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在色达失去方向.六
文 / 现实和迷茫 2016年09月21日 8:50:21 357

二十九

晚上昶锋独自走在有月光伴随的马路上,今夜也许会给同学们的脑海中留下很深的印象,也许一辈子无法忘记,也是无法忘记的。昶锋走进校园看着同学们已经全到齐,我们此时等待着阿青老师的到来。阿青老师的脚步显得是这样的缓慢,脸上的表情依然没有多大的变化,我们走进会议室时,我们将阿青老师抱住,阿青老师和我们已经心心相通,阿青老师安慰我们说“我还会回来的,我们还有见面的那天,你们不要这样伤心。”多么亲切的话语,温暖着昶锋和在场的每一位同学的心灵。

是的——师生之间的友谊也是这样的值得我们珍惜,愿今生还有机会和阿青老师见面。就这样分别,就这样把曾经最美好的回忆留在我们每个同学的心中。风吹拂着昶锋幼稚的脸庞,雨下着。昶锋独自漫步在下着雨的街道下。昶锋看着没有一个行人的街道,除脚步声就是寂静。毕业考试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昶锋心底一点低也没有,真不清楚毕业考试会考出怎样的成绩?如果今年考不上初中,昶锋该怎么办?昶锋该怎样面对父母?父母将对昶锋讲些什么?昶锋只能平静的去对待这一切。

毕业考试考的日子终于来到,考场的气氛是这样的严肃,以前的考试从来没有这样严肃过,昶锋看到大家都在埋着头做题,昶锋看到题就感到头痛,真是它认识昶锋,昶锋不认识它,上午的考试结束,下来同学们都在议论考试的情况,昶锋独自一人静静的走开,昶锋不敢面对同学的眼睛,同学看昶锋的眼神是这样的严肃,还略带点藐视。第二天是会考的的最后一天,考的是藏文,昶锋简直无法相信自身会笨的出奇,这样简单的题昶锋都做不出来,也真够可以的,昶锋看着自身做出的一道道题。

昶锋已经对自身升初中没有抱多大的希望,昶锋交完卷子失落的走出考场。六年的学习成果就在这三张卷子上展现给阅卷老师看。真不知道阅卷老师看到昶锋的卷子心里会是怎样的感受?至于考不考得上初中是昶锋的分数说话。昶锋上四年级时因上课没有听讲,被朱老师赶出教室时,昶锋感到老师为什么来不来就把学生赶出教室,要不然就是打,昶锋被赶出教室时,昶锋在心里很气愤的说到“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上这个学。”昶锋万万没有想到朱老师把另外俩位男同学也赶出来。

一个是昶锋的好朋友李文刚,一个是算得上昶锋认识的同学。他刚来我们班没有多久,他叫刘亮,是一位长相一般的男生,眼睛看上去没有给昶锋自信的感觉,反而是给昶锋一种泄气的感觉,就这样我们三人离开学校,我们沿着小河走着,看着河里流动着的鱼儿,是这样的自由,无忧无虑的。昶锋如果能变成一条鱼该多好,可是那只是梦想。我们一路之上都是很忧郁的,只是默默的走着,昶锋看着他们俩人的表情似乎看不出什么?脸上显得很平静,内心在想什么,昶锋无法说清楚。

就在此时,李亮突然严肃的对昶锋和李小军俩说出这样的话语。

“我们逃跑怎么样?”李亮平静的说。

“天呀!”他是不是脑筋受刺激过大还是原本就有这样的打算。。怎么对我们俩提出这样的难题?李亮的内心究竟在想什么?只有他自身最清楚。昶锋想到现在都已经被老师赶出教师,课也上不成,为什么不用这样的机会好好的放松自身。我们一直沿着小河走着,我们三人默默的看着对方。走到平坦的马路上,看着四周的环境是这样的迷人,山峰上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完,看上去很壮观,也很美丽,雪上山有美丽的雪莲花,雪莲花可以治病的,昶锋也不完全清楚,这是不是真的。

三十

李亮给昶锋一支烟,昶锋点燃烟,看着烟雾慢慢的升上天空,直到消失在空中。昶锋他们三人走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我们遇到一个讨厌的家伙,一脸的怪象,看上去就像是小偷似的,怎么看也不是什么好人之类的。他穿的是藏族的服饰,是个藏族喇嘛,他的手好黑,好象很久都没有洗过似的,他也很怪的,不是看我们的这样,就是看我们的那样,反正他总有看的,他也真够烦人的。我们的身边停下一辆车,从车上走下三个中年男人,其中有一男子就是抓昶锋二哥的警察,他是一位年龄在40岁上下的中年男人。

一脸的胡子,胡子很浓很粗,眼睛看上去显得这样的有神,昶锋真没有想到自身会栽到他的手里,这一下可真的完了。本来打算好好的玩一下的,这一下没得玩,我们三人坐到车里时。

“你坐在什么地方的?”他严肃的问昶锋“

“坐在畜牧局。”昶锋严肃的说。具体的地址昶锋没有告诉他。真正到家时,我们告诉他们在另一个方位,我们都不希望他们把我们三人一个个的送回家,那样非被母亲打不可,我们还是逃过一劫。第二天昶锋走进校门时,昶锋不敢正面面对同学,昶锋担心同学会对自身说出很多让昶锋无法接受的话语,也许一次的逃课没有多少同学对昶锋产生不好的印象。昶锋的功课却拉下很多,昶锋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把这些拉下的功课补上,请教同学,同学未必会真心真意的帮助昶锋。

还是自身帮助自身。昶锋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次昶锋的作业没有按时完成,昶锋被王老师锁在一个隐暗的小茅屋内,一直锁到晚上,如果父亲不来学校找昶锋,昶锋也许一直会被王老师锁到第二天上课,昶锋真的不知道回家怎样对父亲说清楚。万幸的是父亲晚上就来学校找昶锋,父亲把昶锋接回家的时,父亲脸上的表情是这样的严厉,“你为什么不按时完成作业,如果你母亲在非把你打死不可。”父亲严厉的对昶锋说。昶锋不清楚父亲为什么会对自身说出这样的话语。

难道昶锋这次真的让父亲生气。昶锋认为应该是的,不然父亲不会这样生气的,昶锋的小学不能象其它同学那样,有父母亲指点,昶锋的父母工作都非常的忙,昶锋小学的学习都是自身请教自身,昶锋还有一个不好的毛病,昶锋不喜欢问人,不懂装懂,其实就这样把自身害了。初中没有考上,昶锋复读一年,复读那个班的同学对昶锋会有怎样的看法昶锋也不清楚,在昶锋快要进入复读那个班时,昶锋还是认识几个的,不过认识的几个学习成绩在班上不是很出色。

昶锋真的不想读下去,可是不读书昶锋又能做什么?昶锋不停的问自身。又是一个夏季,阳光依然是这样的明媚,昶锋独自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进校门,去另一个让昶锋感到陌生的班级读书,昶锋看着这些陌生的面孔,昶锋心里特别的不直在,真不知道这些同学在背后怎样议论昶锋?他们要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好去,只要昶锋做的事对得起自身的良心,昶锋没有想到这个班的同学对昶锋这样的好,对昶锋很热情,他们经常安慰昶锋,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面对现在的一切,你会成功的。

对自己要有信心,这些话语深深的鼓励着昶锋,让昶锋更好的走好今后的读书之路。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