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往事之十三怕活着的人们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15:01:24 333

滨北往事之十三怕活着的人们

三年级时我在三年三班,我们的班主任是教我们的语文老师姓付河南人,这个老师对我们挺好,她这个人脾气很好,对我们无论什么事总是语重心肠的,从来没有动手打过任何人。和那个二年级时,那个教我们的四川女人比起来天壤之别。她儿子也在我们班学习很好,但听说后来考上了大学得了什么抑郁症自杀了,二十几年前的大学在没有扩招之前,能考上大学校进了象牙塔的,都是全国各地各个学校,正了巴经的尖子生都是人才。或许你在本地学校一直出类拔翠,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对自己太过高的要求,反而使自已压力更大,大到无法承受,精神最后都给搞崩溃了。

我的同桌张小勇老家也是四川的,人个头不高人很老实,记的有一次上数学课,对了数学老师姓杨也是四川人。他站起来回答问题,回答完毕屁股还没挨到椅子,“哎哟”一声惨叫接着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当然是我干的好事,我把一根削尖了的铅笔头放在了他的座位上。当然我也被那个很凶惨的四川女人收实了一顿。现在想起来我还会不由的从心里发出笑声。

一个白色的比洗脸盆要大很大的盆搁在地上,盆里是一盆淡紫色的,听说是用什么叫高锰酸钾稀释的溶液。也就是一大盆紫色的水,张小勇的哥哥张大勇趴在一条长椅上,脸前就是这一盆紫色的水,在农场卫生所里,一个男大夫也是我们一个同学的父亲,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缸子,一缸子一缸子不停的往张大勇嘴里灌,灌饱了再让他吐。最后干脆让他自己灌自己吐。张大勇可能是喝的太多了吐的也太多了,那个痛苦模样让人看了感觉还挺可怜的。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张小勇的哥哥张大勇三年级升四年级时,期末考试没有考及格没有升上学,留级和自己的弟弟呆在一个班。被同学们嘲笑为留级包,星期天回家学习做作业又被父母亲训了几句,这下子想不开了。一个十岁的少年内心就崩溃了,就不想活了,拿着家里的打蚊子的药就喝了两口。被整到了卫生所,看样子也不太要紧,用这种简易的自我洗胃法在进行洗胃。好像也是在告诫他这毒药可不是随随便便喝着玩。

我的记忆中张大勇这个十岁的少年是我们农场第一个喝药的人,在后来的初中阶段,在卫生所上了新的比较先进洗胃设备后,至少有三人甚至是三人以上,而且都是男同学,都是男人,喝了比张大勇喝的那种要毒要多的药。因为每次都有许多人去围观,农场就那么大一点地方,俗话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当然我也去看了。有一次还是因我而起,当然喝药的不是我,算了不多说了,因为那个当年兴师动众想死的伙计至今健在,说的太多了也不好。

喝药的人多了也就锻炼了这农场卫生所中,医生的洗胃水平,也不知道,这附近村庄中人们的消息如此灵通,都知道这农场卫生所里,有新上的洗胃设备,或许是感觉这新设备放在那不用,时间长了容易老化无用武之地,或着是为了时不时的锻炼一下,这[size=14.3999996185303px]农场卫生所里[size=14.3999996185303px]医生的业务水平,于是这附近村庄中不知什么原因喝药,比从前更多一些的,隔三差五的经常有来的,这当地人种的是棉花必须用农药,本身想喝药也方便。人嘛如果真的想死还不容易,找个没人地方一下就解决了,非的去兴师动众的这是干嘛!

有一句话,一个人既然连死都不怕,那还怕活着吗?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