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往事之十二父亲说海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15:54:20 396

滨北往事之十二父亲说海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

为什么有一大片一大片的如此荒凉的荒野,为什么有这么多泛着盐碱的的白色,为什么?究竟是是因为什么呢?父亲说那是因为这里离大海很近,这里是大海变成的,这里是退海之地,这里原来是大海,不!这里哪里是海哪!如果这大片大片的荒野真的海变成的,我真心的希望它能再变回原来的模样。因为我在少年时,就一直没能见到大海,没见到梦中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水,所以我说我感觉我少年时期,是一直活在梦里面的。

我记的那一年已经上小学了,那时农场许多人家中都已经有了黑白电视机,记得一年过年时春节联欢晚会上有一个叫苏小明的女歌手唱了一首叫《大海啊!故乡》的歌曲,从那时候我又感觉大海这东西又和故乡有了关联,变的离我更远了,又远在了故乡,故乡不是一天二天就能的回去的。那是需要时间的,还非要等到过年时。于是在我心中,我认为大海这东西,如果真的是过年可以看见,心中的期望过年时,别放鞭炮了,眼前不是烟花,宁愿是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水。

从很小的时候就离开故乡,从很小的时候来到这片海变成的土地上,从很小的时候就生长在这片海变成的土地,然而很小的的时候根本没有见过海,你的心中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呢?

高高的围墙外四周是田地,田地的四周是曾经的海变做的荒野。为了能见到心中的大海我走出了围墙,走过了田野走进了荒野,在这片曾经是海变作的荒野中去寻找海的痕迹海的声音海的气息。

那是一个星期天,父亲骑着借来的大金鹿牌自行车,前面载着妹妹,后面载着我,不知道是哪一天,在离农场北约七八华里远的一片荒野中立了一个钻井架,有一群钻井工人在那里工作。父亲说你们俩都来油田这地方两三年了,我也没有带你们到附近什么地方玩过。一个是工作太地方两三年了,我也没有带你们到附近什么地方玩过。一个是工作太忙,再一个就是这到处荒野也没什么去处,没有什么好玩的。

第一次见到那高高的井架,第一次听见那隆隆的钻机发出的声响,第一次看见那头戴铁盔的

钻井工人。你看这钻井工人多辛苦,你要是不好好学习长大后只能当工人,当了钻井工人,又苦又累又危险。我父亲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工人都瞧不起工人,工人又如何?我们这油田的七0后的油二代,大多数不都当了工人,工人为什么看不起工人呢……?

我一下子就扑了进去,真的,当那天我第一次看见了大海,第一次看见了我他妈的魂系梦绕的那一大片一大片的水,我扑了进去,一大口海水拥入我口中,我才真正感觉到原来这海水真咸啊!真的是苦咸苦咸的。岸边防浪石上的那些锋利的蛤喇皮,把我手上脚上腿上划了好几道口子,在海水的浸泡下,那种爽到心里感觉,才让我明白我所见到的大海, 真不是电影里蓝天白云下那带着迷人的沙滩带着美女的大海,只是渤海湾中河海交汇处那浅浅的海岔子。汽车一路不停的前行,窗外一个又一个村镇 从眼前滑过,村庄越来越远,满眼里都是荒野已经看不到村庄。到处都是槐树,树林中都密布着抽油机,穿过这片槐林才到这个叫孤岛的小镇。才到了我工作的地方,当时我认为这里肯定离海没有多远了,要不怎么会叫孤岛呢?没想到这里离海也还有一段距离,没想到一呆转眼就是二十多年了。平常工作之余没事就往海上跑,真正亲眼见识了苍海变桑田的神奇,更见识了人们改造自然征服的能力。无止尽无续的开发破坏,如今的海边满眼都盐田高大的盐堆,散发着各式各样刺鼻气味的化工厂,一排排的油罐,冒着浓烟的高高的烟筒。那沧海变做的神奇的自然面貌已消失殆尽。

也是一个星期天,我对正坐在电脑旁玩游戏的女儿说,咱们到海边转一圈去。女儿说不去,海边有什么好玩的,不就是一大片一大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水。我站在那把头扭向了窗外,不知道为什么?眼里不禁竞感到有些湿润!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