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场往事之五一切为了石油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22:05:26 317

农场往事之五一切为了石油

我曾经做过一个这样的梦:满天的星光下有一个少年在一片黑色的油海中泛舟,前方金光闪烁,他挥舞着双浆奋力向前……。开始我总是搞不明白,为什么这到处是麦苗的地方叫油田,这油在哪里?这不是我的脑海中所想象的油田。一大片的田地里到处都是油,人们都拿着舀子脸盆水桶,挑的挑抬的抬。这是最早我脑海中对油田二字的想象。我所想象的恰恰是油田最不原意看到的。

说来惭愧虽说从小在这油田长大,说句实话你也许不相信,一直到当兵退伍二十岁参加工作才近距离的接触过真正与石油有关的东西,才知道那一天到晚不停嗑头的东西学名叫抽油机。才真正见识过什么叫作业采油钻井。

农场四周是高高的院墙,院墙的外面是一道臭水沟加排碱沟,然后就是有时种的是麦苗有时种的是稻谷,有时种的是玉米的大片的土地。

祖上世代为农,从来没有离开过土地。难道是这里的土地比故乡的土地好吗?是能够长金子吗?恰恰相反这里的土地比起我家乡土地,那简直是可以用天上人间来比喻。我的故乡早在六七十年代就是山东省著名的“鱼米之乡”,苏鲁交界的鲁南平原地带,沭河两岸百草丰茂绿树成萌。我记得在我姥爷家门前有棵歪脖子柿村,柿树的前方有一棵好几十年的高大茂盛的皂角树,旁边原来有一座关帝庙,文革时被推倒。向南三十米处,当时有一口水井,井上架有一打水用的辘轳,井水清澈生饮而甘甜可口,一躺倒的石碑上刻有光绪十二年的字样。证明这口井在当年也有近百年的历史。井壁的四周长有,一些野生的圆圆的红红的比玻璃球还小的草莓果。当地人都叫它“长虫食。”在村南沭河大坝的东头还有一片茶园。

农场建在一片荒碱滩上不说,而且我感觉它好像是在这整片的土地中最洼的地方,因为在离农场的西北方向不远,有个叫下洼的村镇。你想想这四周有村庄,有人开垦过的田地。而唯独这地方当年是一片泛着白色盐碱的荒野。不知道为什么我极喜欢绿色,我对绿色有一种特别的感情,我所说的绿色,决不是夏日里雨后泛着白色盐碱的荒野上开着白花的荆条,和秋天排碱沟边那红色半人多高的碱蓬。和随处可见的一人多高的芦苇所呈现的绿色。我说的是树,自我上学记事起学校每年都在校园周围植树,年年载树不见树,就没有见过一棵成活的树。夏季雨后烈日下泛起白色的盐碱的光秃秃的校园,看上去死气沉沉,有句话不是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也许是因为这个校园连棵树都栽不活,所以连一个成才的人都没有,长大后都去当油鬼子去了。

闭塞远离城镇,荒凉没有绿色,无奈让人悲凉,又与四周的村庄隔离。不过现在想起我也实在是佩服附近村庄的百姓,甚至于感叹他们祖先怎么会迁到这荒野中来,他们真的是有超强的生存能力,中国这么大难道是实在没地去 了,我相信他们的决不是逃荒要饭的,就是逃荒要饭的也不会到这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来,不是杀人越货的土匪,就是犯了法的逃犯,要么是流放至此的罪人。好人谁会到这里来,水是咸的,地是碱的,房是土的,都号称“解放”了三十年,连电都没有,耕地还的用牛苍天那!有时我不禁心生感叹,刀耕火种吗?原始社会吗?我现在有时候还在想这天南地北的,五湖四海的全国各地的,难道都是在自已的祖先曾经耕种了许久的土地上,实在是活不去了才来此地,要不然都是实在无法生存了?谁愿离别父母谁愿远离故乡谁愿意来此荒野。

石油一切为了石油,是的这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石油。男人们大部去了前线会战为了石油,女人们在后方开垦土地,种植粮食自给自足,也是为了石油。他们是当年的开拓者,以自已辛勤的劳动无私奉献的精神,真正谱写了一曲曲劳动者之歌。他们真正印证石油人“只有荒凉的盐碱地,没有荒凉的人生”!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