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木残花—48—从孤岛回到了大陆
文 / 刘承义 2016年09月18日 19:26:31 356

爱你如寒冬之梅不见其艳,日有所香;恨你如北风之形不见其影,日有所伤。曲终听罢人散,繁华落尽北林。

刺眼的白光从庄严的教堂大门射出,俩人般配的身影手牵着手甜蜜的走进,我站在红地毯旁,目送着穿着圣洁婚纱的你,那原本该是我赋予你的承诺现在我只有转身沉默,离去!又是一场梦,一场叫我心痛难以割舍的梦;最终和你幸福的走完一生的人也不会是我。——2015.8.14。

那段我出院后开始叙写往事的时间是我像个开心的傻子一样的时光!那段时间没有发生任何特殊的事。有次姐姐过来看我,我们躺在凉板上她要要我的手机,但她看见我的蒲公英DIY动态壁纸问:“这个女生是谁哦,女朋友唛?”“不是。”她仔细看了一会说:“我不喜欢这个女孩。”“为什么哎?”“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我没有再开口。不久她问我:“你下学期还想回木洞读书不?”“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因为我觉得你的心思已经没有在学习上了,不如早点学习一项技术。”我沉默,姐又说:“如果你想留在木洞那你要答应我好好的读完高中,不要再想提前走了!”我看着手机壁纸,我所做的一切都还没有答案,补课的最后一天你回家了,我还没有来得及问你,我们还有以后吗?就这样不了了之的走了,那我该有多么的遗憾,“我还是留在木洞吧,高三了怎么可以能够做逃兵呢!”“那你要好好学。不要辜负!”……

开学了,陈波安排了高三的计划,分了小组,我们7个男生为第一组,她们7个女生为第二组,俩俩座一起,我那时还孤立的在角落中,根本没理会谁谁一起坐,我以为陈波还是会不管我,但他却叫我下去座!我懵了,其余的人已经选好同桌,意味着我要挨到第二组的女生座,那多出来的女生竟然是陈红静,小建也坐我后面,她叫我不要将笑给抑住,笑起来才好看。与陈红静做同桌的时间可以说是我,高三最快乐的时间,上课经常和她讲话,打跳。有次笑容老师看不下去了,在课堂上吼:“刘承义,你们是怎么回事?你上学期还认真学英语,你以为你英语很好了是不是嘛!”那次是从我开始学第一次被老师骂,那时候笑容老师还甚至怀疑我和陈红静在交往。

我想慢慢的改掉将你融入生活的习惯,不想再可悲的爱你,9月12日,小建又在玩手机,我转过身叫她做作业,看见她在逛空间,“把你手机给我。”“你要干嘛?登QQ吗?”没有回答,伸手直接拿过手机,返回到主页,小建就自己干自己的事了,我习惯的寻找“时光已逝”进入空间,看见了穿旗袍的你,渐渐的我的双眼变得迷离;小建竟然看向手机,我抬头没有任何感情的看着她,一会返回把手机还给她转过来。夜晚,小建发来短信:“我不是故意要看你在干什么的,你不要生气嘛!我没给任何人说,你就当我不知道好不?对不起,晚安。”当我凌晨开机时,轻叹,又因她让朋友多心了,“笨呀你,我怎么会生气呢,我每次借你手机也仅仅是进她空间而已……我已经早没有那个好友了,以前我习惯了拿峰子的QQ去看她,但我知道这样不好,于是就私自的未经峰子允许的删了她,但我还是会忍不住想看看她的生活,她还好吗?”,或许这很讽刺,明明她就在眼前却要这样的做作。

那是我以为她和陈红静是很好的朋友,我如果一直和陈红静待在一起她就不会下来了,于是我又开始长期停留在最前面,以前我对她们都刻意的疏远了,但我从前面回到自己的位置时陈红静偶尔还是会说张洁喜欢听什么歌,喜欢些什么,我努力的不要去在意,不要去留意,不要继续的沉陷虽然将你转化为了我生活的习惯,但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2015.9.15。

下雨了,没有伞的孩子只能拼命的往前跑。我已经离开了教室里那个孤立的课桌,仿佛从一座遥远、荒无人烟的岛屿来到了大陆里,可我为什么还是显得那么的格格不入?一个人行走在操场,仰头,伫立在这场雨中,我的思绪也随着纤长的雨线坠落,我的世界也慢慢的沉默。依然无语的走着,踩着枯枝轻响,遍地黄叶凄凉…每个没有伞的路人都往前奔跑,但我知道,就算跑,前面还是雨。

九月秋末,校园中红挂花第二次飘落在细雨中,清清淡淡的香,冷冷淅淅的雨。高三了,我决定了每个月才回家一次,你似乎也是这样,9月19日星期六晚上,之前有峰子他们还有你我在教室,不久,峰子他们都走了,教室里只有我们俩人,我心中忐忑的权衡着自己要不要来找你,找你我该说些什么?可没到一分钟,你也走了,你就这么的讨厌我吗?我们离的那么远也碍着你了?我心中又是这种无名的说不出来的感觉。我给黄云飞打去电话叫他给我找张身份证我要上通宵!“你上通宵干啥子哦!看电视呀?”“你管。”“好嘛,你好久出来?”“把周考题做完了就出来。”“做作业呀?遭不住你。”……可黄云飞没有等到那时不断的打电话喊我快点出来烤烧烤。我给峰子说了声晚上不回来了就走了。

每次通宵都是我的放纵,每次通宵我都会强迫自己不能睡觉,只有这样精疲力竭的我才可以安静的深深的睡过去。网吧里陈鑫,果儿,吴檐他们看见我很惊讶的样子,那是第一次在网吧上网还是通宵。那天同样也是雨天,深夜里听着歌翻看着《百木残花》,翻看着曾经的点点滴滴的欢愉,仿佛黑夜在将我撕扯,心疼的不是过去而是难以淡然的回忆……

八点了,我叫醒了他们该走了,他们在四点多就趴下了,我们一起吃了早饭,一起淋着雨回来,每个人双目血丝,懵头懵脑回了寝室,而我挣扎着独自回了八班,拿着笔做些简单题,其实那时大脑一片空白。记不清楚时间,她的闺蜜刘承铖突然出现在教室坐在我的面前;我抬头:“有事吗?”“没事哎!”“你不回去上课?”“反正也是自习课。”“哦!”“其实我找你是想给你说…”“什么?”“就是你现在也一个月回去一次对吗?”“嗯!”“张洁也一个月回去一次。”“哦!”“你们现在在一个教室,抬头不见低头见你们像仇人一样有意思吗?”“你想说什么?”“我想说现在你不要故意的躲嘛,不要像仇人一样!反正也是最后的一年了,一起好好学嘛!你可以教她数学,她可以教你英语!”“我和她一起学习不会有什么好效果的。”……我们一直都在聊天,聊的什么已经记不起了,只记得聊天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权衡自己应该怎么办!我还能找她吗?我还有勇气吗?曾经说过要帮她学习的话真的忘了放下了吗?

如果我的心可以对她狠一点,可以将自己说的话看轻,可以忍住心中的悸动,那么或许现在我会很好!如果我没有听承铖的话,没有来找你,那么我也不会感受到残忍……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