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是无味
文 / 郝郝爽 2016年09月18日 16:47:31 388

――――――替代

(我讲这个故事,你不会感到开心)

“拜托,快把它给我,求你了”

(两个人在搏斗,李斌迫切的那张申请表)

“不行,我…我不能给你,这是我…不,你放手…”

范杨子是金坛市余之体校的唯一获得申请泰国博弈的资格。

“真是够了,你不要逼我,给我。”

(李斌’放开了范杨子,语气稍有舒缓,他穿了外套,朝着堆着废铁的角落)

你不能…你住手……李…

(范杨子在地上挣扎着,此时他的腿已经被李斌打伤了,他全身无力感)

去死吧!

(李斌操起一块铁块,砸向范杨子,范杨子没有来得及反抗…)

那条胡同很静,没有灯火,街拐处的胡辣汤店面也没有了老板娘的喊买声,……李斌把范杨子身上的铁块一脚踢开,范杨子脸上的血已经变黑了,李斌掰开范杨子冻的发紫的手,那张申请表已经被他攥的发皱,李斌笑了,朝着范杨子笑得不知所以。

宁夏的温差可真大,穿着短袖的李斌有些冻的抖了。他吸着鼻子,在胡同里逆着光,挥舞着那张被月光照的苍白的纸,他多么想来碗老板娘的胡辣汤,再瞥见范杨子的脸,他愤怒的砸了老板娘的门面,

午夜,宁静。

李斌和范杨子是双胞胎兄弟,他们母亲范氏在生产过程中不顺,医生告诉她只能要一个孩子,范氏晕厥过去,再醒来,枕边果真只有一个孩子了!那就是范杨子。

另一个孩子还真是命大,医生将他取出保暖箱后,放在磨垫背上,准备试着给他进行抢救,很幸运,孩子活了过来,小脸有了红晕,就在医护人员在为这个小生命庆幸的时候,突然闯进一个男人,疯疯癫癫的,一股蛮劲儿抱走孩子跑了,疯男人逃的很快,医院本着责任却不能追回,于是干脆就告诉范氏那个孩子已经死了,却不说院方竭力抢救孩子的过程,范氏一家都以为孩子没了,一番难过,更是抱紧了怀里的范杨子。

那个孩子也就是李斌,他当然不是由那个疯男人养大的,疯男人发着疯很快丢掉婴儿。婴儿被丢到路上,却很快被一个乡下女人小心的抱在怀里,藏在怀里。

从此啊!他俩,范杨子和他李斌,就再也没有可以登对的了。即便是双胞胎,有着几乎一模一样的样貌,流着一样的血…

李斌想到这些就觉得好笑,他小时候,父亲嗜酒,家里破破烂烂的,被醉酒的父亲弄得更是鸡飞狗跳。母亲不知脸面,和村子里男人混在一起。长大后,父亲身体状况出了问题,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咳嗽的出不来气儿,他认了,行,我来,于是他成了家里生活来源,然而没几日,扶着门框,脸色憔悴的母亲患了艾滋病…他看着这个潦倒的家,他完全没了想法,他能怎样啊?踹飞脚下的凳子?

他踹飞了脚下的凳子,凳子砸到床上的父亲,“哈,行啊,你俩可真行。”

他笑着笑着走出了门,自言自语,自言自语。

余之体校

李斌,哦,不,范杨子才对,现在的李斌是范氏的宝贝儿子范杨子,李斌看着这个久违的母亲,什么久违,这是他第一次见自己的生母,还真要拜真正的哥哥范杨子所赐呐。

他站在人群中看着热闹的人群像是在拍电影,每个人都那么美丽发光的冲他笑,他顶着范杨子优异的成绩站在那里同样闪闪发光,而此时此刻,真正的范杨子呢,在穷廖的村子泥土下被无数的虫蛇咬食…他才不管这些。

“就是你啦!唔,好帅。比照片更有男子活力啊!范杨子同学。”

新同学走进他,然而他还不太习惯这个名字,他楠喃道;“是我。”

他小心的说“叫我小斌吧!”

“喔~~这是在和我们套近乎呢!”旁边人嬉闹着。

“你好,小斌”新同学友好的给他一拳。

“啊!嘿嘿。”他不知所措的应对。

一种虚伪的美好,尽在小心中享受了,他活在压抑当中,活在克制自己中。



自留地文字FM分享 美文摘抄情感故事美文阅读 ,同时也关注各种 好听的音乐好句子摘抄等。CTRL+D即可收藏本站,我们期待您的再次光临!



热门话题

情感