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在哪里
文 / 昨天今天 2016年10月10日 11:29:09 382

“哇”,小嘟嘟清晨一声响亮的啼哭将赵崇祖从睡梦中惊醒,赵崇祖不由怒火中烧;“小颖你寻死去了?!”“来了来了。”卫生间洗衣服的李颖连忙答到

赵平方和李颖结婚三年多了,二人经过了二年的热恋;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婚后第二年,二人有了一个胖胖的儿子,由于儿子生下来有八斤多,又是白白胖胖的;二人很是高兴,即性起了一个乳名:“嘟嘟。”小嘟嘟出生后,二人双方的父母相争着要带小嘟嘟。

赵平方和李颖都是独生子女,于是双方都将这小嘟嘟视为自家的血脉。赵平方和李颖也知道自已父母的心思;可是小嘟嘟只有一个,给了一方带,另一方势必会心中不满。双方的老人已为这小嘟嘟的护理权归属,心中产生了些些芥蒂。

李颖的双亲年前刚从县高中语文教师的职位上退下来。多年一成不变的教职生涯,变成了一天到晚无所事事。二人要么一个上网,一个看电视;一个看电视,一个上网。经常为些些鸡毛碎事口角,当然,也只是几句而已,二人都有一定的修养,不会为这些些碎事而纠缠不已。曾经想去私立高中继续工作,但被李颖劝阻了;想在小嘟嘟断奶后带到身边,但得不到女儿女婿的正确答复。辛苦一辈子了,李颖不想双亲再去操劳了。赵崇祖的父母是城镇边的农民,这些年的城镇改造,富了这一方农民,赵崇祖的父母守着近千万的资产,一天到晚无所事事。二人天天蜗在棋牌室,反正有那么一块资产放在那儿,输点也无所谓,只要一天天过过去就行了。二人天天在棋牌室,只是在吃饭时碰面,吃饭时的话题也是牌桌上的一些事,无非是今天的手气好坏而已,这样倒也好,二人相安无事。二人也自知自已的个性条件,对于孙子的带与不带倒也知趣得很。儿子能让带最好,不让带也只能听从儿子的意思了。

小夫妻二人有自已的父母,可是自已的父母上面还有祖父母。他(她)的父母还好,毕竟在传统这一块还不是很顽固。但更上面的祖父母就不好说了。人越老,这传统思想就越顽固。所以现在有了小嘟嘟,这小嘟嘟是个宝,可是这个小宝山贝的归属麻烦更大了。李颖一怀孕,二人为此事就多次的讨论了。

从理论上说,小嘟嘟归李颖的父母带比较好,这有利于孩子的成长。不过,理论归理论,中国人的传统,孩子一般跟从父姓,所以孩子也是父亲家族中的一员。赵崇祖的父母,孩子称祖父、祖母,而对李颖的父母,同样是祖父母,却要带上一个“外”字。人都是有私心的,赵崇祖希望儿子能得到一个良好的成长环境,可是他又怕自已的双亲心中不快。同样,李颖也想孩子让自已的双亲带,这有利于孩子的成长。可是她也怕赵崇祖的父母心中不愉快。因此,孩子出生后,二人商议了一番,决定李颖辞去工作,做一个全职家庭妇女。

李颖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私企工作,年薪不多,只有五万左右。为了孩子的成长,二人觉得放弃这五万多是值得的。

赵崇祖也是大学毕业,同李颖一样都是文科生。毕业后找不到称心的工作,干脆就自已干了起来。这几年他很不容易,一直在生活的浪尖上奔波。从去年开始,他转向了广告业。目前总算有了一些基础,收入也有几万元一个月。如果李颖做专职家庭妇女,孩子有她一个人操心,赵崇祖相信,他会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

李颖辞职做起了全职母亲。谁知这母亲不好当。孩子一天二十四小时不知道要换几次衣裤,把几次尿、屎?不用说喂奶了。除了自已的奶外还要奶粉!还要上街买菜,回到家后要洗菜、煮饭等等一系例的琐事!婚前的上街购物,化妆等等,现在全部没有了。

女性有女性的优势,当李颖放弃了婚前的一些爱好,成了一个完完全全的全职母亲,这在旁人是很难理解的,可是李颖却沉醉在深深的母爱中了。小嘟嘟就是她的天,小嘟嘟就是她的地!

李颖有了精神上的寄托,琐事变成了乐事。赵崇祖更是一头扑到了事业中。他一心一意赚钱,即然有了自已的小家,即然有了儿子小嘟嘟,他一定要为这个家打下一定的经济基础。双方父母也曾说过可以助他(她)们一些经济,但是和李颖商量后,他(她)们拒绝了。二人不想做啃老族,他(她)们要自力更生!是的,按双方的家庭结构;他(她)们就是不去赚一分钱。日子过得也很好,现在国家放开了二胎政策,就是生下了第二胎,双方家庭的财力也是足足有馀的!

生活并不是有了钱就能事事如意。赵崇祖和李颖的婚姻是美满的,二的家境也是富足的,如果一定要排比,那么也要在中等以上。但这是表面现像,生活并不是那么简单的。有了小嘟嘟,李颖挑起了婴儿的一系例重任,赵崇祖担负起了赚钱的责任,这正是典型的男主外女主内家庭结构。但这并不代表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就不去打扰二人了。早上小嘟嘟的啼哭和李颖清晨在卫生间洗衣服,这就是日常生活中的琐事。赵崇祖的工作是个体,个体的工作情况就是没有时间限制,有时晚上也要与客户沟通,回到家往往是第二天翌晨了。所以清晨正是他入睡正酣的时候,小嘟嘟的啼哭,吵醒了他的睡眠,你说他怎能不发火?

赵崇祖一肚的不满,李颖何常高兴!一天到晚她忙个不停,小嘟嘟要抱,小嘟嘟的身体卫生要搞,家里的卫生也要搞,还要上街买菜、煮饭。她的事还少了么!家里的电视机虽说一天到晚开在那儿,可是她连瞅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只是两只耳朵在听!她的父母看她太忙,提议由他(她)们出资请一位保姆,她也回绝了。道理很简单,她在遵守和赵崇祖的约定。一早小嘟嘟就哭,小嘟嘟哭能怪她么!一早起来就洗衣服,还想洗完衣服上街买菜,“你崇祖就不能带一下小嘟嘟、小嘟嘟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你死那里去了”这一句话让李颖气得眼泪都掉下来了。

气归气,二人都有事做,这气不长。赵崇祖被小嘟嘟吵醒,干脆不睡抱着小嘟嘟亲嘴玩耍。李颖洗完了衣服上街买菜了。李颖买菜回到家已近中午了,赵崇祖还在床上和小嘟嘟咿咿呀呀的吵个不休。等李颖忙完接过小嘟嘟,赵崇祖才起床洗涮,用了李颖带回的早点,匆匆的离家了。“你中午回不回来吃饭?”,“不知道,可能没有时间了。”赵崇祖一边匆匆的走,一边回答着李颖的问话。“晚饭呢?”“不知道,到时打电话吧。”

日子就在这烦琐、平淡中日复一日的过去了。小嘟嘟也上了幼儿园,李颖的家务比起小嘟嘟在家时要轻松多了。她想再去企业上班;原来的企业老板也欢迎她回去。因为她的个性不张扬,又不多事,人缘又好,工作又勤奋;这样的人是很受欢迎的。

“我想回原企业上班。”晚上等小嘟嘟入睡后,二人的世界里,李颖同赵崇祖说。“你上班,小嘟嘟怎么办?”赵崇祖提出问题。“小嘟嘟就让你和我的父母接送吧,星期天也放在他们那里。”“不行!”赵崇祖说。“小嘟嘟上幼儿园和放学回家都跟你上下班的时间不合,这样很不方便。再说小嘟嘟暂时最好是我们自已带,等你有了第二胎,小嘟嘟也既将上一年级了,那时再麻烦老人不迟。”“你还想让我再生一个?”李颖有些吃惊;“你不想想,你我二人都是家中的独子,再生一个,这样双方的香火就有了延续。你父母心中也有了安慰,再说有了第二个,让小嘟嘟今后也有一个伴。”赵崇祖做着工作;李颖不啃声了,私下里她的父母也说起过让她再生一个。可是她一直有顾虑,一个是怕赵崇祖不同意,因为有二个孩子的负担是很重的。虽说现在的日子过得很好,一旦增加了一个孩子,这费用可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现在二人是自力更生,一旦再生一个,到时就得依靠双方的老人了。自已的双亲也说过,只要再生一个,所有的费用他(她)们会出的。但这不是李颖夫妇所愿。现在赵崇祖说想再生一个,她也赞成,但想听听赵崇祖对经济这一块是如何考虑的。“根据目前的收入第二个孩子的婴儿期是没有问题的。最近我一直在想如何能再增加收入。虽说目前的业务也有潜力可挖,但这毕竟不稳,在这方面我已考虑很长时间了。我想在农业方面动一些脑筋。”赵崇祖说,“在农业方面有什么脑筋可动?”李颖疑问道。“这你就不懂了吧!”赵崇祖笑着说,“现在到处都在搞新农村建设,搞工业园区,农民不种田,不种菜了,大批的土地抛荒。粮食可以进口,但总不会连蔬菜也进口吧。”“你想种蔬菜?”李颖不相信。“是的,就在这一块动动脑筋,前一段时间,连一些小区的住户在屋边的绿化带边缘种的一些蔬菜,政府都派城管人员拔掉了。农户家养几头猪也不可以,说是环境污染。这里面就存在一个信号,这个信号就是现在的官员好面子。为了面子连老百姓最基本的需求都不顾了。这个信号同时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我可以做他们不齿的事,种蔬菜,承包几十亩土地,请几个民工,长年种蔬菜,种一些老百姓日常需要的蔬菜,不求新奇,只求实惠;新奇的蔬菜虽说价格高,但不是平常百姓需要的。”李颖相信了赵崇祖的观点,可是这需要有一笔资金打底。“你放心,我算过了,起步资金要二十多万,这笔资金我们已有了,每年的填底要十几万,这笔资金要靠产出了,再说,我不会为了这一块而放弃现在的业务,所以在资金上不需多虑。”赵崇祖心有成竹;他所需的是李颖在思想上的支持。李颖无话可说了,赵崇祖的计划很实在,就是今后在资金上如有欠缺,到时双方的父母那儿也是可以得到帮助的。再说,赵崇祖的考虑是未雨绸缪,二个孩子,在小的时候问题不是很大,到了初中以后,这钱就如同流水一样了。

李颖继续做全职家庭主妇。早上早早的就起床了,赵崇祖则在床上陪着小嘟嘟嘻闹。等李颖煮好早饭,才和小嘟嘟一起起床。饭后,李颖送小嘟嘟去幼儿园,赵崇祖也随之出门了。

送小嘟嘟上幼儿园回来,顺便去菜市场将一天的菜带回。然后忙着搞卫生,每个上午就是在这平淡的繁忙中度过。下午是李颖最空闲的时候。去超市逛逛,或去发廊做做发型。闺蜜打过几次电话,约她一起去牌室搓麻将;李颖不敢,她怕输,虽说家里的经济还可以,但毕竟是赵崇祖在那儿拼博得来的。自已现在是个全职家庭主妇,自已的责任就是要为赵崇祖守好这个家!最不济自已也可以在家看看电视,时间是很快的,傍晚很快就会到来,一到傍晚又要去接小嘟嘟了。

赵崇祖更忙了,简直可以说是一天到晚马不停蹄。除了原来的业务,他现在要赶紧找几十亩土地;现实比想像困难,土地并不是那么好找。现在农民不种地,年青人都在工厂打工养家,田地不去种,每年国家还有款项补助,也有很多人在动土地的脑筋,这些人和赵崇祖一样,看上了农业上的项目。农民将土地租出去,每亩一千多元的年租金可以净得。新农村建设,建造了新房;房子内外装修得富丽堂皇,进屋要脱鞋;房主不出一分钱,全部完工后倘有积余,所以现在的农民比城镇居民好过。县城附近要想租几十亩成片的土地几乎是不可能;赵崇祖只能将目标放在远离县城的山区,虽说这一来增加了成本,但却能带来意想不到的好处。现在人们都怕环境污染,其中一项就是日常生活中餐餐要吃的蔬菜。大部份人都迷信山区污染少,称山区的蔬菜为绿色蔬菜,如果在山区租到土地,今后的蔬菜销路更好,山区本身就是一张营销名片。这也许就是“有心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吧。”

又是几年过去了。赵崇祖和李颖生了第二胎;是女儿。他的蔬菜种植也已走上了正常。因为是在山区种植的,理所当然的成了绿色蔬菜。蔬菜批发商直接到地头进货,赵崇祖为了减少自已用在这方面的时间,价格同外地的批发价相同,这就更足进了批发商的积极性。同那些长途跋涉的蔬菜相比,赵崇祖生产的蔬菜就要新鲜得多了。至于倒底是否没有污染,赵崇祖心里很清楚;现在山区的污染要比平原利害。山区的农民在山上施肥,施农药;残留物渗入水源,经过一路的流淌,经过一路多条水源渗入、再加上自然的分解,此时它所含的有害物方才会降到最低。在源头,污染往往比下游利害。因此山区种植的蔬菜不见得比平原好,只是人们在迷信而已,当然这是赵崇祖心里所想,他不会傻到去向人们述说!

赵崇祖种植蔬菜和做广告业务。广告业务已做了多年,各种关系也已定型,不像刚开始时天天要找人搞关系。现在只是隔三差五的联络一下感情,有了生意,以往的业务朋友就会通知他。蔬菜上所化的精力更少,他委托了一位上了年龄的亲戚帮忙在看管,自已只是在空闲时去看看。李颖生了第二胎,家中更忙,他要时不时的在家里多帮李颖分担一部份家务。

李颖有了第二个孩子后,家务就显得更忙碌了,一早就要让小嘟嘟起床穿衣,吃完早饭后要送他上幼儿园。回家的路上又专门去菜市场买菜,回到家后将与赵崇祖在嘻闹的小女儿穿衣起床,等她着落了小女儿,赵崇祖再离家去办他的事务。

“李颖,你在那里?”手机中传来了闺蜜吴某的声音。李颖告诉她自已在家中;“你不要走开,我和王某马上过来。”“有事么?”李颖问;“没事就不可以找你了?”吴某电话中有点不快了。“不是,只是我在家带女儿。”“知道你天天在家带女儿,我和王某就是想你了,过来看看你。”吴某挂了电话。过了不长时间,吴某和王某来到了李颖家。泡了茶,三人坐了下来。“你家的赵公子呢?”吴、王二人问道。“他呀,他天天都出去,要么联系广告业务,要么去山里,那有时间在家里。”“不是我们说你,”吴、王二人说道“当初真不知道你看上了赵崇祖什么地方,论相貌、论身材赵崇祖都一般,就是在学校的读书成绩,也是一般。”二人对李颖不满,认为她不该嫁给赵崇祖这么一个平庸的人。三人从小就是闺蜜,所以说话没有什么顾忌。从初中起,李颖的身边都有大把的追求者,而且都是学校里男生中的佼佼者,李颖对这些男生从不假颜色。后来大学毕业了,李颖读的是文科,在就业方面就很难找到理想的工作。文科生最大的选择是公务员,可众所周知,公务员的考试,那是表面文章,有几个是真正凭成绩的!令她们想不到的是在个人问题上,李颖会看上赵崇祖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从事个体的人。现在好了,赵崇祖干脆去种蔬菜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的能力不够,在现代社会的信息化中不能适应。从小一起长大的女生,有几个像现在的李颖?哪一个不是天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哪一个不是一个星期去一次美容院?超市购物就更不用说了。再没有事,就搓搓麻将,一场下来的输赢都在一千元左右。她们也都有孩子,可谁又是自已带的?往双方父母那儿一放,没有自已半点事!现在的老人,见了孙辈就好像从来没见过小孩似的,你将小孩放在他(她)们那儿,简直就是对他(她)们的恩赐。嘴上不说,心里也不知有多少的高兴。在产房门外,当从产房里传出一声“哇”,那些老人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哪有像李颖这样的?生了一个自已带,生了第二个仍然是自已带!双方的老人不带,难道就不能出钱请保姆!现在李颖成了什么?她就是赵崇祖一件生孩子的工具,她就是赵崇祖家中的保姆!吴、王二人为李颖的现状愤愤不平。

李颖只是笑笑,不解说,她能说什么、对于自已带孩子的事,她和赵崇祖确实有自已的观点。不想麻烦双方的老人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但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有点说不清;应该是为了孩子能得到更健康的成长。应该是对孩子从小在环境中的潜移默化中的环境问题。

晚上,夜深人静。在属于二人世界里,李颖问赵崇祖“你爱我么?”赵崇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说爱好像不是很对,总觉得别扭,想了想说“我爱我们这个家!”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