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木残花—47—何怜笔落
文 / 刘承义 2016年09月20日 7:11:03 325

碎镜片不断的划出一条条鲜痕,疯了一样的睁着腥红的双眼,待血干了成疤。

2015.6.17,高二下期的最后一次月考,我路过办公室时,雷泽平递给我们班的成绩单,我看见她的成绩让我又一次吃惊,她怎么会失分那么多,分数那么少?这个离她的目标差了好远,看见她考砸了比自己失败还要紧张,我很想问问她,我以前给她的语文答题技巧背了吗?可我却没有勇气再去和她说话。

那几天茂林的生日到了,端午节,那次他生日,我遇见了另一个关心我,心疼我的人——何笔。她是茂林的姐姐,比我大四岁,曾被许多人误认为是我的女朋友。看见她的第一眼是在桥头下面的那个游戏室,最初我以为她是茂林的妹妹,她那天穿着白裙看着游戏机和茂林哥哥说:“我们一起玩这个嘛!”哥哥却不理睬她,像个小妹儿一样!一会,茂林却开口叫姐,我凌乱了!转头和黄云飞说:“我一直以为那是茂林她妹。”!“呵,我用专业的眼光看了的,应该20岁左右,肯定是他姐赛!”吃饭的时候,茂林给姐介绍时说我是学霸,我只有偷偷的笑笑!“我不会啤酒的。”何笔姐说,“给我来江小白嘛!”我又凌乱了,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厉害呀!后来她告诉我她已经几个月没有喝酒了但要给茂林撑场面(茂林是不喝酒的)。

KTV中,灯光闪烁,烟雾音乐弥漫,又是这样的场景,曾经我是不喜这些地方的呀!每次喝多了才会在这样的环境中宣泄,每次也只有借着酒精的勇气才敢给你发信息:“我现在喝多了在木洞的KTV里面为你唱一首:‘盛夏的果实’。你听不见,可能也不想听见,但至少我期望的时间可以走的慢点,对不起,我刘承义至今也无法释怀。”我吸着烟,颓废混杂着烟味,不久,掐灭烟蒂,靠坐在沙发上,何笔姐说:“学霸还会抽烟呀?”“我说我不会你信吗?”“我不信呀!”“骗你有糖吃吗?”“有!”我迷糊了几秒,转头对她说:“好嘛,那我是骗你的!我要吃kisses。”“吖?什么?”她错听了Kiss,“kisses,一种巧克力。”“哦!”她似乎很无语,“我以为你和认第一次见面就要kiss,不好意思,听错了,一会我们出去就买!”我听见后真的说不出话了。我和她座的很近,包房里大家在唱歌太吵,她在我的耳边处说话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气息,换了平时我定然会走开,但那是心里又是空荡的感觉。她说:“你还是不要抽烟嘛!”“为什么?”“因为你是学霸。”我瞥了她一眼没理她,这个理由让我语塞,但她竟然敢来抢我的手上燃着的烟,我又凌乱了,这么久了还是第一次有女生敢动的手抢,其他的都是劝。蒋缘那天好像想把何笔姐给喝倒的架势又端着酒上来,“又是我呀!”我在一旁打趣说:“你是茂林的后盾的嘛!”“那我可没有后盾。”说完似笑非笑的看向我。“呵,哎!”我摇摇头,接过酒。“呵,现在我也有后盾了!”

她喜欢老气横秋的叫我小屁孩,不断的叫我少抽烟,似乎对我的过去很好奇;她担心我的身体,害怕我的身体会垮掉,也劝我不要用这样极端的方式对自己;她连续不断的给我留了100天的空间留言,不断的劝解着我要拿的起放的下,好好的调理身体,让我去上大学,希望我能够快乐,诚然,我感受到了关心和高兴。

2015.6.28,那天雷万过生请客吃饭,大概4点左右,我去车站接人,那时在路途中我依然习惯性的环顾,寻找着熟悉又陌生的影子,每次也都会从期望相见变为失望无言,即使如这次的遇见也只的令人感叹悲哀,我与她隔着一辆车的距离当时我没有反应过来,大约一分钟后我猛的转身回头,她已不见,我疯了,竟然往回跑直到港湾那心馨超市对面的马路,不知道为什么那时我能肯定我还能再见她,总觉得她就在附近!过马路走向超市似乎很坚定她就在那里面,很难相信,我遇见了!高兴的同时很想热切的叫你,可我不知还如何开口;她很惊讶,很不自然的向我挥了挥手,“你不热吗?”我担心的问,“还好。”说完便向学校走去,我装模作样的走进超市,将特意的寻找伪装成巧合的相遇……

冰冷的雨水洒在昏暗的夜色中;抬起头望向窗外,自言自语“又是雨天!”我与她的所有事似乎都与雨有关。她或许就是一只雨中的精灵,活泼顽皮,我或许也是一滴雨,从高高的天空中坠落;放学了,独自跑向操场,躺在草坪上,任雨打在我的面庞,大声嘶吼着心中堆积的沉默压抑的淤伤,我的后背与水连在一起,或许雨就

是为了淋湿……6月3日。

时近期末,我每天依然的看似忙碌实则空荡的困在那个角落,她端坐在大平那靠窗的位置上,安详的看着书,我以为她再很努力的学习,可我去后面接水才知道她其实是在看杂志,那时我觉得她胖了,也可能是我太久没有如此近的看她的缘故了吧!

暑假补课开始了,何笔姐在期末考试时教了我做英语的方法,果然没有出乎意料,又是50多分。那时她竟然将头发剪为了齐刘海,可能是因为以前的原因,我不喜欢齐刘海的妹子,总是有意无意的望向她,总是有种淡淡的失落。

那时我想下学期搬去和她再做同桌,让自己可以最大努力的帮助她,可很快我放弃了这个想法,补课时我们搬到了三楼,下午经常有庹万港过来给她讲题,听见他们的欢笑我那狭隘的心胸总会感到不舒服,有男生接触她时总会感到不舒服。我常常躲到七班,吴吉优问我:“下来找谁呀!”“我下来避难。”“避难?避啥子难哦?还有人敢找你麻烦唛?”“我只是不想回去而已!”“为什么哎!”“十万个为什么吗?”“……”你有庹万港帮你学习很好,不管如何你要达到自己的期望,二本你一定要考上,我放下了下学期主动来挨到你做的想法你不想再回忆,记起以前了,那么我就不要再来扰乱你的决心了,我不知道我要不要再跟上来……2015年7月18日。

20日夜里,我在洗衣服,罗健川说:“刘承义,我才晓得上次她们说一起出去耍,是张洁,刘承铖一起叫我的咯!”“和我有关吗?”“没有呀,就是给你说张洁都喊了我的。”我停住手上的清洗的动作,“聒噪!”然后他进去了,峰子从厕所里出来,拍了一下我肩膀:“算了,刘二,他这人就是这样,不要计较。”“我没说什么呀!”“你国人心头明白你想干嘛!”“嗯。放心了。”……她或许是我17年来最大的一处败笔,曾经我对她不想让你和他走的太近,现在你却是他在我面前炫耀的本事。

补课的最后一天,突然间我身体如何笔姐担心的一样没有任何征兆的垮掉了,头晕,胸闷,发烧39.7度,连续5天没有退下来,什么也吃不下,每天都是6瓶水。医生说我身体里有什么积液太多身体吸收不了加上不合理的生活方式才会如此的严重。头天到长寿医院医生就给我安排了手术然后叫我去做全身检查,但我身上炎症太重,手术也取消了,叫我先输一个星期的液再观察。独自一个人在医院,其他的病人都有亲人陪伴,看护,送饭,而我仅仅只有自己。我不想我的红颜担心,没有告诉她,可我的闺蜜知道我住院了但似乎失踪了!小建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但何笔姐一直都在不断的关心我,问我好些了吗,那时我的心其实是苍凉的。

我终于可以停下来了休息了,可我为什么觉得孤独?安慰着自己,回味着从前。

一个人独处的时间是老天刻意留在我们生命中的礼物,可能它不像春天江南处的萌萌小雨那样的温馨细腻,也不像夏日里信仰太阳的向日葵那样的给人希望,可能最开始寂寞会让往昔欢愉的你再看这世界会发现本应该走过无数次熟悉的路好像慢慢的变得陌生好像看不到方向了,找不到相信自己可以走完的勇气了!那时候你可能真的累了,没那么多热量和倔强了,静下来吧!回头看看走过来的路吧,仔细看,你一个人已经走了很久了,已经习惯了吧。当你带着迷茫决定不去等待坚强的踏上曾比肩走过的道路时,一切都还会如以前一样没有那么可怕,少了她,你不会缺失什么,只少了一些温婉回忆仅此而

已,我也曾一个人的时候害怕沉思过,不知道我这样有怎样的意义也许到最后我还是一无所有,因为我迷惘,空乏,没有继续走下去的理由,所以我倔强的开始走上在我计划中俩人的旅程。这无数次偷偷的没有言语的看向她也等于无数次问自己:“你走下去为的是什么?还可能有结果吗?”那条路上的我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冷嘲热讽,习惯了诧异与失落,也习惯了喧嚣世界中冷漠的我。到现在,我还在继续的走着,我也明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我从始至终也都还是一个人,但还有孤独这份礼物陪着我……2015.8.4。

何必怜惜每次落笔的心伤,所有的或许都是我心中难以搁浅的石子……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