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北住事之23人生何处不相逢
文 / 大地 2016年09月19日 6:11:21 396

滨北住事之23人生何处不相逢

我有时候没事与朋友网上聊天,会时不时的拽一拽,。突然冒出句什么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人生何处不相逢,也不知是哪朝哪代的诗人写的。这句诗给人的感觉象句唐诗,象一个游历四方的游子,经历了些事情对人生的感叹。

我对这句人生何处不相逢还真是有点感触。

比如那次徐州车站发生拥挤踩踏事件之后,候车室里的秩序总算好些,没地方坐可以坐地下,也不至于乱挤一通。不是一个车次的也非要给挤到一块。人家刚下火车要出站,非给人再给往火车里挤,难道还不让回家了吗?

挤来挤去的人们或许是挤累了不挤了,或许是忽然来数列拉走了一些,总之这车站候车室是松快了一些。突然在这眼前不远处晃来晃去的人群中,一个身影晃过,怎会让人感到似曾相识。我想起来了,那个人是我上拖儿所时教过我帮助过我的胖阿姨。我用手随着她移动方向努力的指着,并大声的对父母亲叫喊着。

原来真的是那个,我一直把她放在心里重要位置的好人、胖阿姨。还有她的老公和一双儿女,那次在徐州火车站相遇。是她们一家刚从徐州下火车,准备转车南下安徽。说是孩子的奶奶快不行了,过了年别人都往外走,我们赶快回去,还得快回来,孩子们马上就开学了!其实那次相遇之前,我已经好几年前没有见过我这心目中的好人胖阿姨,我记得我还没上学,她家就搬去了油建二部大院。转眼三年多过去。没想到在这川流不息的人流中,在这离开的一千多个的日夜后,在心中也曾思念过,但没有想到,我一眼就可以在这人群认出我心目中的好人。可见一个好人在一个少年心中的重要。不过自那次徐州一别,转眼三十二年过去,再也不曾相逢。

我正蹲在淄博的火车站厕所的坑上,这时从外面又进了一个和我浑身一样打扮(刚入伍新兵)的伙计。站在那里小便,朝我看了一眼。我看他模样挺憨厚,朝他问道:“哎,你也是去当兵,去什么地方?”

“听说是河南信阳”他回答。我说:“我也是,咱们可能坐一辆车。”

“你快点火车马上就来了,把你一个人扔在这儿”他这人模样憨厚,还挺爱开玩笑。

这是一九九一年的十二月二十六中午,真的是坐一列火车,青岛至武昌的K47次,在火车上坐的离的不远知道他是博兴小营镇的,互通了姓名。半夜车到河南商丘站停下,从车上下去一批人。

我和同一公寓同一个宿舍的龙小华从孤岛市场回来,那一年孤岛油建一公司正在建楼房。时间是一九九六年十月份左右。从市场回公寓总是要穿过那片正在建设中的居民楼,那时刚上班在公寓住也实在无聊,所以下了班就到市场闲逛。

我发现眼前不远的这个正在建筑工地上劳动的伙计,看上去眼熟总是感觉从那里见过,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有一天又从这建筑工地经过,又看到那貌似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你是不是在河南当过兵”,我看到他穿的八九式夏季作训服,忍不住上前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然后我们俩聊了起来。

那年车到商丘后他们下去一批人,他被分在了175团,火车又朝南开了近千里到河南最南边的信阳明港,我被分在178团,虽然都是一个师的,但远隔千里啊!

我跟他提起当初在淄博火车站的情形,他说有印像,两百多人一共就几个油田兵,对你是最有印像的。后来才知道他当了四年兵,九五年十二月份退伍。农村兵回家又不分配工作,跟着建筑队出来干小工。这不才来孤岛一个来月,没想到从那日车站一别,五年后又在此重逢,这真应了那句话,世上的两条线平行线不会重合,走在路上的两个人说不定在哪了能相逢。自孤岛一别转眼又近二十年,都各忙各地,也未曾联系,更别说相逢,这两年微信。 1又把我们整到了一个群滨州六十O师战友群,当那次战友聚会,他坐在我旁边几杯老酒下肚,已是建筑队老板他,提到当年他在孤岛工地上当小工,我给他送的几个苹果,竞趴到我肩膀上痛哭起来!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