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往事之十六邻居家的槐树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12:22:25 385

滨北往事之十六邻居家的槐树

一夜的風雨吹走了这几日空气中弥漫的槐花特有的清香,在槐林中又是烧又是烤也罢垃圾遍地也罢,竞有两家大打出手搞的头破血流惊动了110啊!。或许是老天实在是看不过了,来了一场大雨清洗一下这槐林!

说句实话我对这槐花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一是因为它香,有一首诗常被提起作者不详,“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风碧波飘落处,飘香一路到天涯。”二是它可以食用,每年这个时节人们都采摘有一习俗,做一种特别食物粉蒸槐花饼。说来你或许不信在当年整个滨北农场,唯一的一棵成才的槐树是我家右边邻居家种的。那时不管谁家都在院落中整理出一块不大的菜地,必须去水库上取来没有盐碱的所谓好土(黄土)浇好水(黄河水),每到春季种上点什么茄子辣椒丝瓜扁豆。这家主人不知为啥种了棵槐树在院中,我是看着那棵槐树长大的。或许这泛着雪白的盐碱的荒野中,根本见不到高大一点植物,而我对绿色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极其特别的喜好,尤其是树,尤其这棵长在别人家院落中的槐树,记载我童年时太多的对绿色的想往太多的记忆。你或许不相信参军以后我曾在信阳的鸡公山上,面对一棵参天大树时,竞深情的将其拥抱。在武汉华中理工大学的校园里军训大学生时,那桂花树开花了,那溢满校园的馨香竞差一点将我醉倒。

记得有一首歌叫《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那时候蒋大为天天在收音机电视机里歌唱。但是我在参军之前没有见过桃花,虽说故乡也有,但那时候和父母每隔三年回一次故乡,都是冬天在临近过春节时回去与家乡的亲人团聚。那姥爷家门口的柿子树还未发芽时,我们全家又回到这什么树也没有的滨北农场。所以我从五岁起就再没有见过桃花,没有见杏花,没有见苹果花,没有见过梨花。因为没有见过……太多太多的树,所以就没有见过太多太多的花。只见过一片片的白花花,因为那建在盐碱滩上闭塞的农场是种什么树都活不了的,虽然公家年年植树,学校也是有时也在植树节植树。附近村庄也十分的神奇,那些如今现在想起来,现在看来连羊圈都不如的土坯房屋的前后,很少能看到成才高大的树木,最多是几棵可怜的枣树。对了,一半荒芜一半开垦的荒野中的田埂上,偶尔有一些好像是野生的小酸枣树,有时候偶尔和父母去北镇(滨州)玩耍或购物,坐车从公路经过附近村庄那片坟地时,远远望去坟头上也是泛着盐碱的的白色。有时真是让人感叹难道这些人到底是上一辈子真的造了什么孽吗?被流放此地,就是死去了,坟头上也寸草不生。但不知为什么?邻居家那棵神奇的槐树竞有如此顽强的生命,在这连水都要分为好水(黄河水)和坏水(地下水)的土地上生长上起来。每年一到五月时节那串串洁白槐花挂满枝头,那沁人的香味毫不吝啬飘满院落。有了这棵树就有了花香,就有了春天。就有了知了的叫声,就有了夏天。就有了落叶,就有了秋天。就有了枯枝,就有了冬天。就有了完整的四季。谢谢邻家的这棵槐树给我的童年带来的欢乐。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