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往事之十八害虫和益虫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10:36:28 388

滨北往事之十八害虫和益虫

米三家搬走了,搬到前线去了,就是当时的油建二部指挥部大院,那是正了巴经城里人住的地方,离当时还叫北镇的现在的滨州市百货大楼也就五六华里的路程,记得当年我们农场的孩子,把大人带着一起去上北镇玩耍,是当做一种节日来看待的,上北镇必须要去百货大楼。

“还是解放军好啊,还是当兵的好啊!”大人们正在房头屋山的荫凉处打升级(一种扑克游戏)。一个老太太边晃着脑袋边和另一个老太太说着话,我们几个小孩子也在房头的屋山下玩要。这个边晃着脑袋边说话的老太太,是才从西边搬过来,搬到原来米三家房子里的李红震的奶奶。她的老家是河北唐山的,她脑袋听说是因为那年大地震留下的后遗症,七十多岁了脑袋被晃的怕是人的思维和神质已不太清楚,因为当年是一群当兵的把她从废墟中救出,所以一见人就晃着脑袋说解放军好。

那时又没有网络没有电脑手机,大人们在闲时都喜欢聚在一起打扑克,尤其是那些什么湖南湖北四川人。我最烦打扑克,一群人叽叽喳喳吵个没玩。但现在想起来一群人玩扑克,比一个玩手机好。

好象是还没放暑假,可能是个星期天我领着,和我家住一排平房的两福建小孩,一个叫何成比我小两岁,一个叫阿建比我小三岁,翻过院墙上的大铁门,来到稻田地里玩耍,稻方里都是水偶而会有些小鱼小虾小蝌蚪,还有一些蚊子和蜻蜓的幼虫。更为神奇的是稻叶中有一种名叫东西南北的虫子。你把它拿在手中,冲着它尖尖的尾巴大声喊叫,它的尾巴就会来回的乱动指向东西南北。大人们都说那是一种害虫,一种专吃稻叶的害虫的蛹。而我们却觉得那是益虫,因为我们感到它好玩。我们三顺着田梗在稻田边行走,突然发现稻方里有一种原来没有见过东西,身体的颜色像泥鳅黄黄的,身体扁扁的游动起来象个带子在上下飘动,就是看着有点难受,但是很好捉,我捉了条放在手里一会就缩成一团,在手心里感觉象个很小很小的玻璃球一样大小的小皮球。又多捉了几条放在罐头瓶里来到房山头。打扑克大人们说你们这几小孩胆子真是挺大的,那是蚂蟥会吸人血的,如果钻到你们的肉里不使劲拍打它,它是不会出来的。大人们这么一说,我们感觉蚂蟥这东西肯定是害虫,还敢吸人血,于是找来两块砖头把它们夹在中间,把它们残忍的挤死了。 前几年棉花价格好,孤岛马场这地方地到处都是外地来承包土地的河南人,都是来棉花的。这几年棉花价格回落,许多的土地又都被外来的江苏人改造成了稻田,女儿在网上看了小蝌蚪找妈妈的动画片后,让我带她去大自然中看一下真正的蝌蚪和青蛙。我想到女儿还没有见过成片的水稻田,别象我小时候总是把麦苗当成韭菜一样,她不知道大米是怎样长出来的。由是驱车过大坝向东来到这一片美丽的田野。

我问那承包稻田的农民,或许应该叫商人吧。这稻田里有没有蚂蟥。你猜他怎么说?他说这稻田中除了稻谷其它什么都没有。我们现在已开始用无人机喷洒农药。 我想骂人了用卧槽。水田中由于大量的施用各种无机肥和各种农药,不但见不到我们小时候所说的蚂蟥这种害虫,也见到青蛙这种益虫了,更见不着蝌蚪了。女儿非常失望但孤岛这地方又没有生物科技博物馆。虽然现在孩子每天都可以食用我们那时只有在四季中可以食用的一切,食用的一切。可以使用我们那时连见都没见过的玩具或文具。 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他们每一个人手中拥有的是属于自已皮球,拍起来还不快乐。而我们那时一群人疯抢一个不是自己的皮球,还会那样的满足和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那个边走路边摇头的老太太,我又想骂人了还用卧槽原来她在说不。感到了原来我们人类才是这个自然界中最大的害虫。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