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绎的陌生
文 / 夜风昼雨 2016年09月21日 15:01:21 354

编辑荐:我给她的评论,是一个句号。这是她不愿说的话,需要有人去写完。

“我还可以爱你吗?”

“不要了吧,我怕你会哭。”

——题记

5月28日,紫陌来了。

“嗯,我也没想过会在这里见面。”同学会上,紫陌显得很优柔,“你一切都还好吧?”

也许是五六年没见面了,当年稚气可爱的紫陌,如今变得更加成熟干练。我也没想过,会在这样的场合遇上,更没想过如何去打破这间隔的陌生。

“还算好吧,只是……”我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喉咙里突然哽咽了。

总是觉得,我们之间已经变得很陌生了。很多话,我们不能像同学那样,随心所欲。

紫陌笑得很勉强:“没事,不想说就别说了,每个人都有一段故事宁可烂在心里也难以启齿。”

“你也有?”我不小心问了一句。

紫陌轻笑着:“或多或少吧。”

从聚会的酒店走出来,就像当时从那个大礼堂走出来一样,我们都如释重负。

“还记得当时我们也是这样,一米的距离,不过那会儿的学校还是寂静寂静的,除了他们几个在一旁嘀嘀咕咕。”

我鼓起勇气转过去和她对视一眼。“嗯,几个都成家了,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闹腾了。”

“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呢?”

“为什么就不能一起走下去?”

“谁都没有错,爱情本身就是合则牵手,不合分手。两个人明明想爱却爱得不够努力,这样的结局,注定将来有一场难以诉说的故事。”

紫陌提起了那时的情景,不禁想起来,似乎一起都还在眼前。

文学院的大礼堂门口,那天夜里,月明星稀,偌大的操场上,静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还有后面那几个人的嘀咕。她说找到了一个更合适的人,让我别再为她浪费青春。

从沉默中慢慢醒来,我点点头,说好。“你结婚的那天,我会哭泣”,沉默中我还想对她再说一句话,抬头看着她满脸泪花,我只好假装什么事也没有,面对分手,我这么坚强。

“我知道你一定会祝福我,我先谢谢你。明月作证,我们都要幸福。”紫陌说得很干脆,看了看月光,“走吧,从此,我们只是曾经同学。”

就这样,我们变成了比曾经同学更陌生的两个人,除了毕业照,我们再没有别的。

“走吧。”紫陌双手插在口袋里,轻松得像是在躲避什么。

“去哪里?”我问她。

“随便。”

“我们去青年坞吧?”想了想,这个城市那么大,我们能去的地方,就是找一个安静的角落,如果不能说话,哪怕静静地坐一个晚上,直到明天的清早。

“青年坞?”紫陌问我,“是什么地方?”

“我也说不来,去了就知道。”对于青年坞,我已经有了感情,自从在网上知道有这个地方,烦闷的时候,我就到那里去,静静地看着对岸的灯火,背着月亮,被一片皎洁的月光埋葬。

“严辉,你什么时候找了这样一个破地方,说这里破,却也安静。”沿着小路走进去,紫陌在面前的沙发椅子上坐下来,“我喜欢这样的大海,喜欢这样的月色。”

正好赶上了涨潮,海水在慢慢淹没下面的红树。我勉强地笑了,“这是一群大学生打理的,这些家具都是他们捡来的,我只是一个过客。”

“还是学生那会儿有心思,长大了倒是平平淡淡,就连最基本的信仰,都懒于追求。”

“也许吧,是经历过,所以全都放下了。”我坐到紫陌旁边的一个石阶上,这样的画面,那么熟悉,“我去跟他们借个吉他”。好像我们都在变回原来的样子,只是,我们的心扉都已经不是那么阳光。

曾经的晚上,我们坐在一起是快乐的,六年后的晚上,我们那么拘束,那么小心翼翼,不敢轻易碰触对方的感觉,哪怕只是一点点都不敢。

我跟青年坞里的人借来了吉他,抱在怀里,似乎弦都已经陌生了。手指轻轻碰触了琴弦,一个刺耳的声音传过来,那声音仿佛是在提醒自己,过去的心就不要再弹了。

我迅速捂住琴身,不敢让这声音传出去。紫陌笑着:“别刻意捂着,你就不打算再弹给我听听?”

紫陌的一头短发,完全改变了我们之间的距离,甚至连笑都那么陌生。她甩头过来,我把眼睛转向大海。

“很久没摸了,都忘了。”

“你没变,还是喜欢骗我。”我不明白紫陌的意思,却很想解释: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我没变,还是喜欢骗她。我不知道紫陌为什么把话说得这么绝,似乎她一直在记恨我什么。

“紫陌,别闹了,我哪有骗过你。”我把吉他给她,“你才变了,学会给我挖坑了。”

“我倒是想啊,在这沙滩中挖个深坑,把你埋了,在旁边也挖个坑,把我自己也埋了。”紫陌拨动了琴弦,是《童年》的曲调。

“那要不要立个墓碑?”反正听不懂她的话,我信口接了一句。

“不要,要那些东西干嘛?立着吓人,不立反倒没人知道,就像这样的安静,没有人打扰。”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儿停在上面……”对于紫陌,我以前就问过她为什么不去做歌手,她每次都笑。只是那时候的笑,很纯真很甜美。

“还记得吧?以前我们也是这样,在月亮下弹着吉他唱着这首童年。”

“没忘,只是从来不敢回想。”我在一点一点地撕碎自己的心。

“可是我快忘了。我只记得,你曾经弹着吉他唱着歌给另外一个女生听。”紫陌冷冷的说着话,她突然的冷漠让我害怕。

“紫陌,你说的话很奇怪,为什么我听不懂?”

“你不需要懂,你只需要记得,你曾经把我伤得很透。”

紫陌变得凌厉,变得会戳我话柄了。被伤得很透的人应该是我,这话应该我来说的。

“好吧,是我没能爱得努力,所以伤害了你。”很多事情,变了今天,我言不由衷。

“不是你不努力,是我不争气,后来我也后悔了,可是我没有勇气回头。我知道是我先说的分手,与你无关,但青春就是那么冲动,我们都在赌气吧。”紫陌把吉他给我,“还是你弹吧,随便什么曲子都行。”

“你哭了。”我看见了紫陌的眼睛,有泪光。

“和你没关系,风吹的。”

紫陌不承认是哭了。“从来没有一个人陪我这样坐着看海,我们算是第一次,可是我们已经陌生了。”

“紫陌,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一直没明白,我是不是成了谁的替代品?”

“你真的不明白?”紫陌很诧异。

“最后一班地下铁,你含着泪说再见……”吉他,一个很熟悉的东西,抱在我怀里,不经意间就弹起了这个调,“流着泪的你的脸,在我脑中不断的盘旋,许多话没向你说,但我已没有勇气回头……”

“紫陌,是不是我错过了什么?”

紫陌突然问我:“你结婚了吗?”

我有点哑然。“没有”,我回她。

“为什么?”紫陌好像不解。

“没有合适的。”看着远处的灯火阑珊,我心里掠过一丝痛。

“那她呢?”紫陌再问。

我惊讶了。“谁?”

“湖边护栏外。”紫陌望着我,“我用冻僵的手指勾勒出一道温暖,围在你的脖颈间,待到春天开出七彩的花……”

那是我和文学院里一位老乡一起作的诗,为什么紫陌会念出来?

“紫陌,这是……”我欲言又止,我不知道此时的她会怎么想我,我只是好奇,为什么又说起了这样的话。

“这是她对你的誓言,对不对,我知道我比不上她那么能干,围在你脖颈间的,是她给你赶织的温暖。”紫陌站起身来,面朝大海,海风把她的头发吹乱。

“不,不是这样的。”我极力解释,却显得越说越乱。

“湖边护栏外,月明星稀,你们的浪漫,是我一生的凄寒。”

“你误会了……真的误会了……”我和饼子是一起来到这个学校,我们并不是她想象的那种暧昧。

那一刻,我觉得我和紫陌,真的好像被预言中了,我们之间,注定是一场难以诉说的故事。

“我不愿做你们的隔阂,我自觉地回避,放不下也要假装过得很幸福。”紫陌伸手在夜空中画了一个“心”,然后切开。

“霓虹灯下的这一条街,二百六十公里的足迹,我们开始寻觅,寻找失踪的曾经,那时候的你,奔跑着像个孩子,披散的长发随风飘散,还有微笑的眼睛,那一年,我们在这里开始,背着霓虹的样子,笑着笑着就哭泣,我们有太多的东西,忘在了转角的街区……霓虹灯下的这一条街,二百六十公里的足迹,我们开始寻觅,寻找失踪的曾经,巷子深处的秘密,雨夜的声音,不再奔跑的安静,还有人哭泣,这一年,我们在这里结束,看着霓虹的样子,哭着哭着就走去,我们有太多的东西,埋在了自己的心底”。

从来没有一首歌,能让自己唱得这么投入,可能是因为故事吧,我们穿过了二百六十公里的距离,再见已经不是当初的故事。两个城市之间,我们隔着说得清楚却不愿意说出口的陌生。

“紫陌,我们太傻了,就因为我们那么傻,骗了彼此这段最美的时光。”最后一个音阶还飘在晚风里,眼泪不经意滴落到了吉他上。

紫陌把喝的一瓶水,用力砸了过来。矿泉水瓶子落在吉他上,一根弦随即断开,吉他发出的音也走了调。

她哭了,哭的很委屈,像当时离开大礼堂的那样,不同的是,她没再用右手背去擦拭眼睛。而我,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的两行泪光。我瞬间也明白了,我们都在恨着同一个不敢言说的故事。

好长时间过去,青年坞里的灯光暗了。他们朝着大路走出去……

“紫陌。”放下吉他,我再也憋不住心里的遗憾。

“嗯”。紫陌伸手擦了脸上的泪水。

“我还可以爱你吗?”我们之间,一米的距离,却再也触碰不到对方的温度。

紫陌看着我,笑了起来。“不要了吧,我怕你会哭。”紫陌低下头,在手机上写着字。她的微笑,那么僵硬。

“爱情注定不能回头,很多时候,相遇也不必追问于过去”,打开朋友圈,看见紫陌的最新动态,那是曾经的故事,被我们演绎了六年的陌生。

我给她的评论,是一个句号。这是她不愿说的话,需要有人去写完。

这也是我们之间的约定,“帮我画最后一个圆圈”。我做到了,但做不到不哭。送走了紫陌,也送走了那样的陌生。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