地抓狂。

小狗的成长耗费狗妈妈的全部精神,而且家里的条件也养不了那么多狗,需要托人认领和妥善处理。

狗妈妈在小狗不见的最初几天,暴躁地围着院子狂奔,呜呜咽咽地惨叫。母亲的心也跟着一次次颤栗难过,她发誓再养狗绝不养雌狗!

毛毛的再次产崽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

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哗啦啦下了一夜,整个世界被雷雨威风凛凛的气势震慑住了。树木悲啸,房檐水如注,敲击着水泥地面发出战场厮杀的壮烈残酷。

大雨冲塌了毛毛在山上的简易狗窝,一并冲跑的还有刚产下的狗崽崽。

同事们发现漂浮在涵洞深深的积水里几只吱哇乱叫唤的小狗,紧急救援。小狗被七手八脚救上来,却不见毛毛的踪影,没了妈妈的小狗最终只存活了一只。积水退去,在涵洞和防洪沟的汇接处发现了毛毛的尸体。

在毛毛的“追悼会”上,大家唏嘘不已。

毛毛是一个伟大的母亲!雷暴雨的淫威下,它敏锐地发现,对狗崽崽有生命危险的地方是涵洞和防洪沟的汇集点,堵死这一死亡黑洞的唯一方法是用自己的身体。它小小的身躯任由倾泻而下的泥石流冲刷,直至拼劲最后一丝气力。

毛毛静静地躺在小小的墓穴里,澄澈的大眼睛紧紧闭着,再也看不见自己舍命救出的孩子。或许它安心地睡着了,因为救活孩子的信念支撑它走到生命的尽头,再无半丝遗憾留在世间。

短文学微信号:duanwenxuewang!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