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衬衫少年的怡口莲
文 / 或尔 2016年10月09日 17:41:18 368

我是高二的时候认识他的,因为我们从那时候成为了同班同学。最初我对他并没有印象,一直到某次画室里没有音乐,一同学让他用手机放歌,他说:“我的手机里全是舞曲,不太适合在画室听。”

从那时起,我才意识到班级里还有这样一个人。但那时也只是有了第一印象而已,我们第一次的对话是因为一件乌龙事件。

那个乌龙事件弄得我还挺惨的。

当时我们高二,学美术的我们一天到晚都在跟颜料和铅笔打交道,调色盘一天到晚得洗无数次。

那是一个深秋的晚上,我正蹲在画室边的无人厕所里的水龙头下洗调色盘,厕所里的灯是坏的,因为厕所常年无人使用所以里面的灯也没有再修,进出洗手靠的都是厕所外面楼道的微弱灯光。

我当时开着水龙头,在厕所里有水声的情况下一般来说不会有人会再挤进去洗东西,但是那晚的我怎么也没想到在洗调色盘洗到一半的时候会有一桶水从天而降。

狭窄的厕所里在响起我的惊叫声之后又响起了另一个惊叫声,我一转身,就看见了拎着桶一脸无措的他,那个舞曲少年。

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和半湿的衣服,我语气十分不善:“没看见里面有人啊!”

他有点无辜:“没注意看……”

我咬牙切齿:“没听见有水声吗!”

他更无辜:“我带着耳机……”

我看着他耷拉在肩膀上的耳机线叹气:“……真是倒霉到家了。”

他却在那一刻弯起了嘴角:“还好,我泼的水是换过的干净水而不是颜料水。”

我幽怨地看他一眼,没有再接话。

那之后的很长时间,我们都没再有过任何接触。直到后来我们班不知是第几次的换座位活动,我们成了前后桌。

在单人单座的班级里,彼此前后左右桌的同学关系往往特别好,因为在上课时,特别是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只有他们能帮你。

我喜欢文科,不喜欢理科,所以我文科的成绩还不错,但我的理科成绩就超级不理想。似乎在我们学校,女生偏文男生偏理似乎已经成了一种普遍现象。但他却是不在这种普遍现象里的人,因为他身为男生,却也是偏好文科。

有一次化学考试,我拿到试卷后脑袋一片空白,于是悄悄跟他商量:“哎,你快点写,写完给我借鉴一下哈。”

他侧过头一脸无奈:“你还是自己写吧,我也不会写,估计你自己写的答案还比看我的答案能得分。”

于是我就不再指望他,胡乱写了几道题就交卷了。

第二天发试卷,发试卷是采用传递法的形式从第一桌依次传下来,每个人拿了自己的卷子之后再把剩下的卷子往后传。等卷子传到他手里的时候,我看到他愣了愣,然后转过头来对我一脸严肃地说:“以后考化学,你还是看我的吧。”

那次化学课,我28分,他30分。

可能是因为前后桌的关系,我们的距离一下子就近了很多,由此我们越来越熟悉。

那一年还没有“暖男”这个词,如果有,我想这样的称谓非他莫属。

因为他会在喝完奶茶回教室的时候顺带给我打包一杯,会在得知我没吃晚饭时帮我打电话叫外卖,会在买了水果之后分我一大半,会在上课时帮开小差的我打掩护……暖到不行。一开始很不习惯有人对我那么好,但时间一长次数一多,也就渐渐习惯了。

所以当他送我他最喜欢吃的怡口莲时我没有丝毫的客气。

他很喜欢吃怡口莲,在他的生活中,似乎是把怡口莲和白衬衫当成最重要的部分的。每个星期他都会去一趟大型的超市,买很多口味的怡口莲放进抽屉。

一开始我很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男生怎么就那么爱吃甜食,可自从吃了怡口莲之后我就理解了。

那是一种未知的甜,不会腻味的甜,那种甜,是会吃上瘾的。

所以那之后我也喜欢上了怡口莲的味道。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里,每个周末,我的抽屉里都会躺着一袋怡口莲,他放的。

分享怡口莲不仅是只跟我,他也会分给班上其余同学吃,所以我在那样无知的年纪自认为理所当然地吃了那个少年将近一个学期的怡口莲。

我觉得我们是朋友,比较好的那一种。可是在我们高中毕业各自走进不同大学校门之后,我才发觉自己的觉得是错的。

因为他跟我表白了。

就在很平常的日常聊天里,他跟我说他妹妹把他的八音盒给摔碎了,说自己准备再买一个,问我要不要。

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所以回答的语气十分轻松,我说好啊。

接着他问我地址,我就一边感叹他这玩笑开得还挺走心一边把自己学校的地址给发了过去。我以为这个玩笑会以他的一句“你还真发呀”结束,却怎么也没料到他会跟我表白。

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十点多钟,我躺在床上看到他的信息,惊得手机脱了手“啪”地一下砸落在我的脸上。

那一瞬间我觉得特别难过,因为我才知道我们的关系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单纯。难过之后就觉得特别尴尬,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不敢问他,当初在我闺蜜跟他开玩笑问他喜欢的人是不是我时他不是肯定地说了不是吗,不是说曾经给喜欢的人表白了吗,不是说,我们是好朋友吗……

一直到后来,我都没有回复他。向来以淡定著称的我,在那一刻居然会窘迫得像个傻子,急急下线。

我有整整三天的时间没有再上线,这三天里我想了我们相处的种种,我们聊过的小说,吃过的怡口莲,开过的玩笑……我知道自己喜欢他,但那种喜欢,只是作为朋友的喜欢。

我喜欢跟他相处时的自由,喜欢他把我当成妹妹一样对待,可是那种喜欢却不是能牵手的那种喜欢。

第三天,看到他的信息:你就躲吧,胆小鬼。

他说,你再这样躲下去我们就连朋友都做不成。

你看,他那么了解我。可是,行,不行,一个字或者两个字,说的那么简单,实际上却并不简单。

我始终不敢答复他,不知道如何答复他,我很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个朋友给弄丢了。

可是显然我是个很不会处理感情的人,因为后来,我真的把他这个朋友给弄丢了。

那几天我把自己的生活变得很忙碌,忙的让自己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可是就在我终于鼓起勇气回复他时,发现自己的朋友组里已经找不到他了。

他把我从他的好友里删掉了。

跟闺蜜说起这个后来,闺蜜一开始是惊讶,惊讶过后则轻轻一笑,说:“这么没有男子气概,怂到居然要把你删了的人在他删你之前你就该删了他。不过删掉了也好,你也不用纠结了。”

我没有对此表态,因为我觉得,那样的一个人之所以会那么做,或许是因为他觉得是在维护自己那一直被我忽视的自尊。

爱吃怡口莲的少年,喜欢穿白衬衫的少年,或许是怕自己受到伤害,来自我的伤害。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那个人就以一种很突然的方式从我的世界离场了,容不得我挽留。

那一年的寒假,高中的老同学组织了聚会,明明给自己打足了气好面对他,然而当我在到场的同学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时还是会蓦地松了一口气。

喂,那一年,天知道那时尚未成熟的我是多么害怕见到你。

我当时还想过,千万不能看见你,至少现在不行,现在还不行,我现在还没办法正常地跟你打招呼,我还没调整好面对你时该使用的表情。

我还想,我们如果还能相遇,希望时间定在很久很久以后。

以后,等我足够成熟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害怕遇见你。如果遇见你,我一定会对你说出我的感激。

谢谢你,曾经给一个女孩以温暖。

谢谢你,曾经长久的默默陪伴。

谢谢你,读懂那个女孩内心的恐惧,理解她的怯懦。

曾经爱吃怡口莲的白衬衫少年,我不知道你现在还喜不喜欢吃怡口莲,我只知道,因为你,我喜欢上了怡口莲的味道,喜欢怡口莲在舌尖慢慢融化,夹心巧克力甜味渐渐溢出渐渐浓郁的感觉。

那种感觉很幸福。

就像曾经的你给过我的那种感觉。

虽说我们不联系很多年了,但是很多时候我还是会想起你,当我回到曾经就读的高中校园时,当我翻开自己的同学录时,看到我们的毕业照时,当我看到静静站在我房间书桌上的那个八音盒的时候,总是会不自禁地想起曾经那样一段难忘的时光,感叹时间流逝的速度。

那个玩笑中的八音盒,你终究还是给我寄了过来,我猜,或许你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跟我告别,来跟曾经的时光告别吧。

我也没有将这个八音盒回寄回去,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收下它。

你那么明白我的想法,就像我明白你的想法一样。

爱穿白衬衫的少年,终是跟那个留着长长黑发爱穿棉质校服T恤的女孩说再见了。

这么多年过去,我变得成熟开朗了许多,我没有像以前那样的安静了,我不再不清不楚地自卑了,我不再毫无征兆地伤感掉眼泪了,现在的我整天嘻嘻哈哈过得挺开心的……

我从来没打听过这些年你都如何了,只希望现在的你身边会有个好女孩,她能珍惜你给她的温暖,能喜欢上那种温暖,也能带给你温暖。

祝福你,亲爱的,曾经的,喜欢吃怡口莲的白衬衫少年,祝你幸福。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