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农场往事之去那个天天都可以吃到饺子的地方三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23:51:22 331

滨北往事三 水库上的红太阳

我站那里向远处望着,这个红红的圆圆的叫做太阳的大红球,就要落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它为什么比中午的那个大,比中午的那个红呢?,它已经落在那里,我要到它的身边去,我一定要到它的身边看一看,于是我一直向前,走过一排排平房,走过洗澡塘,走过场院,路过水塔,走出农场的大门,走向一片一望无际的稻田,我走出了很远很远,我感觉太累了实在是走不动,太阳还在远处。由是我决定返回了,为什么它都已经从天下落下来了,还离我那么远呢?父亲说太阳落到山的那一边,而我明明看到太阳落到了大水库那一边。

农场的东西两头分别有一小一大两个水库,在小水库没有建设之前,农场的出场之路是从小学校南与农田之间,中学校校南桥与操场,中学校东居民区南与水库之间有条,通上东大路的土路,是一个坡度较大的土路。后来挖排碱沟和修小水库后这条路废弃了。在没有修小水库之前在很早的时候就有大水库了。我感觉至少在我还没上托儿所之前的时候就应该有了,我父亲本身就是农场建设初期的职工,就在农场上班离家很近。不像那些老婆孩子在农场,自已坐车上前线的上班的职工。所谓前线工作,在油田上是一种需要离开家,出远门干重活的统一称谓。当年油田建设初期,大批的工人都是从部队上退伍或转业的军人,一,到地方工作一是为更好的管理,二,是他们那一代军人当兵的时间也比较长,延用军队的称谓叫起来也顺口。比如,大型施工叫会战,会战的办公地点叫会战指挥部,指挥会战的领导,叫指挥。上前线会战就如同上前方战场了。

大人们男人们都上前线干活去了。女人们在田地里劳动,还要带着孩子,虽然有托儿所,接啊送的肯定有顾不过来的。那时排碱沟稻田地虽然也是到处是水,但是必竞水位不深。所水库是最危险的地方。那时小水库还没有修,所以整个农场最危险的地方只有大水库。

这不是故事,但这件事情必定离现在太久了,太多的细节也不知道是否真实,就把我从父亲那听来的叙述如下,那时父亲就在农场工作,有一段时间的工作是把水库里的水,抽到水渠灌溉稻田。那时候抽水是用柴油机带动水泵,起动时需要人去摇,而且一发动着一股浓浓的里烟冒出,皮带带动水泵有时候还需要往皮带上打油。这一点我很有印象,因为我记得父亲在值班时有时会带我一起去,并且经常叫我骑在他肩膀上,他扛着我在水库边跑累了,就看远处的落日,那个又大又圆又红的太阳。

那一天父亲又是晚上值班,通常是下午五点多接班,父亲又把扛到了水库去看那红红的太阳。我在父亲的肩膀上正在嘻闹,这时从东边顺看水渠边上急匆匆的走来了一个人,大老远就向我父亲喊到“解师傅,你看到我家孩了吗,白天你有没有看到,有小孩到这水库边上来玩?”

“我这才接班,你看这刚6点多,真没有看见有小孩来。”

“坏了坏了,这下坏了,这下子肯定是出事了。”

说话的这个人,是我们这个刚刚建成的小学的校长。

(虽人已离世但为尊重其本人隐私,我还是将其化名姓张,其子张顺)

那时正是夏至之后,天最热最长8点多才黑透。陆续的从水渠的东南边就来了很多人,都上了水库,大水库南北长一千多米,东西宽也有八来米。人们上了水库堤坝后各自散开向各个方向寻找,终于有人在泵房南二百米处的大水罐下的水坑里发现了小孩。

听说孩子被他母亲抱在怀里抱了一夜。

三个小男孩结伴可能是顺着沟渠就来到水库,来到了向农场送水的那个罐底下,具后来听说是那俩个跑回家的小孩说,他们看到一条大鱼,他俩个不敢下,张顺敢下,脱了衣服下去了就没上来,他俩跑回家害怕,也没敢向大人说。小孩衣服最后也找到了。一个拔草喂兔子也是农场的那天也正好从罐下经过,看见有两件小孩衣服还挺漂亮 ,当时也没有多想顺手就拿回家了,顺手就给老三穿上了。说的有一点多了是不是有点多余。我只是想让大家感受一下父母对孩子的爱,不管他们是贫穷还是富有的,他们的爱都是一样的!最后愿那个又大又圆又红的,落在了水库那边的太阳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的。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